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黑岭亡魂



  过关岭、渡盘江、经普安、抵云南,拨马西南行,遂入万山之间——少年冷红溪,他只不过一十七岁。
  在短短的五年时间,他已尽得武林名宿钟先生一身真传,并被推崇为当前不可多得的少年奇才之一。
  冷红溪并不自满,他的看法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而“欲学惊人技,需下苦功夫”,自己眼前这一点成就,实在算不得什么!
  大体上说来,他是个高身材、宽肩、明眸,有着坚强的毅力的英俊少年。
  这一次黔滇之行,在他来说,实在是冒险的大胆尝试,事买上他也果然遭遇到了极大的灾难!
  人马奔行万山之间,路径崎岖,榛莽林密,已有十天之久,而瘴毒蛇兽,断崖悬谷,处处皆是,引颈前路,真有“行不得也”之苦!
  在一处四周满是钟乳岩百的斜峰上,他度过了漫长的一夜,可是一觉醒来,不幸得很,坐马竟走失了。
  冷红溪怅恨万分,他背着行囊,单手仗剑,继续一路攀行前去。
  翻过了这处乱岸,形势豁然开朗。
  他真没有想到,在这断崖悬岭之间,竟会有这么美丽的一处地方。
  眼前林木苍郁,泉声潺潺,天也似乎低了,大片的云块,白红相间,轻轻的浮在树林的上面。
  冷红溪不禁精神为之一振,他匆匆的扑奔了过去,但见林木中夹杂着红黄不等的大小杂花,美极了。
  他想:“我的马,也许跑到这里来了。”
  林木之间,老藤纠葛,荒草过膝,只是那些红白不等的野花,却像是为人栽种一般,左右前后,很有规律的衍生着,行列井然!
  冷红溪微微怔了一下,如果说这地方有人居住,也实在有些难到令人置信!
  他徐徐的步入林内,惊动了大群的野鸟,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高有半人的野菊,一色的粉红。
  正在这时,他耳中仿佛听到了一声苍老的叹息。
  那声音,乍听起来,就好像距离一个朝代那么的深远、晦暗……说不出的阴森、阴涩,令人闻之毛发耸然!
  冷红溪吃了一惊,他后退了几步,目光很快的向这附近转了一周,自己不禁哑然失笑。
  “那是不可能的!”
  他对自己说:“这里怎会有人居住,除非他不是人!”
  因为他目光望不见一幢房屋,甚至于这林木之中,连一处岩谷也没有,如果说有人,那么,他会在什么地方?
  冷红溪否定了这个怀疑,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但就在这个时候,第二声叹息又清晰的传了出来。
  苍老、阴晦,那确实是人的叹息!
  冷红溪不由剑眉一挑,长剑一扬,道:“什么人?”
  回答的是一阵阴沉的笑声,那声音仿佛是来自空中,又像是发自左右,沙哑的道:“人,不错了,这一次真正的是有人来了。”
  “天啊!”
  像是一个囚困在死牢里的犯人,对着光明祈祷一般,沙哑的声音继续说:“这不是在梦中吧?啊!冥冥的苍天……”
  那是多么抖动、苍老而令人战粟的一种祈祷:“二十年……二十年了,老天爷,你曾经在梦中答应过我,十年以前就赐给我自由的,为什么直到今天……为什么!”
  接着是一阵令人为之鼻酸落泪的干泣之声,每一个音阶和声韵,都像是来自地狱的深处,那声音,好像令这些散布在眼前的野花,也都罩上一层愁云惨雾,而天空中美丽的云块,也黯然失色。
  冷红溪持着剑,缓缓的转了一遍,他张大了眸子,心忖常闻人言,深山大泽中有木枭怪物出现、这该不是一个幽灵吧!
  “孩子……”
  那个声音是一种辛酸的抽搐,低沉、沙哑,但每一下,都像是有力的石柱,而深深的撞入冷红溪的心扉,他说:“不要怀疑我的存在,我和你一样……孩子,我同样也是一个人……一个最不幸的人!”
  冷红溪战抖了一下,可是他到底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在他谛听了这几句话之后,不由面色一沉,叱道:“你是谁?身在何处?”
  回答是一阵冷涩的笑声,道:“不要这么对我说话……”接着冷冷一笑道:“由你的声音上判断,你大概还不到二十岁,该是不错的吧?”
  冷红溪倒退了一步,大声道:“你到底……”
  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那么,我该是比你祖父还要大上很多了,这大概不会错吧!”
  这一点,冷红溪倒是深信不疑,他皱了一下眉,讷讷道:“可你是谁?我怎么看不见你?”
  一阵含糊的低语,老人像是在对自己说话,接着又凄惨的笑了,说道:“你自然会看见我的,孩子!”
  冷红溪向前疾行了七八步,他隐约看见一些嵯峨的崖石,但那只是视线中一个模糊的阴影,像是云雾中的“海市蜃楼”。
  他紧紧的握住剑把,惊异的道:“你到底在什么地方?”
  老人咳了一声道:“孩子,我相信你的勇敢,更可断定你是一个充满了同情仁爱的好少年,这些,我只从你的声音中,就可明白的判断出来。”
  冷红溪冷笑了一声,道:“这也不一定,我的仁爱和同情,是绝不会浪费在恶人身上的……”
  他似乎已经发觉到,这隐身不出的老人,对自己在从事一种可怕的说服!
  老人笑了,他说:“世上没有一个绝对的好人,也没有一个绝对的恶人,善恶的观点,只在你个人的判断,这一点,孩子,你有何意见?”
  冷红溪怔了一下,点了一下头,像是默认了,老人不待他回答,又接下去道:“那么,一人在阴深的石牢里,叹悔了几十年……即使他是一个典型的恶人,也嫌太过分了!”
  冷红溪一惊道:“这么说,你是被人关在石牢之内的了?可是,我怎么看不见你?”
  他茫然的四下望着,希望能看出一些倪端来。
  老人阴森森的笑道:“孩子,如果你被人关禁在石牢内,数十年之久,你会对人生出一种什么看法?”
  冷红溪怔了一下,讪讪道:“这个……我不知道!”
  老人冷笑了一声:“你自然是不会知道的……”
  说到此,他又咳了一声,非常温柔的笑道:“好了,我们还是谈眼前吧!”
  冷红溪怒道:“可是我连你身在何处都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清楚,我们又能谈些什么?”
  “自然是可以的……”
  老人嗡嗡有声的笑了,他继续道:“说实在的,我现在极需你的援手帮助,你该不会拒绝我吧?因为你是我二十年来,惟一见到的人……”
  说到最后,笑声已为一阵怒哼所取代!
  冷红溪呆了一呆,他已明白了老人不幸的遭遇,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他讷讷的道:“说说看,也许我能帮助你!”
  老人呵呵的笑了,可是紧接着他又冷笑了一声,道:“我们不妨谈个交易,老实说,你也不见得就吃亏,我很不高兴听你所谓的也许,或是可能,一个年轻人行事要果断、干脆……”
  说到此,长叹了一声,道:“我在你这个年岁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毛病!”
  冷红溪冷冷一笑,讥讽地道:“所以,你才会在这里住了这么久!”
  老人狂笑了一声,声调嘶哑的道:“骂得好!孩子,我们不必谈这些,我是说,你是答应了吧?”
  冷红溪点了点头道:“就算是吧!”
  “很好!”老人笑了一声,可是立刻又道:“我要告诉你,我很讨厌听你这种口吻,你还是换一种语气吧!”
