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完整的主权国家,就这样被一个从来没有到过朝鲜的年轻的美国参谋在三十分钟的时间里,分割成了两半。
    就在前一天夜里,在战争西线清川江前线作战的中国军队事先没有任何预兆地突然消失了。
    自出国以来便在生死中搏斗的第三十八军的士兵们,脸上烟火斑驳,身上衣衫褴褛,他们围着这台收音机站在硝烟缭绕的公路上一动不动。
    那座使美军陆战一师无路可绕的桥,叫做水门桥。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一六师三四七团七连司号员郑起于1951年9月30日收到一张红色请柬,上面写着:谨请光临——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
    5月29日晚,朝鲜中部大雨如注,看见浑身湿透的洪学智,彭德怀用最低沉的声音说:出事了。
    就是把六十三军打光,也要在铁原坚守十五到二十天!
    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