救命的“死亡之药”


星新一著  李有宽译

  深夜,四周静悄悄的。M博士一个人坐在灯下看书。忽听背后窗户响了一下。
  “猫?”他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却吓了一跳。只见墙角站着一个男人,手里举着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自己!博士不禁喊了起来:“什么人:你……是强盗?”
  “别作声:不然就打死你!……哼,我可没有用黑布蒙着脸!”那人冷笑道。
  M博士仔细一瞧,那人果然没有蒙脸。
  “哦?怎么,你不怕我把你认出来,到警察局去告你吗?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这可是犯罪的啊。”
  “哼哼,那——你就不用操那份心了。”
  “你究竟是干什么的?”
  “老实说,对你,可要比强盗可怕得多。你仔细瞧瞧我到底是谁!”那人说着,便拿着枪向博士逼近过来,灯光照亮了他的脸。
  “啊?是你?!”M博士不禁径轻地叫了起来。
  “一点不错。那回我干‘生活’的时候让你瞧见了,你还告了我,害得我蹲了整整十年监牢。谢天谢地,昨天我终于刑满释放了。因此,我首先到这儿来向你表示……衷心的感谢。”
  “是吗?”M博士松了口气,“请坐!不过,你也用不着老远的赶来呀,只要写封信或者打个电话来就行了。}
  “不准动:你装得还挺像的哩。哼哼,老实告诉你吧,我是来报仇的!”
  “这么说,你想要狠狠揍我一顿了?”
  “揍你一顿?不,没那么便宜。今天我是来要你的命的!”
  M博士听了这句话以后,不禁有些害怕起来:“你是在开玩笑吧?你就是杀了我,也得不了什么好处呀。”
  “这可不是开玩笑。我想了十年了,杀了你这个仇人,我心里多少会觉得畅快些。这对我的健康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也许,能使我的寿命延长十年呢。那样我就可以赚回那些由于你的告发而荒废的岁月了。”
  “你编的这条理由太荒唐可笑了。我劝你还是别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早点改恶从善吧。”
  “不行。我已经下定决心,非杀了你不可。看清楚没有?这把手枪是上着子弹的,只要我一扣扳机,你马上就会完蛋。你不用想有谁会来救你,什么奇迹也不会有,奇迹只是电影和小说里虚构的东西。现在,只有死神在等着你。”
  博士无力地点了点头。他暗自想道:“看来这家伙真的是来要我的命的。这下子可没有希望啦,在这深更半夜的时候,绝对不可能有什么人碰巧路过这儿,并且特地进来看望我。这个倒霉地方,又没有个邻居。怎么办?……”
  “这么说,不管我怎么说,你都不会饶我了?”博士问道。
  “那还用说。不管你是抵抗,还是想逃跑,都没有用,你能跑得比子弹还快吗?”
  “明白了。我也不打算自找苦吃,作无谓的挣扎了。反正早晚是要死的。”
  “事到如今,你也只好听天由命了。不过,我对你这种视死如归的态度倒也有些佩服,暂且先饶你……”
  “啊,我是得救了吧?”
  “不!你是必须死的、可是,我打算让你再多活五分钟。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抽烟、喝酒,好好地体会一下与世长辞之前的那种美妙的感觉。”那个家伙用手拍着枪,不怀好意地笑道。
  “我不会喝酒也不会吸烟。可是,承蒙你的一片好意,还是让我吃一点这种药吧。可以吗?”M博士用手指着放在桌上的那个玻璃瓶,瓶子里装着一种黑色的液体。那个男人看着药瓶,不禁深感狐疑,说道:“这可真奇怪呢,死到临头了,你还吃什么药?慢着,莫非吃了这种药,能使你变得刀枪不入、长生不老吗?”
  “不,刚好相反。这是一种致死药。我经过长期的研究,终于制成了这种药。如果免不了要死的话,吃这种药就能加快死亡的速度,减少死的痛苦。”
  “这不是发明了一种新的毒药吗?……可是,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尝尝这种药的味道,以便确定它的药效如何,怎么样,试试看吧?”
  “不!你想让我服毒吗?我可不上你的当!是真是假等会儿就会水落石出的。如果你吃了这种药还不死,我可以再用手枪把你打死!喂,先把药喝给我看看!”
  博士一仰脖子把瓶子里的药水喝了下去。不一会儿,他就变得呼吸困难起来。那个男人不敢有丝毫大意,目不转睛地盯着M博士,唯恐有什么圈套。他自言自语道:“这可真玄,也许是在演戏吧。可是,要是吃了这药他就真的一命鸣呼,那可太妙啦。这样一来就成了自杀,用不着我动手,问题就全解决了。”
  又过了一会儿,M博士变得脸色苍白,浑身冒冷汗,口吐白沫,并且用手拼命抓着脖颈,连血都流出来了。他呻吟着苦苦哀求道:“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痛苦了,还是请你赶快给我一枪痛快的吧。”
  “这可不行,”那个男人咧着嘴笑了起来,“不留任何杀人罪证就把你干净利索地干掉不是更好吗?现在看来这并不像在演戏。哈,就是要这样好好地折磨折磨你。怎么样,挺舒服吧?”
  M博士痛苦万分地挣扎着,从椅上摔到了地板上,整个身体都剧烈地抽搐抖动起来。可是,他的体力渐渐地消耗尽了。再也挣扎不动了。忽然,他的脑袋向旁边一歪,无力地垂了下来。那个男人站在旁边冷冷地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M博士。接着,他蹲下来伸手摸了摸M博士的鼻嘴。
  “哦,已经变得冷冰冰的了,看来是死掉啦。这下子,我的仇可报了。”他狞笑着站起来,从窗户里跳了出去,消失在黑茫茫的夜幕中。
  可是,过了大半小时以后,躺在地板的M博士又一骨碌爬了起来。他摸了摸脑袋不禁笑道:“看来我发明的这种药还真是挺出色的哩。我很感谢那些昆虫和动物,它们在遭到强敌袭击的时候,能立即躺下来装死,从外表上看简直像真的死了一样。它们使我得到了启示,我按照能应用于人类的标准发明了这种药。可是那些医药公司都说我干的是荒唐透顶的蠢事,以为无利可图,不肯接受我的发明。然而,就在刚才,这种药救了我,使我保住了宝贵的生命。这比起外面那些到处大肆宣传的名贵补药来,真不知要实用多少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