  冷红溪也忍不住笑了,老人继续道:“首先,我们应该移近一点,这在你来说,可以省很多力气,不需要再大吼大叫!”
  冷红溪笑了笑,道:“你也一样!”
  老人冷哼了一声道,“一点也不一样,你是不能和我相提并论的!”
  冷红溪不由面色一红,事实上他在和老人对话时,确实每一句话,都以丹田真力发出,那是很费劲的,于是他点了点头道:“好吧,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过去!”
  老人笑了一声道:“好!好!我要想一想……”
  冷红溪正自不耐,老人咳了一声道:“这就是了,少年,你先告诉我,在你身前,是否种有一排排的树?”
  冷红溪摇了摇头道:“是一排排种得整齐的花,不是树!”
  老人大笑了一声,道:“这是一样的,如果我猜得不错,它们共有五排,该是不会错吧?”
  冷红溪依言一算,果然是有五种不同颜色的花树,参差的生着,乃点了点头道:“你猜得不错!”
  “自然是不会错的。”老人颇为自信的道:“现在你听我说,先由第一排花树之间横走过去,再由左面穿入第二排。”
  冷红溪已迫不及待的依言行去,老人大声道:“再由第二排正中直入第三排,千万不可走错,否则你将走不通了!”
  冷红溪不由一惊,他站住了脚步道:“这些花树排列的秩序,莫非是一个阵式么?”
  “一点也不错!”老人冷笑了一声道:“你只要照我之言前进,那是万无一失的!”
  冷红溪呆了一呆,现在他才觉得有些后悔,暗责自己也太冒失了,如果老人心术不正,自己可能受害不浅!
  但他为人仁厚正直,心中微微一动,却又立刻把这些疑念打消了,继续依言前进。
  他照着老人指示,一直走到了第三排花树之间,那是一丛红色的夹竹桃,开得如火一般的红。
  老人微微问道:“现在你要前行七步,数出数目字来!”
  冷红溪毫不迟疑的前进了七步,高声道:“一二三四五六!七!”
  “好!”老人大声道:“现在你仔细看一看在你眼前花木之间,是否有一个空隙,或者有一个石块?”
  冷红溪低头一看,只见眼前夹竹桃之间,果然立有一块白色的石碑,约有半人高。
  如果不是老人提醒,自己是万万看不出来的,他手按向石碑之上,还未说话,老人已焦急的问道:“怎么,你没有发现?你仔细的再看一看!”
  冷红溪冷然道:“我发现了一个石碑!”
  老人惊喜的大声道:“推开它,孩子!”
  冷红溪依言一掌推去,他掌力极重,一掌下去,那石碑霍地向后一翻,发出了“砰”的一声。
  在冷红溪的视觉里,仿佛是眼前猛然一亮,足下一跄,不知怎么,身子竟自然进到了第四排花树之间。
  他口中“哦”了一声。
  老人对于这些声音,似乎清楚极了,他呵呵笑道:“好,你现在大概已进来了,我们距离已在两丈左右了。”
  冷红溪吃了一惊,道:“可是,我仍然看不见你!”
  老人冷笑道:“你马上就可以看见我了,不过,孩子,现在我要提醒你了,你已处身在微妙的“太极两仪阵”之中,你的进退只能由我,却由不得你了!”
  冷红溪呆了一呆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人一笑道:“不信,你回过头去看一看就知我所言非虚
  冷红溪猛一回头,不由顿时就呆住了,那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目光所见处,竟是无限无穷的红黄花树,密密森森的展了出去,来时所见的林木山泉,却成了一个虚无的缩影,远得令人望之模糊不清!
  冷红溪不由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猛地身形纵起,足下拔起了七八丈高下。
  可是当他身形向下一落,才发现到,仍然是立身在原处未动,这一惊,他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昔日,他从钟先生习艺时,也曾研究过所谓的阵图之学,可是均不外八卦、五行之类,今天这种情形,他却感到意外,惊奇不已!
  老人呵呵大笑道:“少年,你还不相信么?”
  冷红溪咬了一下牙叹道:“这是一个奇妙的阵式,可是我只要有时间,定能破开!”
  “好大的口气!”老人不屑地笑道:“孩子,你是没有办法的,此阵足足费了我五年的思考之力,才算洞穿奥秘,我想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够破开它的了!”
  冷红溪冷冷一笑,沉声道:“我该怎么才能走到你身边?”
  老人道:“现在就容易了,你我相距就在眼前,其实此阵说穿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冷红溪有些不耐,他真不明白,这老人身处牢内,居然还有心说这些闲话。
  令他真正惊奇的是,老人谈话的声音,果然像是近了许多,就如同在眼前一般,这时又闻得老人道:“现在你不妨把身子蹲下来,就可看明一切了!”
  冷红溪将信将疑的蹲下了身子,说也奇怪,他本来所见如同“海市蜃楼”的那些远景,赫然竟在目前。
  只见无数高峰,嵯峨入云,怪石嶙峋,老藤蔓延,完全是换了一个乾坤。
  他忙站起身子,情形却又回复如初,由不得口中惊奇的赞了一声:“妙哉!”
  老人冷笑了一声道:“有啥了不起?我能设下更好的,管老儿还梦想这阵式能羁绝我的一生,哼哼!简直是做梦!”
  冷红溪皱了一下眉道:“管老儿是谁?”
  老人狂笑了一声,怒道:“管青衣,那老天杀的!”
  冷红溪不由心中一动,他好像听师父曾经说过,有这么一个怪人,武技高不可测,一向出没在番苗部族之间,他虽是一个汉人,却极少管汉人的事。
  当时不禁对眼前这个老人囚禁于此,感到惊奇与怀疑。
  老人冷冷一笑道:“孩子,不要多耽误时间,我还预备在日落之前,赶到黔南的飞云岭去呢!”
  冷红溪不由又是一惊,因为飞云岭他来时曾经经过,距离这里至少也有五天的路程,这老人居然说要在日落之前赶到,显然是太夸张。
  他不由微微一笑,并没有当面取笑他,遂道:“我怎么通过这最后一道阵呢?”
  老人紧张又颇焦急的道:“你的轻功如何?”
  冷红溪奇怪的道:“你问这个作什么?”
  老人冷笑道:“管老儿这最后一关,名谓“子午高桩”,你如果没有能跃腾八丈以上的轻功,休想妄入雷池,那么,你和我也都完了!”
  说到此,竟沙哑的笑了。
  冷红溪不由呆了一下,心想:“好毒的老人,这话他在开始的时候,竟不告诉我,如我没有这身轻功,岂不要被困阵中,和他一样的,终身不得外出了?”
  想到此,真有点儿不寒而栗,对于这个老人,更不禁生出了很大的戒心!
  “试试看!”老人急迫的道:“使出你全部的内力!不妨用一鹤冲天!身躯微微向前一点!”
  冷红溪到了此时,已是“进退维谷”的局面,他也只有一切听从于老人了。
  当时一提丹田之气,两手高提腋下,足尖轻举,猛地两臂一振,蓦地把身子腾了起来。
  他自幼从师,元气充沛,轻功上更有独特的造诣,此刻全力施展,身形一起,足足有九丈高下!
  在空中翩跹的一折,如同平沙落雁一般,已把身子斜飘而下!
  身形一落下,发现眼前景色和方才已迥然不同。
  此刻他立足之处,竟是一片悬崖飞岭,四周乱石崩云,天风劲冷,老人于此时大声笑道:“好孩子,真了不起,你已经进来了!”
