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力量


作者:星新一

  经营机器人公司的N先生那里,来了一位中年男人,他说:
  “可以为我制造一个机器人吗?”
  “当然可以,这是我们的业务。我们的公司,不生产大量工业用的定型产品,而是专门制造用于特殊目的的机器人。我们认为这样的产品有艺术价值,因此,在费用方面也要贵得多。”
  N先生非常得意地作了说明。
  “费用多少,没有关系!”
  “既然这样,您究竟希望做一个用于什么自的的什么样子的机器人呢?”
  客人拿出名片,显示了自己的律师身分之后,开始说:
  “其实,我是一位资本家家族的顾问……”
  事情的梗概是这样的:
  有一对拥有相当资产的夫妇。他们不仅在金钱方面很富有,而目相亲相爱,情深意笃。结婚以来,不,从婚前彼此相识时起。便深深地相爱平静地生活下来。无论从表面或实际来看,他们都在令人一见生羡地安度晚年。
  但是,不久前他的夫人故去了。对于活着的、在相亲相爱的漫长一生中共同生活过来的老人来说,无论是在精神上和在理智上,都是万万不堪忍受的。他不承认自己的妻子已经死去,正因为如此,老人的异常举止逐渐多了起来。
  “就这样,虽然年纪大了,头脑的功能已经迟钝,但他心里可以说依然在热爱他的老妻。我生怕他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很担心。”
  N先生点着头说:
  “原来如此。但是,如果这样,和医生商量一下不是更好吗?”
  “对于一个余日无多的老人进行心理疗法,让他明白最爱的妻子已经死去,也是于心不忍的。”
  “那倒也是。”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由于老人的行为过于异常,会不会把财产胡乱挥霍掉,他的儿子们对这件事非常担心,所以找我商量。对于我来说,这也是一个会不会失掉这个主顾的切身问题。”
  “话说得有点远了。可是您打算怎么办呢?”
  在N先生的催促下,律师回答说。
  “关于这件事,想请你们给制造一个和老妇人一模一样的机器人。把它放在身边,老人就能平静地度过余生,大家也都能落个安宁。至干费用多少,那没有关系,务必请给做一个。作为和老人闲话游玩的伙伴,已经从政府那里办来了许可证。”
  N先生验看过许可证,说:
  “明白了。不过,要是制造一个已成故人的机器人,没有充分的资料……”
  “那些都尽可能地收集齐了。声音有录音带,姿态和动作有录像带,还有有关性格的资料等等,即使稍有不完备的地方,由于老人的视力和听力都已衰弱,他也不会有所怀疑的。”
  “做做看吧!”
  N先生接受了订货。因为多次催促快些做,总算想办法做成了。
  接到通知赶来的律师,看到做出来的机器人非常高兴。
  “太好了,这样就没有问题了。不过,这只是外形的酷似。”
  “声音也是一模一样呀!只是性格的资料不足,因此,里边装上了高性能的电脑,它具有储存并固定适应对方各种关系的性能。如果简单地加以说明,就是说,一切都会逐渐好转的。”
  “真是没法表达我对你们的感谢,谢谢了。”
  律师高高兴兴地付了款,拿走了。随后不久,从获得的情况表明,收到了比预期还要好的效果。据说,未来的继承人也都非常放心。
  N先生D抽暇进行了访问。
  机器人已完全适应。那情景,真象是一对相亲相爱的老夫妻。老人当然也那样相信,机器人小声地、温柔上唱着古老的歌曲,N先生对自己公司的产品没有出鼓掌而取得的成功非常满意。
  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几年之后,老人也去世了。一直到死,他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妻子是个机器人;假如有个心术不端的人把真相告诉老人,他也绝对不会相信的。
  律师为了表示谢意和报告情况,来到N先生那里。
  “多亏您的帮助,一切事情都处理得非常圆满,家业继承问题也顺利地解决了。只是,当剩下的机器人正准备还给你们的时候……”
  “出了什么事?”
  “情况是很可笑的。它不想从那个家里出来。好象它不相信丈夫已经死去,动作也显得有些异常。”
  听到这些,N先生亲自去了。确实象来人所说的那样,它拒绝搬运,也拒绝拆卸,叫人束手无策。它好象在对老人异常生活的发挥补救功能的过程中,竟然变成了现在这种样子。
  N先生考虑的结果,又作了一个和死去的老人一模一样的机器人。这样,一切恢复正常,这里又出现了一对充满安乐和互相信赖的老夫妇。
  可是,长此下去是不行的。不能让他们分开,又是非生产性的。N先生把这一组机器人装在一个小型火箭上,发射到空间去了。
  由于既不要食物,又不要空气,所以花费不大就完成了此举。火箭喷射着火焰,消失在宇宙的远方。律师目送机器人的同时,对N先生说:
  “这才是真正的爱呢!您看,到群星中间去了。这期间,他们会到达某个星体上,住在伊甸的乐园里,度过永远永远相亲相爱的时光吧!”
  “您的职业是律师,今天却抒发了诗情。您说的对,他们走了,告别了正把爱情变成古代遗物的这个地球。现在的人们,尽管头脑能够理解爱情,但却不能把它浸入到心灵深处。我们送别即将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爱情,我们就象听到了那诀别的歌声。看,这不是一个很美的故事吗?”
  律师不解地问N先生:
  “您也够奇怪的了。您原来是怎么打算的呢?想想看,这样做无疑是一笔浪费。这和您作为一个实业家的身分是不相符的。”
  “您是让我把话说穿吗?实际上我现在就想通知新闻中心,使它成为社会上的热门话题。这样就可以巧妙地暗示我公司机器人的优越性能,这不正是绝好的宣传吗!如果把这些计算在内,所花费的钱就是很便宜的了。”
  律师仰望天上的群星,说:
  “的确,地球变得愈未愈枯燥乏味了。”
  (译自《新潮文库》1983年版星新一著《稀有的未来》)
                        徐玲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