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沈湘婷拖着疲累的身子在回家的路上走着,每到了“年度结算”和总检讨的时候,她这个MBA的企管硕士就免不了要加几天班,谁教她是女强人,谁教她是能干的都会女性!
  要当现代人,尤其是一个成功的现代人,压力、紧张、繁忙、疲惫是免不了的,除非甘于当一个平凡、平淡的人,否则就只有拚了。
  刚转入巷口不久,就隐隐的听见有阵如猫叫般的声音传来,惹得沈湘婷心头毛毛的,照说二十世纪的现代女性,应该什么都不怕、都不畏惧的,但是……
  怕归怕,但她还是勇敢的走过去,一眼瞥见有个小纸箱立在墙边,本想就此走过不理的,不过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和恻隐之心,她决定过去打开来瞧瞧。二十八岁的“老女人”了,在美国住了四年,她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没见过、没听过?!
  当她一打开纸箱,迎面而来的是一张“婴儿”的脸时,她本能的吓得退后两步,脑中马上浮现“弃婴”两个大字,霎时一阵刺痛涌上心头,再看看小Baby一眼,她实在看不出小Baby到底有多大……
  这个小Baby虽然看起来瘦弱了些,脸上也长了一块块的小疙瘩,但是圆溜溜的大眼睛清澈澄明……见到了她,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这个小娃娃非但没有哭,反而冲着她直笑,这一笑……
  沈湘婷知道自已被打败了。
  就在剎那间,沈湘婷有预感自己的生活和一切都会因为这个小娃娃而改变……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