  冷红溪目光四下一打量,只见高峰如林,泉水淙淙,还有高挂的瀑布,山岩之间,遍生着翠绿的松树,浴着天风,时发松啸。
  老人又哈哈的笑了,由笑声中证明,他的身子是在剧烈的跳动着,那是一种喜极欲狂的声音:“我自由了……想不到我莫环竟还有今天!”
  接着是一阵悲怆的笑声,声如豹吠,闻之令人毛发悚然!
  冷红溪这时已能清晰的辨出笑声的来源,他循声扑过去,却见是一处危耸的巨岩。
  那声音,竟是自岩壁之中发出,他伏身其上,更证明了这个猜测。
  于是他以剑柄,重重的在石壁上击了一下,里面果然传出老人喘息的笑声道:“对了……对了,我就在这里面,孩子,快救我出去吧!”
  冷红溪皱了一下眉,无意间,却发现岩前立有一棵古松,高可参天,粗能合抱。
  松树之下,置有一块石碑,其上似刻有字迹。
  老人这时在里面更急促了,他大声道:“在左面你可找到一个暗门,快去吧,想办法弄开它!”
  冷红溪却为那石碑所吸引,走了过去。
  也许是年代太久了,石碑上的字体,已很模糊,看不太清楚。
  冷红溪蹲下来,用手抹去碑面浮尘,细辨之下,只见上面刻着:
  “武林不肖莫环,为余囚禁于此,按其罪状,本该伏诛,但余已久戒杀孽,并体上天好生之德,听其生死于绝谷寒涧之间,壁侧余设有生死门一扇,此门只可由余自行出入,不可妄启,戒之!
  天残老人管青衣于
  大明宣德甲寅岁末”
  看到此,冷红溪不由打了一个冷战,这“莫环”二字,他也像似听师父提到过,只是其生平事迹,已无从记忆了!
  可是他就其上的年代屈指一算,果然已整整的有二十年之久了。
  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年代,二十年,想一想一个人关在石壁之内,竟达二十年之久,该是多么吓人?
  对石碑之上所谓的“绝谷寒涧”,他不禁有些费解,他想:莫非石壁内还有道路,可通达一个涧谷不成么?
  老人在内问道:“小朋友,你可曾找到了暗门?”
  冷红溪这时真不知如何是好,他在这石壁侧边,果然发现了一扇凸出的石门!
  那石门的形状极特别,如一面扇子似的伸出来,石门正中,设有黄铜机钮,只是年代太久,那铜钮早已成为黑色!
  冷红溪一时不敢以手去触摸它,这时壁内的老人,又大声的叫道:“你看到石门上的机钮没有?喂!喂!”
  冷红溪冷笑了一声道:“你不是说我能够看见你么?”
  老人笑道:“我们马上就可以见面了,小朋友你应该相信我,我绝不会忘记你的!”
  冷红溪咬了一下牙,十分犹豫的道:“可是天残老人管青衣,留有言语说,不能妄自放你出来……”
  洞内的老人,发出了一声怪笑,道:“你后悔了?”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事已至此,我还会有什么后悔?”
  老人呛笑了一声,道:“小朋友,你放我出去就会知道,我会好好的报答你的!”
  冷红溪冷笑了一声,道:“我救你是为了道义与同情,并不贪图你的报答!”
  说着大步走到了门前,用力的扭在铜钮之上,左右扭了一下,铜屑纷纷坠落,石门丝毫未启!
  他皱了一下眉,壁内的老人渴望的道:“向前推!”
  此言方了,冷红溪已提贯真力于拇指之上,用力向铜钮之上按去!
  只听见“轰隆”一声大震,冷红溪就觉得足下立处猛地一陷。
  同时他目光似已看见,一个周身一丝不挂,枯黑干瘦的矮小老人,自洞内“一闪而出”,不幸的他却是“一闪而入”。
  就像是走马灯似的,那石门竟是一个可以旋转的活门,老人出来了,他自己却转了进去!
  冷红溪惊啸了一声,猛地一个转身,双掌齐往身前的石壁上推去,可是那高有数丈,厚有丈许的大石门,他又岂能推得动?
  同时他感到自己已置身在一个几乎是伸手不辨五指的黑暗世界里。
  这时,他突然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他只觉全身出了一身冷汗,双腿一阵发软,顿时就坐了下来。
  洞外传来一阵声如枭鸣的怪笑之声,道:“小朋友,谢谢你了……”
  冷红溪像是又生出了一线生机,他伏在石壁上,大声道:“莫环,你快快救我出去!”
  洞外传来无情的笑声,道:“小朋友,你上当了,这就是你的报应,如果在十年以前,你救我出来,我不会这么对你,可是现在,太晚了!”
  冷红溪大声叫着,声泪俱下,他双手用力的拍打着石壁,可是他的老朋友,似乎已弃他而去,仍然可以听见冷冷的笑声传来道:“你现在的情形,和我当年是一样的,孩子,不要太心急,有一天,你会出来的!”
  冷红溪悲怆的大叫道:“莫环,你的良心何在?如果不是我救你,你这老鬼……”
  失望、悲切,无比的恐怖,这个十几岁的大孩子,竟热泪滂沱而下!他开始绝望,不再出声了。
  莫环像是去而复还,他冷峻的声音,传入石壁道:“这个世界里,是没有公理的,不久,你将会学得生活的办法,石壁中有暗道可通涧谷,那里可解决你每日的饮食问题,你会过得很好!有一天,你也会以同样的手段去对付另一个人,那人和你一样,也是无辜的……”
  他接着狂笑着,怒声道:“仇!仇!仇!这一切都是仇!”
  空中荡漾着他残酷的狂笑之声,冷红溪擦干了脸上的泪,他知道自己再想出去已是不可能了,想不到同情和仁慈的结果,竟换得了如此下场!
  他身躯靠着冰冷的石壁,微微的战抖着,变得比先前镇定多了,他咬紧了牙道:“那么莫环,你记住,今世我必杀你,有一天,我会去找你的!”
  “孩子!你也知道的,那是梦想!”
  声音很小,充满了得意,显然的,莫环已经走远了!
  悲痛、伤心、绝望……
  这一切都过去以后,人,终归还是要活下去的。
  第三天了。
  冷红溪简直不敢想,这两天他是怎么度过的,每天,他都在失神、痛苦、疯狂、半昏迷之中。
  他甚至于各处敲打着石壁,希望能听见一个人的回音,然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现在他是真正的绝望了,并且已经想到,自己今后所面临的日子,那不是梦,不是幻想,而是事实,就好像自己用手摸到冰冷的石壁,是一样的实在。在这荒凉、冷酷的高山之上,也只有像自己这种傻子才会来,恐怕再不会有第二个人来这里了!
  其实,即使是有人经过,又有什么用?他能识破那些伪装的阵式?能听得见自己的呼声?能知道在这绝壁之间,还囚禁着一个人?
  莫环内功已至绝顶,能以“传音入密”的功夫隔石对自己说话,而自己却是万万做不到的,就算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任何人听见!
  现在他也渐渐想开了,三天以来,他一直守在石壁面前,不食不睡,现在他却必须要舒畅一下,而且要吃一些东西!
  这是一道长长的石廊,其黑如墨,可是当他顺着走下去不远,就可看见一点星星大小的亮光。
  在黑暗之中久远的双瞳,甫一接触到这点亮光,只感觉到双目一阵剧痛!
  他用手遮住眼睛,慢慢的继续前进着,却见无数的大编幅,由洞内向着那一点亮光飞出去,投进来!
  冷红溪镇定一下,他想道:“那天残老人管青衣石碑之上,所说的深谷寒涧,大概是从这里前去吧?”
