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景气


星新一

  “一切都好啦。好不容易,总算完成啦。”
  科学家S博士尽管年轻,但却才华横溢。他把视线从显微镜移开,兴奋地叫了起来。他借身旁的酒精灯燃了一支香烟,然后长出一口气,心满意足地将一缕青烟喷吐出来。
  这是某研究所的工作间,里面充溢着实验室所特有的药品混杂的气味,摆满了形形色色的玻璃器皿、试验管以及文件、记录簿等等,显得杂乱无章。
  办事员坐在房间的一角整理帐簿,这时也抬起头来说:
  “恭喜您啊,辛苦了。”
  “嗯。不过,聚精会神地搞研究,倒也不觉得怎么苦。”
  “说起来,我们这项研究也真有些蹊跷。建立了这么庞大的机构,用掉了那么可观的经费,可是研制出来的产品却不能拿出去销售,只在各处散布。何况眼下正是不景气的时候呢……”
  办事员一面翻着帐簿,一面眨巴着眼睛。
  S博士微笑着说:
  “这些事自然用不着你我操心。我的任务只是研制董事们交办的东西。现在我已经研制成功,剩下的事就是按照合同领取报酬了。”
  “真是羡慕得很。那么多的钱,您打算怎么用掉呢?”
  “我不是讲过了吗?这笔钱当然是用作结婚费用喽。我和一位姑娘一直相爱,前不久我们订了婚。现在,我们终于可以享受宿愿已久的舒适的家庭生活了。”
  “博士,想不到您还是一位浪漫主义者啊!”
  “嗯,也许有那么一点。我是很容易头脑发热的……”
  “不管怎样,我现在就报告:科研项目研制成功了。”
  办事员打了电话。
  不一会儿,一辆小轿车嘎然停在门口,中年绅士R先生来到了。他是经济界的头面人物,也是为这个研究所出资的董事代表。
  “我是得到通知立即赶来的。听说研究成功了?”R先生喘吁吁地说。
  S博士微微点头回答。
  “是的,总算成功了。”
  “这太好了!几位董事一直在催命。因为当初是我看中你,委托你搞这项研究的。所以我夹在中间颇感为难。不过,董事们也有苦衷,他们提供的资金数目已经相当大了。”
  “我也知道您的难处,所以我才日夜兼程,拼命赶着完成这项研究任务。”
  “那么,快把你的研究成果给我看看吧。”
  “好的,请您先到这边来。”
  “S博士引着R先生来到研究所的院子。只见周围的几个温室里百花斗艳。R先生眉头微蹙,问道:
  “这些鲜花有什么名堂?”
  “问题不在于鲜花,而在于蜜蜂。这里放的蜜蜂,只采了这一点蜜,而那里的蜜蜂却多采了这么多。”
  S博士进一步说明这一窝蜂酿的蜜比另一窝整整多一倍。
  “可不是吗,几乎多一倍。”R先生说。
  “这窝蜂所以酿蜜多,是由于让它们感染了我发现的一种细菌。下面,您再看看这个——”
  博士又引着R先生走近装着小白鼠的笼子。一只小白鼠在轮子里奔跑,使得那个轮子不停地转动。
  “这只老鼠在干什么?”
  “我曾经使另一只老鼠感染上那种细菌,结果它奔跑的速度提高了一倍。”
  R先生虽然肯定了这一点,但他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你发现并培育的这种细菌,其奇效我已经领教过了。但是,这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很快就可以使合成蜂蜜的生产走上正轨,至于说提高动物的动作速度,它再快还能赶上机器吗?所以,我怀疑你是否对这项研究的宗旨有所误解?”
  “请您慢些下结论。我作为一个科学家,自然要按照程序向您汇报。”
  “不过,还是请你把程序之类的尽量讲得简洁一些。”
  “细菌对于昆虫或动物的奇效,刚才您已经看到了。如果把它用之于人,则会产生另外一种奇效。可您知道,如何使这种细菌能够作用于人,为此我白天黑夜都在想,煞费苦心。我用了多少药物、放射线……”
  “不要把你的苦心讲得那么详细了,做为报酬,我不仅会按照合同如数偿付,还会加点奖金。还是让我快些看看你的细菌吧!”
  “请。”于是S博士又把R先生领到研究所的一个放映室。
  “我使一个小孩感染了这种细菌。当然,我事先弄清了它对人体确实是无害的。喏,就是影片上将要出现的这个小孩。请您仔细看看他的反应。”
  放映室的灯光熄灭,画面在银幕上显现出来。
  ……一个小男孩,由父母拉着走进了百货大楼。——摄影机的镜头紧紧跟着他们。——男孩在玩具柜台前停住脚,喊道。
  “我要买那个电动机车!”
  “上次不是买过了吗?”父母想说服他。可是勇孩竟放起泼来。
  “我还要,还要,我还要买一个!”
  孩子执意要买,结果,父母只好妥协。
  S博士停下机器,向R先生说明:
  “对于低级动物,这种细菌只能刺激它的形体动作,而对于人,却可以作用于精神。”
  博士继续开动放映机。
  男孩和他的父母离开玩具柜台走进餐厅。男孩在吃冰淇淋。吃完了一杯,他闹着还要。
  “我还要一杯。”父母无法说服他,只好满足孩子的要求。
  S博士又停止放映,用稍带得意的腔调说:
  “您看见了吗?这种细菌作用于人,就能使人对物质的欲望提高一倍。除此以外,又没有任何副作用。您觉得怎么样?
