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宁州



  都说这个地方“荒”得厉害。
  一面是巍巍高山,一面是千里雪原。
  交冬数九的穹天,大江大河都叫冰封死了,眼睛看得见的地方,全是白的,漫天无际的皑皑白云,针扎眼珠子那种刺眼的“白”!
  哪有什么人家啊?老天!
  当年安禄山起兵造反、唐玄宗即位称帝,都离不开这个地方,就说成吉思汗起兵灭西夏吧,大军也会在此盘桓……
  人的嘴要多刁有多刁,明明是个穷地方,几乎是“不毛之地”了,还硬要说是什么“塞上天府”,真是……
  当然,话又说回来,那也得看怎么个比法儿,跟中原大陆自然不能比了,要是跟西藏、沙漠比,却又胜似多多。
  “塞上天府”就“塞上天府”吧。
  烟火正旺,红通通的。
  映照着的每一张脸,都像是喝了酒那么的“酡”红。
  四面门窗悬挂着厚厚的棉花帘子,惟恐把屋里的这股子暖和劲儿放走了。
  掌上了灯,曹老掌柜的出着长气儿,就着火旁坐下来,今儿个他可真累得够呛!
  灶台上贴着玉米饼子,锅里煮着粥、炖着肉,一时香气四溢。这会子嗅着这个味儿,真让人垂涎三尺,要多馋人有多馋人!
  前道雪崩,道路不通,十几个客商行旅一下子都困在了老掌柜这个“金沙客栈”里,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不能走动。
  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东扯胡芦西扯瓢,就胡扯起来。
  “那还是老老年的事,”老掌柜的思索着说:“是等壬年吧,雪崩过…回……”
  七八个大小伙子,扇面儿般地围炉坐着。
  老掌柜的往火炉上加一把柴,火势更旺,窜起来的火苗子有尺把高,差一点就燎着他的眉毛。
  “那一次雪崩,可厉害啦!”老掌柜的说:“要不是打贺兰山来的那帮骆驼客人合力动手,真不知要磨到什么时候……就那样,也忙了二十来天,才把路打通了。”
  一听说二十来天,大家伙可都傻了眼。
  “要……这么久?”
  李老七伸长了颈子,翻着白眼儿:“要是这样,我他妈的干脆死在这里算啦!”
  “我老婆还等我回去过年吃团圆饭呢!”刘小个子睁开了眼嚷道:“他姐的,这下子全都完啦!”附近有个地方叫“花吊池子”,产盐,大伙儿都是干盐生意的,不过碰着了眼前这种天气,也是没辙。
  大家伙你一句,我一句,乱糟糟地吵成了一团。
  可就吵了人家的清静了。
  正在一旁打盹的那个老文生,懒洋洋地睁开了惺松睡眼,他有气喘的病,每年都要发上几回,像眼前这种天,发起来就更厉害。
  交冬以来,他就赖在了老掌柜店里,看样子暂时还不想走。
  黄蜡蜡的一张瘦脸,青皮寡肉,人是细溜溜的“瘦”,倒是身上那件袍子,火红的面子玄狐狸里儿,看上去还值几文。
  人饰衣裳,佛要金装,就凭着这身衣裳,谁也不能小瞧了他老人家。
  这般年岁,身上还带着病,像是提不起劲头儿,百无聊赖。既不想走,雪不雪崩,与他无关。翻过身子来,背向着火,继续打他的盹儿。
  朔风呼呼,飘起来的雪珠子打在桑皮纸窗户上,唰啦啦洒豆子那般地响着。
  天色越暗,云层越低。
  远处传过来饿狼的长嚎。
  几只兀鹰,团团打转,只是在眼前这种雪洼子里低飞盘旋,嘴里发着“嗤嗤”的嘎叫声音,无限凄厉。
  又何止凄厉!
  风雪不止,惊鹰怒盘。
  五十里内外,罕有人迹。
  却有贵客在此盘桓打尖。
  那一杆插落在雪斗子里的杏黄色三角长旗,滚龙缠金,中嵌“钦差”二字,说明了来客“高高在上”,不同凡俗的身份。
  钦差大臣统制三边外加“威宁伯”的天子赐爵,任何一样抖出来,都够瞧的,都能把小老百姓活活压死,更何况三位一体,集大权于一身!
  官大人王越,统制三边,开府固原,这一趟奉旨采办,路过宁州,归途偏偏遇上了暴风雪,前道雪崩,固不足畏,自有地方州府负责打通。却是如此耽误了行期,令人可恼。
  虽说是轻衣简从,王大人一行车马,却也人数不少。
  上上下下几十个人,一股脑都涌到了老掌柜的“金沙客栈”,包下了后院的五间上屋,随行的小队子亲兵,由个姓方的“镇抚”带领,就在雪地里搭了个羊皮大帐,露雪而居,负责内外的警戒任务。
  五十人所居住的后面院子,关防重地,自是不能掉以轻心,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进出来往,通名报姓,就是茶水饮食,亦有专人接应,一干闲杂人等,不能擅越雷池。
  官做到这般场面,虽非位极人臣,却也是十分够瞧的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