  想着就继续前行,道路愈走愈窄,到了最后,甚至于要伏身而行!
  现在他看清了,那点亮光,果然是一个比面盆略大的出口。
  冷红溪心力交瘁已极,三天以来滴水不沾,人已恍恍惚惚,可是这点亮光,振奋着他,使他又生出了一些活力生机。
  身子缓缓的往前爬行,也不知道这一条石道,到底有多长,约摸有半盏茶的时间,才算到了那个洞口!
  冷红溪喘息了一阵,才把头探了出去,却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心道好险呀!
  原来目光望处,这洞口竟是在一个悬崖的正中,下临涧底,少说也有数十丈高下,翻过头来再看一看上面,更令他胆战心惊,只见峭壁千丈,一平如削,其上除了些青青的苔藓之外,竟是寸草不生。
  冷红溪不禁吓得呆了,心说天呀!我可怎么出去呀!
  四周一打量,敢情这是一个盆状的涧谷,四周全是高可人云的峭壁,那种高峭的程度,真可谓飞鸟难登,更不要说一个人了。
  他心中这才明白,难怪那怪老人莫环,如此高深的功力,也无法脱困,看起来,今后自己要想打算从这里出去,那是休想了。
  看到这里,他内心真有说不出的失望、悔恨!发了一会怔之后,这才又仔细的去打量下面的涧谷,说真的,那倒是一个颇为雅致的地方!
  只见涧底总共约有二十丈方圆大小,倒是有花、有草、有树,断崖正中,还垂挂着一道飞泉,淙淙的流水自高而下,溅出了满天的碎银珠儿。
  垂首望去,真是景致如画。
  只是冷红溪一想到,在这个地方,要住十年、二十年……甚至于一辈子,他那一点幽情闲意,顿时又消失了个干净。
  爬行了这一段路之后,他已感到相当疲惫,尤其是三天来,粒米未进,那种饥渴情形自可想见!
  现在他目光看见了那道泉水,不禁再也忍不住,只觉得口腔内阵阵裂痛,干燥得都似要喷出火来。
  只是,望着二三十丈的涧底又不禁有些惊吓。
  最后,他只得试图以壁虎游墙的轻功绝技,慢慢的向涧下降去!
  这种功夫讲究的是一气呵成,中途是不能换气的!
  冷红溪以轻功见长,他曾练过“混元一气童子功”,所以轻功提气造诣颇深。
  可是素来师父在传授这种“壁虎游墙”的功夫时,只不过是以数丈高的墙壁为限,像如此高的峭壁,真是想也未曾想过!
  他勉强提着真力下游了七八丈左右,已是面红耳赤,双耳内嗡嗡直响!
  这时只要气一松,定必下坠入涧底,粉身碎骨无疑,这可真是一个惊险的场面!
  他只得把速度放快,算计着离涧底,大概也只有十来丈高下的时候,他是再也提不住气了。
  当下只觉得双手一滑,直向涧底坠了下去!
  所幸他轻功不弱,在千钧一发之间,犹未忘记强提真气,把身形蓦地向上一提!
  就如此,“砰”的一声,地下虽是厚厚的草,却也摔了个不轻。
  冷红溪口中“啊哟”一声,好像觉得骨头都散了!
  他伏身在潮湿的草地上,好半天之后,才能慢慢的站起来,望了望那洞口,不由有些“不寒而栗”!所幸这一下还没有摔伤,真是万幸。
  先前在那地道洞口之时,他尚还觉得冷不可耐,可是这涧底下,却是热得如同火炉一般,四面连一点风也没有!
  冷红溪长长叹了一声,现在他也想开了,他想:“我必须要生存下去,否则这么死了,不清不白,连一个收尸的也没有!”
  无限的愤恨、激动和复仇的意念,使得他这一刹那变得坚强了!
  “管他的,先找点吃的喝的再说。”
  在那道瀑布之下,他畅饮了个够,只觉得水质清甜;可又之极!
  现在精神好多了,可是饥饿却随之加重!他想:“我不妨找一找看,那莫环,他也是要吃东西的,看看有些什么!”
  求生欲是每一个人都与生俱有的,先前,他还打算着设法出去的念头,可是这个念头现在已丝毫没有了。
  他如今一切都顺其自然,听凭上天对自己的安排,他知道自己眼前还没有能力挽回这一步劫难,惟一聪明的办法,是设法活下去!
  有了这种念头,他就不再盲目行事,而且多少有些“随遇而安”的心了!
  首先,他要把这不足二十丈方圆大小的涧底,仔细的察看一番!看看有些什么!
  环绕着涧谷四周,生着无数的刺木,也不知是些什么树,结着一个个形同柑橘似的果子,有青有黄,他初步的判断认为,这些是可以吃的!
  在这些刺树附近,开有大片的花,花形如人的手掌一般大小。
  冷红溪望了一会,也不知这是一种什么花,只觉得异香扑鼻,十分好闻!
  靠西面角落处,也是惟一见到阳光的一片地方,他发现,那地方种有百几十棵玉蜀黍,且有篱枝围着。
  冷红溪不由冷冷一笑,心道:“这老儿,倒也聪明,居然在此还种有庄稼,难怪他没有饿死!”
  心里虽这么骂着,可是到底为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这些玉蜀黍,都已结了果实,一根一根,垂吊在茎上,看上去似较一般玉米大得多!
  冷红溪饿得实在受不住了,就过去摘了两个下来,却见靠墙边,似为人工挖了一个凹入的石洞,内中还有一些冷红溪没有想到的东西!
  那里面有石几石凳,石灶石斧,还有一束束干柴,堆在一边!
  冷红溪不由大喜,他忙跑过去,在石灶一边,找到了全套的生火玩意儿。
  最妙的是,还有一个铜锅,擦磨得十分光亮,他好奇的拿起来观看了半天,才看出来,原来是一个古式的战盔!也许是原来落在这涧底的东西,却为那怪老人莫环找到而加以利用了!
  有了这些东西,他就不愁会饿死了!
  他把铜盔盛了些清水,然后点着了火,把玉蜀黍放在里面煮,倚墙而坐,只等着熟了好吃!
  这时候,却忽有另一种声音,把他惊动了!
  在那些刺树的尖梢,他发现了数十只长着尾巴的雉鸡,颜色红黑不一,它们可能是结巢于峭壁之间。
  冷红溪抬起了一枚石子,正要投手掷去,可是转念一想,却又放下了手来,他想:“我不能惊动它们,否则以后它们怕不会来了,我必须要另外想办法!”
  想着就仰首四处望去,却意外的发现,那些刺树之上,有一个个像是为人结上去的小藤圈,每一个都约有杯口大小,也不知是怎么结成的,未免心中奇怪!
  就在他引颈观看的时候,忽有一只黑色的雄雉,为那小藤圈紧紧的套在了腿上,那只雄雉用力鼓翅,竭力地想能腾飞开去,反倒是越套越紧!
  这么一来,别的雉鸡纷纷四飞,只剩下那被套住的一只!
  红溪不由叹了一声,心想那莫环老鬼,倒也真有些鬼聪明,这种捉鸡的方法,倒也亏他能想得出来!
  他见所有的雉鸡都飞光了,才匆匆的走过去,把那只大雄鸡取了下来!
  藤圈一离鸡腿,又恢复原状,似如此,真可以无限制的用下去!
  就这么,他享受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在热烘潮湿的涧底,一晃已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
  这长时间下来,冷红溪已多少能够适应这种环境,他每天都在涧底,天一黑,则以“壁虎游墙”的轻功,爬到峭壁上的石洞之中,借以栖身!
