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作品评论 >

《一个人的纸屋》:由心出发的真情“五重奏”

http://www.newdu.com 2024-01-26 《青年报.生活周刊》 刘笑伟 参加讨论

    


中国文学与“心”密切相关,自古而然。《诗·大序》中说,“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讲,“因情造文,不为文造情”。及至近现代,散文有“形散而神不散”之说。在我看来,这里说到的“神”,指的是主题,更指的是思想感情。而这个思想感情,无疑是源于“心”的。可以说,没有“心”就没有文学,正像没有个体的“意”,哪来文学的“境”?因此,考察王子君散文的最重要特征,也必须由“心”出发。生活是文学的来源,但文学应该成为既反映生活又超越生活的艺术创造。这个创造的过程需要作家“心”的参与。拥有一颗什么样的心,就会酿造出什么样的果实(作品)。

在王子君自选散文集《一个人的纸屋》中,我读出了作者的自由之心。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追求独立自由的女性越来越多,这也深刻影响了当代女性散文创作的样貌。这种自由不仅仅是生活、经济上的自由,更是精神上的自由,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精神追求。在第一辑《闯海》中,作者讲述了她在海南创业发展的一幕幕场景。《椰子树的魅影》通过描绘“树干挺拔的椰子树”的形象,写出了一位独立自强、坚韧不拔的女性形象。“我年轻的心仿佛看到自己生活的道路,像海洋一样宽广!”在这篇散文中,作者讲述了自己初闯海南的经历,“自己像椰子树一样,不动摇”的精神品格。在这里,“我”与椰子树的形象融为一体,也让人看到了“一切是那么艰苦,一切又是那么美好”的生活真谛。在这篇散文中,作者的自由之心在鲜活而有力地跳动。自由之心包含着无所畏惧的选择和独立自主的勇敢。从“闯海”到“北漂”,从一位客串过礼仪小姐的上班族,到成为著名作家的艰辛经历,作者还在《纸屋》《爱的灯亮着》《明来花似雪》等文章中描写过。在这些散文中,读者可以深深体会到,自由来自热爱,自由来自坚持,自由也来自勇敢。其实,我一直认为,文学既应该书写独一无二的自己,也应该书写自己所处的时代,把文学的“主体性”与“人民性”完美结合,就一定能够成为一位优秀的作家。在《一个人的纸屋》中,我们既看到一位追求独立自由的女性形象,也感知到了这样一个尊重女性、成就梦想的时代。


在《一个人的纸屋》中,我读出了作者的博爱之心。由心出发的散文,必然会让人读到爱。这种爱有对亲人的爱,也有对朋友的爱。在《亲爱的父亲》一文中,作者写到了父亲的平凡、隐忍,也写到了父亲的温厚、谦和与善良,还写到了对父亲最终的理解。“在那个万物复荣的春天,我父亲的精神静静地契入他疼爱的女儿的灵魂”,“我唯一庆幸的是,我向父亲表达了我的爱,我让他明白了他的爱对我的生命的意义。”这些句子是发自内心的爱的流淌。仅仅写出爱的情感是不够的——一个优秀的散文作家,应该懂得区分什么是自然情感,什么是艺术情感。自然情感就是现实中的、原汁原味的个人情感,而艺术情感则是散文作家对个人情感的艺术化再造。这种情感无疑更具有艺术感染力,也更能够打动人心。

爱是博大的,在亲情之外还有爱情和友情。作者在《纸屋》《干枯的鸟》《初恋的回声》等散文中,记录了难以忘怀的爱情往事。在《有些灵魂会重逢》《“老舍先生和你在一起”》《傅惟慈的崀山游玩梦》等作品中,作者也写下了不少与文坛挚友交往的故事。在这些散文作品中,作者给我们带来的最大感受就是真诚。无论与谁交往,都会捧出一颗心来。在《纸屋》中,“经过台风洗礼的纸屋已很残破,但仍然可以让人感觉出它正弥漫温情。”在《初恋的回声》中,作者讲述了主人公“我”与朋友皓的初恋,讲述了我的一个梦境,“成为我生命中最震撼、最悲情、最奇幻的一次事件。”字里行间让人感受到情感的真挚:“这是我的初恋的回声,它属于那个离得越来越远的时代”——散文结尾的这句话,怎能不让人的内心掀起情感的波澜?《“老舍先生和你在一起”》,讲述了朋友大魏对老舍先生的喜爱,还有“我”对大魏的帮助——请舒乙先生(老舍之子)在老舍先生的画像上题写一行文字。《一张纸的美》,讲的是作者与香港作家东瑞伉俪的交往,更讲的是一个节俭的故事。在这个故事的背后,其实也是作家们的真诚。读《一个人的纸屋》,我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散文需要真情实感——但这种情感不是原生态的情感,而是有具体意象载体的、体现出审美价值的、表现出艺术技巧的情感。这种艺术化的情感,其实就是散文的“神”。