  R先生沉吟片刻,随即发出抑制不住的赞叹:
  “太好了!这正是我们朝思暮想的。能够使人们成倍地提高购买欲,这有多么伟大!”
  “承蒙您的夸奖,这项研究总算没有白干。”
  “全世界实现了和平,没有一个地方打仗了,就逐渐走上不景气。即使生产上升,如果群众的消费不跟着提高,那将一筹莫展。”
  “是啊,人们购买物品的欲望,本来就是有限的。拿我来说,同样一本书。我是不会去买第二本的。”
  “没有人买,这是伤脑筋的事。哪怕你买了以后马上扔掉,总得有人买才行。为此,才通过电视和一切可能的方式进行宣传。不过,要突破购买力的界限却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你的这项发明若是能够刺激人们的购买欲,产业界立刻就可以恢复元气啦!”
  R先生兴高采烈。但S博士却产生一丝忧虑:
  “这虽然是我的研究成果,可我担心它会不会助长浪费。把这种细菌散播在世上,后果究竟会怎样呢?”
  “这,你不必担心。本来。文明的本质就是浪费。从金字塔开始,哪样东西不是浪费?烟、酒、咖啡、香水、金银首饰,从各种时髦的东西直到艺术,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说是浪费。从某个角度来讲,甚至长寿也是浪费,而且是最大的浪费。”
  “噢?”
  “可是浪费越严重,人类就感到文明越发达,因而也越感到快乐。我们不能违背这一点。你培养成功的这种用氧会使浪费现象更加严重;但是这样,人们就会认为这个世界的文明更加发达。全世界会因之而更加快活,大家都会高兴的。这是好事啊!”
  “我所熟悉的只是科学,对您讲的文明和经济之类,我都一窍不通……我们是不是接着看片子?”
  “后面是什么镜头?”
  “我给刚才那个男孩服了一种药,立即又使他消失了购买欲,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听了S博士的这番话,R先生不免有些担忧:
  “怎么,使之恢复正常的药,你也研制了?”
  “不行吗?”
  “当然不行。抑制购买欲,就等于抑制文明的发展,这是违背历史潮流的。”
  “不过,我也准备好了对付这种情况的办法。”
  S博士引着R先生离开放映室,回到了实验室。博土打开了保险相,从里面的几个瓶子当中拿出一个来。
  “这是什么?”R先生问。
  “这是具有抗药性的细菌。开始,我把细菌放在稀释的药液里加以培养,然后再把活下来的菌苗依次移到浓度较高的药液中,反复培养,结果使得这种细菌对那种药具有了抗药性。但是,我不知道这个东西能不能用,所以放在这里严加保管,准备随时销毁。”
  S博士小心翼翼地把瓶子放回保险柜,R先生急忙叫住他:
  “等等,把它给我吧。对人体无害,又能够使文明持久地发展下去,这种细菌的价值更高了。我宣布:除了讲定的报酬外,还补发奖金。”
  R先生边说边往保险柜里探头,他发现里面还有一个瓶子,瓶口封得很严。
  “那个瓶子装的什么?”
  “那个吗?那是增强传播力的细菌。一旦取出,立刻就会传播到全世界。”
  R先生一听,不觉把身子往前一探:
  “就是说,这种细菌能够在一瞬间给全世界带来活力?喔,你一定要把它交给我。至于奖金嘛,要多少给多少。”
  “嗯,关于钱数,让我想一想……”
  S博士本不想当场回答,R先生却掏出了支票,敦促道:
  “现在就定了吧。我马上就散播这个细菌。如果你也感染了,恐怕钱数会加一倍的。”
  “那好吧。”
  S博士边思索,边说出一个数目。虽说还不是天文数字,但也相当可观。他在脑子里估算了今后一辈子可以度过豪华生活的钱数,为了保险起见,又加了一倍,这才提了出来。
  R先生立刻如数开了一张支票,递给博士。
  “收下吧。我的支票在任何一家银行都可以取款。”
  “那么,我就把这个瓶子交给您了。我室个学者,我保证这瓶细菌完全具备我刚才所讲的那种效能。”
  于是,两个人顺利地结束了这场交易。R先生接过瓶子说:
  “辛苦了,我衷心感谢你。不久,这个世界就会变得生气勃勃、欣欣向荣了。”
  说完,他高兴得手舞足蹈地走了出去。
  第二天,S博士终日忙碌,把研究所的收尾工作搞完。到了傍晚,他也手舞足蹈地向未婚妻的家走去。
  一切梦想将要实现,很快就要结婚、过上舒适的生活了。也许由于细菌的作用,她会提出“我要一所别墅”之类的要求。那也不要紧。反正钱已经准备好了。
  S博士见到未婚妻,紧紧握着她的手,兴高采烈地说:
  “研究项目已经完成了,一切都很颀利。我们俩可以建立美好幸福的小家庭了。”
  “太好了。我真高兴。”
  未婚妻快活地回答着。就在这一刹那,S博士感觉到他握着的未婚妻的手指上有点异常。他问道:
  “怎么?多了一个戒指?一个是我送你的订婚戒指,可是另一个呢?”
  “这也是订婚戒指。”
  “你说什么?”
  “我是爱你的。我并不想取消我们的婚约。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光是你一个人还不能满足,所以我刚才已跟另一个向我求婚的人订了婚。”
  S博士沉思良久,然后点头道:
  “为什么这样做,我明白了。我呢,现在也觉得光你一个人不能满足……是啊。今后的世界很可能是生气勃勃的……”
  (译自新潮文库 星新一著《来自宇宙的问候》)
  陈真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