  他也曾数度跑到那个大石门外,用力的敲打叫喊,可是他自己也知道,那是没有用的!
  在这十万大山的峭壁绝峰上,是不会有人来的!
  也不知多少次,他在那无人、冷森森的壁洞中,饮泣痛哭,可是可怜的孩子,谁能够听得见?谁又会来救他?
  他有时候天真的想到,那个叫莫环的怪老人,也许会良心发现了,来设法搭救自己,可是这个想法,在过了五十天之后,已令他感到失望,不再梦想了!
  这些日子以来,他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武功,竟是大有长进,当然一多半也是环境所逼迫的!
  比方说,他每天上上下下,就是一种对轻功、内功、体力的绝好锻炼,这种锻炼,竟生出令他不可思议的效果!
  另外,这也许是冷红溪独特的发现!
  他发现那峭壁上的洞口,是一个锻炼目力、视力最好的地方。
  处身在黑暗的地道里,睁大瞳子向着那一点明星般的洞口望去,起初那是极为痛苦的。
  可是日子一久,他竟觉得,自己的双瞳在甫一接触那洞口强光之时,居然不再那么刺痛了!
  这一个发现勉励着他,每日清晨,尤其是日出的一刹那,他都把握着时间,忍着刺眼的红光,凝神对着洞口直到日光升得看不见了,才肯罢休!
  有时候,他几乎已经忘了,自己是被人关囚在这个地方,他只是日复一日的这么生活着。
  时间是最无情的,也是最有情的!
  亲爱的朋友,那只是要看,你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对付它。
  就像这个可怜的孩子冷红溪,我敢说,时间现在对于他也是有极大恩惠的。
  在淙淙的流水声里,那些无法记忆的日子,就如同是岩石上的水珠一样的模糊,令人无从去捕捉!
  天空飘着鹅掌大小的雪花,是冬天来了。
  厚厚的积雪,使得整个的岭陌都变成了一片银色的世界。当然,那个冷酷的涧谷,也不会例外。
  冷红溪现在却面临着一个大大的难题!
  各位可曾想到,由他居住的壁洞到涧底,要经过数十丈的一段距离,这其间,一平如削,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着手的!
  在以往没有落雪结冰的日子,冷红溪可以运用他超人的轻功绝技,不费力地游上游下。
  可是如今,冰雪已把这峭壁冻住了,冻得滑不留手,丝毫不能沾身。
  冷红溪试了几次,都因为人体的热量融化了壁上的结冰,而险坠涧底,成了涧底游魂!
  现在,他才真正的感到寂寞了。
  所幸他在壁洞之内,集存了大批的玉蜀黍,这东西是可以久置不坏的!
  每天,他都来回的在这深长的地道里上下游行着,一来是怕生疏了功夫,再者,也是借此取暖。
  虽然他随身带来了不少的衣物,可是这些东西,他不得不极为小心爱惜的去使用。
  他知道衣服破了,自己只能赤身露体,其它各物也是一样的,哪怕只是一条破布,一根短索,他都无不珍惜着它们的价值,因为一旦用着了,对他都有莫大的裨益。
  这一日,他默默的坐在壁道之内,望着光亮的洞口,正在练习瞳子。
  忽然,他耳中听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声音。
  那是一种“吱吱”的清脆鸣声,在这大雪的寒天,听起来十分悦耳!
  自从住在此地以来,这涧谷之内,几乎没有一样东西是他陌生的,哪怕是飞鸟的鸣声,他也能断定出是哪一种,甚至于是哪一只!
  可是这种新奇的声音,却是他第一次听到。
  他赶忙潜到了洞口,展目望出去,整个的涧谷,一片银白,大雪似已停了,可是气温冷得很,处身在高壁上的冷红溪,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几乎为之冻凝。
  他紧紧咬着牙根,把头探出去!
  一件新奇的事情,被他发觉了。
  他看见对面峭壁之上,竟出现了十几个前所未见的小动物,那是一种大小如同猴子的东西,只是头形却很像狗,一身白毛,又细又长,两只红色的眸子,就像两颗小玛瑙一般,闪闪放着红光!
  冷红溪不由大为奇怪,因为这种峭壁绝峰,一向是没有什么走兽之类的动物出现的,怎会忽然来了这么一批家伙?
  这为数约有十几只的白色小猴,正在峭壁断崖之间嬉闹着,吱吱之声,正是发自它们口中。
  冷红溪不禁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兴奋,自从来到这地方以来,他还是首次有这种快慰的感觉。
  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再孤独了,起码还有这么一群可爱的小伙伴!
  高兴之下,不由把身子探出了一半。
  对岩飞戏着的一群雪猴,大概是新近方由别处迁来的,它们很欣赏这块地方,这可由它们的欢鸣声中得到证明!
  它们那小巧的身子,来回上下的在峭壁上飞驰着,有如星丸跳掷,像是在玩着一种游戏,那种惊险的情形,真令冷红溪为它们捏一把冷汗。
  他真担心,它们倘若一个矢手,落入洞底,那还不粉身碎骨!
  可是他这个疑虑,一会儿也就消失了,他发现它们是那么纵跃自如,丝毫也不勉强的嬉戏着。
  它们之中,有大有小,一共是十七只。
  这一群小东西,真正的提起了他的兴趣,消除了他不少寂寞!
  他默默的伏在洞口,观赏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最后才发觉到,原来这群小雪猴,一半玩耍,一半却是在觅寻食物。
  它们所要吃的,是峭壁坚冰之下的青色苔藓。
  这是一种很惊险的场面,在它们吃食这种食物的时候,冷红溪注意到它们的身手,这种身手,令他感到颇为佩服。
  只见它们整个的身子,平平的贴在峭壁之上,一双足尖,也是绷贴得紧紧地。
  似如此,把小巧的身子,半转过来,分出右手,用尖锐的指甲扣落坚冰,只一勾,就有一块绿绿的青苔,落入它们如樱桃一般大小的小口之内。
  一口吃完,绝不稍留,左腕一分,足尖一点,整个身子就会如箭矢一般的再次飞了出去,贴向了另一处峭壁!
  冷红溪不由张大了瞳子,几乎看得呆了。
  他心里毫无意识的设想:“如果我们人类能有这种身手就好了!”
  人们的智慧、灵感,成功或者失败,往往是基于一动念之间所生的反应能力。
  冷红溪这一个随便的念头,就如同电流一般的,刹那之间,震动了他的全身!
  他不禁脱口“唉呀”了一声:
  这一声“唉呀”固然是带来了他自己的一点灵机,却也惊动了雪壁上的那一群雪猴。
  只听它们吱吱一阵惊鸣!
  在那千仞的冰雪峭壁之间,它们就像是洒出手的一把银珠一般,只一闪,已纷纷逃游得无踪无影!
  冷红溪不禁惊得呆住了。
  他真后悔自己的愚鲁,望着冷峭的冰壁,他默默的想:“我为什么不能模仿它们的动作,它们不是一群最好的老师么?”
  这么想着,内心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只是,由于自己的愚鲁,竟把它们都惊走了,它们可能是永远也不会再来了。
  想到这里,真有无限沮丧,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候了许久,仍不见它们回来,他真正的感到失望了。
  返回洞中以后,由随身革囊内,找出了纸笔,仅就记忆所得,把那些雪猴的动作画了几种下来,自己在壁边学样练了半天,丝毫不着边际,一气之下,也就不再苦苦的练了!