在《一个人的纸屋》中,我读出了作者的自然之心。在这里,我说的自然之心指的是作者热爱生活、热爱美、热爱大自然的美好心灵。俄罗斯作家、文艺批评家车尔尼雪夫斯基提出“美是生活”。他认为,“任何事物,凡是我们在那里面看得见依照我们的理解应当如此的生活,那就是美的;任何东西,凡是显示出生活或使我们想起生活的,那就是美的。”散文集《一个人的纸屋》中的第三辑《走过》,记载的都是作家寄情山水、享受自然、追寻美好的历程。我十分喜爱《广安门的春天来了》这篇散文。这篇舒缓优美、富于韵律感的散文,在散文的“达意”方面,成功地运用了“点睛传神法”。“点睛传神法”的关键是寻找到并写出散文的“文眼”。这个“文眼”应该是最富于表现力、最具魅力的妙言警句。这样的“文眼”,可以出现在文首,可以出现在文中,也可以出现在文末。总之,要贴切自然,具有哲理,让人过目不忘。文章从“春天来了吗?”的疑问开头,写到了广安门南滨河公园的冒出青绿的草地、发出鹅黄叶芽的树木,再写到河岸边迎风绽放的迎春花、海棠花。紧接着,作者的笔触向着公园深处延伸——一座青铜制的纪念碑出现了。这座“北京建都纪念阙”把作者从风景之中带到了历史深处:“历史、现在和未来,宛如一条河流,有源头、流域、方向,虽千曲百折,却不可断裂”“原来,风景的深处,就是千百年来的民族文化沉积。”由此,作者联想到,“原来,春天是开始,历史却不是结束。”在接近文尾处,作者先铺垫性地描述,“广安门这一隅春天,也只是京都春天的一个缩影”,紧接着,匠心独具打磨出的“文眼”出现了:“我放开想象,透过这曾经荣为古老王城入口的城阙广安门,春风由此渡进城去,春水由此流淌进城去,春花蔓延着绽放进城去,那么这也是春的入口,春就进城了,北京城的春天也就来了。”多么美好啊!这里是“春天的入口”,春从这里进入,“北京城的春天也就来了”。这个“点睛”之笔,不仅点出了散文的主题,更集中表达了作者对明媚春天,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同时,由于这个金句,让广安门的春天更加生动传神,使这篇散文也更加圆润、富于文采与境界。

作家的自然之心是细腻而丰盈的。赴俄罗斯的一次文学交流活动,让她写出了一篇长篇散文《符拉迪沃斯托克春天的四个维度》。在这四个维度里,有北纬43度春天的自然风景之美,有作家们关于自然文学和谐交流的人文之美,有俄罗斯儿童培养机构中“孩子们按捺不住的求知欲和渴望沟通的眼神”所反映出的童心之美,还有中俄两国人民之间交流交往的情谊之美。一位优秀的散文作家,内心必须是丰盈的。散文作家的“心灵张力”,决定着作品的“情感张力”。能够把看似互不相干的素材,像彩线串珠一样连接在一起,使之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成为一串文字的珍珠,需要散文作家的艺术功力。正是因为作家丰盈的心灵、广博的知识、高超的技巧,才会使得文章内容杂而不乱,并且题旨分明、文脉贯通、层次清晰,让人欲罢不能。


在《一个人的纸屋》中,我读出了作者的包容之心。关于散文的功能作用,最普遍的观点是具有抒情作用。当然,也有人说具有丰富知识、开阔眼界的作用,还有人说具有培养高尚的道德情操的作用。我高度赞同散文具有塑造心灵的功能。散文与人的日常生活是最接近的,也是在表达形式上最接近生活本真的。有人说诗歌是跳跃,小说是跑步,散文则是散步——其实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读《一个人的纸屋》,我难忘的一些篇目,是作者人生态度对我的启示及影响。在《红凉鞋》一文中,作者并没有因为外甥女年纪小而轻易否定她的意见,而是认真地顾及她的感受,并且从中发现了生活的哲理。“我”买下了和自己年龄不相称的红色凉鞋,还写道,“你的姨妈,将不再是个穿红鞋的舞者,在青春的舞台上旋转。她的精神已张开了翅膀——我可能会变成一只飞鸟了,天空才是最自由,最适于心灵翱翔的!”

散文是博大的,是庞杂的,是世俗的。因此它需要驾驭者——散文作家具有一颗包容之心。我很喜欢这本书中的第四辑《思绪》,因为在这一辑的散文中,很多都能体现出作者的包容之心与对人间美德的提倡与思考。《美德散发的香气》一文,写的是人们经常遇到的问路与指路的场景,在一个个温馨的小故事之后,作者说,“一切的美德都是值得述说的”“有美德就有慈爱,有慈爱就有丰丰满满的生命。”《没有爱情》一文,是一篇深刻的生活感悟。作者指出,因为种种世俗的偏见与约束,“我们已没有了爱情,这令我们伤心不已”“我们为婚姻而担负着责任,我们为前途而继续着事业,我们为繁衍而积蓄着金钱”……凡此种种,引起了作者的反思。实际上,这也是对一种没有世俗与物质影响的纯真爱情的热切呼唤。《谁在春天的奥森歌唱》一文,描写了一位春天的歌者——“红衣先生”,拍摄春天美景短视频的场景。在这个场景里,展现出的是陌生人之间的相互信任,让作者“感觉人世的辽阔,感觉人间的春天也显出别样的温暖”。


“纸屋”这个意象是有象征意义的。象征着什么呢?因为没有作者本人的阐述,我们不得而知。但《一个人的纸屋》这本散文集,正是因为从心出发,写出了艺术化的真实情感、时代化的个人成长、审美化的心灵感悟、女性化的细腻抒情,使得它成为近年来一部值得关注的散文作品。

一般而言,“五重奏”由两把小提琴、两把中提琴和一把大提琴(或两把大提琴和一把中提琴)来完成,融汇在一起在室内演奏。在这部《一个人的纸屋》中,五个不同的部分,正如不同的提琴乐器,在我看来是一曲曲由“心”出发、用“心”演奏的令人荡气回肠的真情“五重奏”。

对于人类而言,真情是永存的。所以,文学也是永存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