  在洞内,长日的无聊,每天,他除了苦练内功眼力,以及静坐调气之外,几乎没有什么事好作!
  望着洞口的白雪,真不知何时冬去春来?
  黄昏的时候,他凝目望着那些蝙蝠,自洞口穿进穿出,心里就更冷漠了!
  他最怕静下来,因为一静下来,就会胡思乱想,想到自己未来的下场,难免会悲痛伤心!
  所以他除了每日子午二时静坐调息之外,其余的时间,只要一空下来,必定要找一些事情做的!
  这时,望着那些黑翼编幅,心内不禁动了一动,暗忖道:“自从来这涧谷以来,我每日苦练内功、轻功、目力,却把暗器这一门疏忽了,眼前闲着无聊,何不拿这些蝙蝠来试一试暗器手法?”
  这一动念,立刻付诸行动!
  好在洞内石子甚多,信手拈上一粒,用弹指功的打法,把这枚石子信手弹了出去!
  他原以为自己暗器手法,素来造诣甚高,定必是一击即中!
  谁知石子飞出,那蝙蝠只一合翅,就轻轻的让了过去,冷红溪又向另一只蝙蝠接二连三的发了几枚石子,也都落了空!
  这么一来,他才知道,原来这并不容易,因为这些蝙蝠,飞行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得令人眼睛都难看清,要想打中它们,非得目力、指力、准头,全都配合到极妙之处,差一点都不行!
  “好了!”他冷冷的一笑,自语道:“从今以后,我又多了一门功课了!”
  从这一天开始,他在他每日的功课之中,加上了这一门练习,以弹指功,用细小的石粒,去打那些进进出出的蝙蝠。
  这是一门极为艰难的课程,在开始的几天,由于他选定的距离较远,几乎连石子都弹不到。
  渐渐的,石子可以达到距离了,渐渐地,这些石子已构成了对蝙蝠的威胁。
  这一天,天色刚刚微明,冷红溪注目洞外,练习他的视力。
  他耳中忽又听到了一片“吱吱”的清鸣之声。
  这声音,是他熟悉、盼望已久的了,他不由大喜,匆匆取出了纸笔,潜至洞口!
  大雪弥漫里他探首出去,果然他看见那些小雪猴,成群结队而来。
  它们可爱灵活的小身体,飞跃起落在峭壁白雪之间,那种姿态真是美妙极了!
  冷红溪这一次,却是再也不会错过机会了。
  他偷偷伏身在洞前,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来。
  那群雪猴正在雪壁之上,互相斗殴为戏,起落纵跳,有如星丸跳掷一般。
  在冷红溪的眼中,它们有好几次,似乎就要滚落涧底,可是却都能化险为夷,它们那种轻灵的身手,真玄妙到了极点。
  如果这些动作,不是出自它们的示范,冷红溪认为人类是绝对无法想象出来的。
  他内心怀着无比的激动,一面细心的观察,一面用笔把那些动作,简单的绘画出来!
  整整的一个多时辰,他都伏身在洞前,一动不动的观察着,直到日光大现,那群雪猴才呼啸着起落如飞而去!
  冷红溪在它们去后,又用了一番心思,在百余个生动的图形之中,选择了最生动的几种,反复的练习。
  他发现这群雪猴,最妙的是能利用它们的手掌和足心,还有它们的腰颈部位。
  只是这几个部位,也是人们最疏忽的几个地方!
  冷红溪抱着钢铁一般的意志,誓必要创出一些人类前所未见的奇招,他是那么的锲而不舍!
  日子像箭矢一般的过去了,转眼之间,冬去春来,春残夏至……
  又有谁会想到,冷红溪是如何的打发着他的日子!
  这两年多以来,他的进步,真令人不敢置信!
  那活跃在岭陌上的一群雪猴,虽然是不再出现了,可是由于它们整整四个月的帮忙,冷红溪自它们身上,已学得了耸人听闻的绝技!
  他把它们窜伏纵腾等诸般动作,以图像线条,整整的绘制了三百多种不同的姿式,日日勤习。
  在这一座涧谷内,他已能一腾十丈,壁虎游墙的功夫,更能一气贴行二十丈高下。
  除了一些在先天上不能和雪猴相比之外,其它的地方,他真能把这三百余姿式,模仿得维妙维肖。
  这些雪猴,其实它们本来名字应该唤作“狗面白猱”,是天山上的一种稀有动物,不知怎么,这十几只移居到了此地来,它们生性喜雪、喜寒,只有在冰雪的天气里,才会出现,气温一变,它们也就立刻销声匿迹。
  它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性情喜高爱洁,非千仞以上的高峰它们是不会出现的,而且爱洁成癖,周身白毛,绝不使沾染一丝污垢,如果团体之中,有一个白毛染上了泥污,其它各猴定必弃之不顾,永不理睬!
  由于它们自幼即生长在峭壁冰峰之上,又喜食壁上青苔,所以身手矫捷在所必然,断非一般猿猴所能望其项背。
  冷红溪亲眼看见它们其中之一,掠身追逐一只大鸠,而手到成擒,可是玩了一阵之后,又把它放了,也曾经看见它们在雪化的时候,成群结队的在涧底戏水,竟能在水面上踏波而行,当真是天地之间,一种奇特的异兽!真是闻所未闻!
  这三百余招式之中,冷红溪把它们规划成了七套不同的掌法及擒拿法,以及小巧的腾掠身法!
  他一日不停的苦练着这些掌法身法,产生了梦想不到的奇迹!
  其次在内功调息方面,他也有了不可思议的进展,往往一次静坐能达一昼夜之久,有时性发,引吭长啸一声,四谷齐应,有如雷鸣,自己听来,也不胜惊异。
  至于目力、指力,以及暗器的打法,那更不在话下了!
  对于目力的精锐程度,他可以用阳光作一个测验,即使是正午时刻,他也能正视烈日,在盏茶的时间之内,目不交睫!
  在暗黯的地道里,他能够清晰的分辨那些五颜六色的石块,这些真是他以往所不敢梦想到的!
  在这将近三年的日子里,他的暗器手法,也有了惊人的进展!
  现在他能够很准确的把那些来回进出的蝙蝠,用弹指之力,发出小石子,自空击毙坠落!
  时日一久,那深涧中的蝙蝠几乎已为他打死了一多半。
  所以他不得不改变打法,常常以小石子儿逗着它们玩!并不立刻就打死它们。
  这么长久的日子以来,每天,他所能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声音,喘息、心跳……
  西边的老玉米,在他的耕种之下,又多了一大片,秋天时候,结下了大堆的果实。
  那道泉水,也经过他巧心的引导,居然在涧底汇积了一个两丈方圆的水池子。
  水色清碧,每日,他都在池内洗濯游泳一番,池面虽小,但是很深,你定是不会相信,在这个小池子之内,他竟练就了超人的水性。
  在如此漫长、无情、规律的日子里,他几乎忘记了一切,连自己的存在也几乎都忘了。
  你也许有过这种感觉或经验吧!
  当你静极了的时候,你感觉到整个的天都变得低压下来了。
  尽管那是无限的叹息、怅惆、孤独……可是,它毕竟是一种属于你的正常情绪,在这种情绪里,你觉得升上去,沉下来,涨得无限的大,又缩得一点点小……有时候你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你也许还有过一种感觉:
  在一个热闹,乱嚣,也许别人都认为是快乐场合里,你会忽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空虚、厌恶,你感到你必须要一个人安静一会,于是你走到旷野中,或者独处在一间静室之内,那一刹那,你的灵魂,忽然感到升华,感到无限的安慰。
  这两种情形,说起来,都只有在“静”中,才能体会出来,前者是静的低潮,后者是静的升华,我们往往是无从选择,只有等待它们来选择我们!
  但是具有大智慧的人,却善于养性,所谓“运用之妙,发乎一心”,就非长时间的修行,所能见功了。
  冷红溪,如果说他麻木不仁,不如说他是已学得了养“性”的方法。
  他能在一片落叶,一宗流水,一朵白云之间,得到他自然的快感,可是却也会在一阵秋风里,簌簌泪下,因为他毕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啊!
  他含蓄了闪烁的活力,这并不是说它们就消失了,而是待机而发,他绝不甘心,在这冷寞的涧底,虚度此生!
  在水面上,他曾发现过自己长长的须发,最初他还常常的用短刃刮剃,日子久了,他也就听其自然了!
  春花秋月,寒暑交替……
  冷红溪已算不清,自己在这涧谷里,到底消磨了多少个年头!
  他只感觉到,峰顶的白雪积满了又化,化了又堆满了,象征着一度春秋,如此,也不知有多少次了!
  有一些显著的情形,令他感觉到,大概是岁月不短了!
  他感觉到自己完全发育成了另一个人,以前个子已是不矮,而如今却成了昂昂的汉子,来时的鞋子也穿不下了。
  除了他留下的一套衣服,以备有一天出去时穿的而外,其它的七八套衣服,都破烂得成了线裙,他仍然舍不得把它们丢弃掉。
  在平静的过了好几年之后,他那静止的心,好像又复活了。
  尤其是这最近一两个月以来,他简直是有些憋不住了。
  他变得和刚刚来时完全一样。
  每天,他都会跑到石壁的尽头,大声的吼叫,希望能有任何一个人。听见他的声音,对他加以援手,可是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回。
  他相信自己是不能再忍下去,再下去必定是要疯了。
  有时候,他会产生一些奇怪的念头:
  “如果有人能在这个时候,把我救出去,我必定把我这一身绝技倾囊传授给他,那么,他必定是天下无敌!”
  可是,有时候他又会生出无比的恨意:
  “我要用这身功夫,杀尽天下的人……杀死每一个拿刀动剑的人。”
  有时候,也会和那个怪老人莫环生出一样的想法,那就是想找一个替身来关一关,叫他也尝尝这种滋味。
  想到了莫环,他更不禁切齿痛恨!
  他之所以这么无日无夜的苦练功夫,主要的是想有朝一日,自己出去以后,用来对付这个狠心的老人!
  这么想着,他就更加紧的苦练他的功夫!
  雪猴传授给他的那些鬼神莫测的身手,已经被他练得出神入化,并且融汇贯通,自创了无数的绝招,他相信这些招式是骇人的。
  唯一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对手,好用来试一试这些招式的神妙。
  内功已练到连他自己也不敢想象的程度,他能像一条蛇一般的卸下肩骨,在涧壁上游行数十丈,劈空掌力能使对岩的冰雪纷纷四溅!
  他能够在高岩之上,发掌溅起池中的水,像柱子一般的耸立起来。
  涧谷里的蝙蝠已完全绝迹,他的暗器打法,也是惊人已极!
  他能够先弹出数粒石子,遂后再追上数粒,而把前面飞临半空的石子打得粉碎!
  武功到了如此的境界,也真可以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自此而后,他再进一层,即使是极为轻微的进步,也需要一段极长的时间。
  冷红溪这才了解到,武学之不易!
  他囊内原带有十余卷旧书,这多年以来,他把它们都读破了,连字都看不清了。
  其中他最欣赏的是一部《唐宋词选》,这部词选共分七卷,举凡杜、李、万、秦、周等各家,无不收罗净尽。
  他能够把这些人的诗词一字不漏的背出来,进而推敲研究,也颇能填出一些像样的词句来。
  那些书籍中还有一卷诗经,一卷易经,以及本朝张太和的红拂记手刻本,宋石湖居士的一卷诗抄,另外就是师授的几卷拳剑掌谱!
  这有限的几本书,也就是他所仅有的。
  虽然他把它们都念烂了,可是在这一方面的成就,是不能和他的武功相提并论的!
  这一天,他练功夫练得疲了。
  天气热得实在难受,他就在泉水里洗濯了一番,方自睡在石上闭目小慈,忽然当空起了两声鹤唳!
  冷红溪不由睁开了眸子。
  在悠悠的白云衬托之下,他看见了两个小白点,正由云端直向这绝高山峰投落而下!
  他目光精锐,只一眼已看出了,那是一双极大的白鹤,自高空而下,就像是两粒银丸一般!
  冷红溪正要注意看时,这双白鹤已落在了峰上,他心中忽然一动,想道:“常闻鹤性通灵,我何不打它一只下来,养着玩玩,也好给我解解闷儿!”
  想着就翻身坐起,由地上拾了一个石块,身形贴着壁边,一阵手足交替,已揉升上去了十五六丈。
  他把身子整个贴在峭壁之上,挪出一只手来,那样子同那些雪猴是一模一样的!
  这么长久的时间下来,他早已熟练了这种身手,丝毫也不觉得吃力!
  似如此在壁上贴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闻得鹤鸣复起,两只红顶白羽的仙鹤,自峰上鼓翅而起。
  冷红溪自来此地,也曾见过无数野鹤游云,但是却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只见这两鹤双翅张开,足有半扇门板大小!身形一起,快若箭矢一般的,直向云端投去!
  冷红溪见机会难得,口中疾叱了声:“着!”
  右手拇食两指用力,“叭”的一声,把一枚石子弹了出去!
  他此刻手劲之大,已能弹石为粉,这枚石子出手“哧”地一声,紧随着第二只白鹤,直上云霄!
  他因是存心要活的,又怕伤重难医,所以这枚石子不偏不倚的,正打在第二只白鹤的左翅翅根上。
  那白鹤吃这枚小小的石子打在了翅根之上,负痛“呱”的一声尖鸣,直向着云下峰涧直坠了下来!
  冷红溪弹石之时,早已考虑到那鹤落下的部位!
  这时那鹤就空打着跟斗,一路直翻而下,不偏不倚,正是向这涧谷之内坠来。
  只听得“扑通”一声,那大鹤若非一路扇着双翅,这一下早已骨肉稀烂。
  就如此,也够它受的了,只听它“呱”一声,白翼一展,肚腹朝天,顿时就不动了。
  冷红溪飘身而下,心中不禁吃了一惊!
  他忙赶上去,只以为这一下把它摔死了,用手摸了摸它身上,觉得心还在跳,大概还有救!
  当时就小心的把它提到池边,但见这只白鹤果然极美,身材之大,几有常鹤两倍!全身雪白,更无一根杂羽!
  他匆匆取出一根绳索,预备系在白鹤的足上,当他目光方自一接触到这仙鹤的足踝时,不禁大吃了一惊。
  原来那仙鹤足爪胫之上,本就系有一道红色的彩带,尚还打着一个蝴蝶结扣的扣花!
  那个绸带之间,更系有一个小小的翠色牌子。
  这两样东西,一入红溪眼帘顿时使他呆住了。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一个与人有关系的东西,他内心的激动,竟使得他那只递出的右手,疾速的颤抖了起来。
  “哦……”他自语道:“这只鹤原来还有主人!”
  说着,他紧紧的抓着鹤爪,细细的翻看那面小玉牌,只见牌形微呈椭圆,其上刻有“二白”两个小篆。
  冷红溪不由信口道了声:“二白!二白!啊……”
  谁知“二白”正是这白鹤的名字,冷红溪这么一呼,那只白鹤竟在地上“呱”的叫了一声,双翅啪啪的打动起来。
  冷红溪忙把它轻轻按住,这一霎时,他几乎兴奋得跳了起来。
  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已经得救了。
  当时匆匆用绳子把这鹤足系好,一头系在树上,正要转身取水,那只大鹤己抖身站立了起来。
  冷红溪见它睁着一双火红的眸子,望着自己,头上白毛根根倒竖,样子像是怒到了极点,一双眼睛,不时的朝自己端详。
  冷红溪不由微微一笑道:“摔伤了没有?”
  那白鹤“呱”的叫了一声,长颈一伸,竟向他身上啄来!
  冷红溪轻轻一闪,已把身子躲到了一边,那大鹤一啄不中,更是大怒,长鸣一声又向冷红溪扑了过来。
  冷红溪哈哈一笑道:“好厉害!”
  遂又闪身躲到一边,那头白鹤两啄未中,不禁连声的长鸣了起来,双翅用力的抖动着。
  这时冷红溪才注意到,它的右翅根下染有一大片血迹,显然是为自己所伤,可是这大鹤视他如仇,却叫他无法近身。
  当时为难了一阵,只得取了一些水,放在它身边,自己忙又闪身让开。
  那大鹤像是余怒未消,犹自厉声鸣叫着,冷红溪只得悄悄守在一边,过了一刻,那只白鹤才上前饮了几口水。
  冷红溪又取了一些玉米,丢过去,白鹤倒是吃了一些,只是他只要一走近,那白鹤定必连声厉鸣不已。
  如此,一直过了五六天,那白鹤的性情才稍稍的变得顺和了些!
  这日,冷红溪把备好的刀创药,乘着它闭目休息的时候,硬性的给它敷上了些。
  却发现那一石子把它伤得不轻,竟把它翅骨打碎了一半,侥幸还未全断,只是它一时要想飞,那是办不到了。
  冷红溪不禁大为失望,就只觉得全身都凉了。
  可这是他惟一的机会,他不能就此甘心,他要靠这一只大鹤来救自己,如果它不能飞,一切也就完了。
  自此,他每日都小心的看护着它。
  鹤性通灵,何况这只仙鹤原是为人豢养的,日子一久,它竟和冷红溪建立了奇妙的感情!
  冷红溪仍然不敢把它足上的绳子松开,每天他都使它练习着那只受伤的翅膀。
  渐渐的,这只白鹤已能在涧底翩翩的飞舞,只是还不能飞得太高!
  冷红溪又怕它和自己混得太熟了,以后放它也不走了,岂不糟糕!所以这些日子除了必要的时候,他都远远的避开它!
  这一天黄昏,冷红溪见那头大鹤,在树下来回的疾行着,口中呱呱连声,像是已完全痊愈的样子。
  他就把早已书好,署名为“亡命人”的一封信,放在一个竹筒之内,用破布封住了竹筒的口儿,然后用细线,紧紧的绑在仙鹤一只足上!
  冷红溪满怀希望的松开了它腿上的绳子,它“呱”的叫了一声,在涧底飞了一转之后,又懒懒的落在附近一块岩石之上。
  它歪着头看着冷红溪,口中只是连声的叫着,竟是不忍飞去。
  冷红溪眼巴巴的望着它,长长叹了一声,道:“二白!去吧,把这封信交给你的主人,叫他来设法救我,快去吧!”
  说着扬了扬手,那白鹤歪头又叫了一声,张开双翅在涧谷之内低飞了一圈。
  冷红溪还以为它留恋不去,正自失望,却忽见它接着长唳了一声,长颈一扬,竟冲霄而起,一刹那间,已置身青冥,剩下了一个小小的白点。
  它在白云里又徐徐兜了个圈子,径自凌云而去!
  仰首望着当空,冷红溪长长叹息了一声。
  这是一个渺茫的希望,一个梦想。
  “如果这鹤儿一去不回,如果它并未飞回到它先前主人之处……”
  “或者是它根本就没有主人,那脚上的牌儿,只是早年某人放生时留下的记念呢?”
  果真如此,那么一切也就不要再谈了。
  一天、两天、三天……
  冷红溪都以火热的心情期待着,每天他都大声的叫着,希望能把自己的声音传出去,好令那个好心来救自己的人听见。
  可是,他又失望了。
  整整的一个月的时间,没有一点点消息,他火热的心情,也终于又凉下去了。
  这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
  如果没有这个希望,他还好过些,最残忍的,是希望的幻灭。人,谁又能生活在没有希望的日子里?
  绝望的感觉,再次侵袭着他,他看来是再也振作不起了。年轻人,能够经得起十次失望,而却经不起一次绝望的!
  现在,他那支持了多年的意志力,竟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整个的粉碎了。
  他觉得自己是没有救了。
  整天,他都沉沉的睡在那块大石之上,连每天的功夫也不练了。
  惟一的希望,只是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是的,除了“死”以外,他还能期待什么?
  这一日,在他生命里,该是最不平凡的一天!
  当他正懒洋洋的倚着树身,遐思异想的时候。
  他想着外面的人群、房屋、牛、马、百兽……想着师父、家人……悲哀笼罩着他,他感到一种几乎要窒息的死亡气氛。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一声清亮的鹤唳!
  那声音,正是他梦中都祈求的。
  一只红顶雪羽的大仙鹤,缓缓的在高空中盘旋着,它是那么的焦急,一转又一转的在白云里转着。
  冷红溪翻身由地上跃起,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二白,正是自己亲手放出去的二白!
  他放开了嗓子,提足了丹田内力,引吭长啸了一声,这声音足能裂金开石,而传出数十里之外!
  他用力的舞着他的手,然后,他发现那只大白鹤果然转了一圈之后,直向着他处身的涧谷束翼下投!
  冷红溪不禁喜极而泣,他放声呼道:“二白!二白!”
  那只仙鹤缓缓的落下地来,以那双红红的瞳子瞪着他,口中呱呱低叫了两声,直向他身前走过来。
  冷红溪忍不住扑过去,紧紧抱住了它,却见它足胫之上,系着一枚青色的竹管!
  那竹管正是上次他系去的东西,冷红溪几乎要昏过去了,他抖着手解下了竹筒儿,发现筒口是用棉花塞着,这不是他原有的东西。
  他觉得心中一阵狂跳,血液一阵暴涨,几乎都要喷了出来。
  他对自己说:“不要慌,定下心来吧……”
  冷红溪!你坐下来慢慢的看吧,上天是不会绝人的!
  竹筒内是一张绯红的信笺,卷成了一个卷儿,打开来,只觉得似有一阵微微的余香。
  信笺上面用画眉小笔写着几行字……
  “亡命先生:
  大札敬读,对于阁下处境,万分同情,只可惜不知阁下详细困处,云贵万山如林,欲觅一涧无异海底捞针,请即绘一详图赐下,以便尽速相救!
          即颂
      愉快
  字迹娟秀,走笔如春枝着露,分明出于女子手笔,末尾并无具名,只有一颗圆形小印,细判之下,可看出是一个“雁”字。
  另有附白,云:
  “又:二白翅伤,幸为先生治愈,因其完全康复,始令上门,故姗姗来迟也!”
  冷红溪只觉得眼前金光乱闪,纸上字迹,好像一个个都跳了出来,他读完了这封信,高高的叫了一声:
  “苍天!苍天……我真的得救了……”
  他竟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一时四谷齐应,当空的白云,也似为他的哭声震得滚滚而开!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