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读书文摘 >

直面教育现状:《关关雎鸠》精彩书摘

http://www.newdu.com 2017-10-12 中国教育新闻网—读书频 王刚 参加讨论

    
    1 然后,他觉得自己的言语还是过于含蓄,他应该说得更到位些,更准确些:我听了三天会,现在总算知道了,原来在每一门的课程设置背后,都有教授们,老师们的利益,这让人想不通,却完全可以理解,是呀,人人都应该有一口饭吃,这是必须的,我们不能饿死人,但是,你们说了,学生时间有限,应该让他们具备竞争能力,今后出去了,好混口饭吃。那么咱们系文的学生最大的竞争力就是这支笔。这支能出去混饭吃的笔。无论你写专题解说词,写剧本,还是写理论文章,都必须是强调一个“写”字。只有写,才能有能力出去不饿死,只有他们有了这支笔,今后他们出去才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2 那时,远远望去,这一对大学里的男女教师站在校园里高大的梧桐树下互相看着。你即使从他们身边走过,不会感觉到要发生大事,其实,他们两人正在共同创造着一个高潮,私秘的,初春的,暖洋洋却又凄凉的,未知的,递进的,能听见树叶与风对抗声音的,透过雨点能看见阳光的高潮。
    3 一个家庭是怎么建立的?又是怎么分开的?怪谁,该怎么作到即不吵架,又能把事情说清楚?这不可能。
    一个声音已经在他心里嚎叫了,他当时想起来了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里看到的金思伯格的照片,他本人似乎一点也没有要嚎叫的意思,当时就感觉到中国人对于世界的理解有问题。妻子现在就住在纽约,说不定一会儿就能领着女儿去大都会博物馆。他尊敬她热爱文化的习惯,也知道自己跟妻子永对于妻子嚎叫是不可能的,她的声音远远比自己要高。当然,他与他无论怎么争论,都说不清楚,他与她互相说不清楚。尽管他们两个人都是特别能说,会说,敢说的人。
    4 那时,他把目光从天空收回来,看了看刘元,感觉到那孩子说得很对,自己用契诃夫的小说开头,以为震撼心灵的东西能让他们受到启蒙,却深深地刺伤了他们的内心。今天一共有十九个人来听课,有十九个爸爸在给别人送东西,为了自己的孩子们。这种悲伤的事情为什么要公布于众呢?坦诚地面对自己曾经有过的卑下,渺小真的是一个戏剧文学系的学生必须要先作的功课吗?特别是那些女孩子,她们从小到大,一直都在对别人诉说她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她是一个公主,她的父母都很体面,你却让她面对自己父亲的谄媚,这是不是真的有些残酷呢?
    他本来想说,我没有取笑任何人,我只是在从一个人的自尊入手,让他们尽快地进入剧作的心灵。他没有说这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当时有些不好意思。他想起来刘爸爸那张疲惫的脸,就感觉到不再忍心与这个儿子去争辩。
    在那个夏日里,他们每个星期都要见几次,隐密的欢乐与自由可以让他们充分呼吸。有时是她在等他,有时是他在等她。景山公园,天坛公园,北海公园,护城河,他们一次次地去,幸福在生长着。每次约会,他在等待时 都会有些紧张,不知道是什么让内心慌乱。他与她都知道,他们是成人,他们是自由的,他们没有生活在一个恐怖时代,没有人监视他们。但是,他仍然感觉到有些紧张,他知道是自己怕她离开自己。他也能感觉到妻子的目光从美国漂洋过海,此刻说不定正注视着自己。他在等待时,总是会被某种担忧困扰,直到她骑着那辆旧式的凤凰自行车出现在前方的路口时,他才会感觉到那是真实的,他拥有她,她是属于他的。她对他说:在十岁时,她的个儿就有这么高了,母亲怕她早恋,就总是让她穿特别难看的衣服,你说,这样的母亲是不是有些混蛋?他对她说自己在十岁时,曾经坚持过真实而正义的表达,结果被整得差一点跳楼,你说这样的环境是不是有些混蛋?
    5 他听到女孩子说“笑笑”,完全是恍惚状态,也没有意识到那个女孩子是主动为他让出座位的,他只是本能地坐在了她的椅子上,然后开始点击着那些照片,一张张地看着,像是在看别人的色情故事,全是做爱镜头,两个在现实中温文而雅的人,竟然如此像牲畜或者野兽。他不断地点击,放大着这些科技时代的数码作品,看着照片上他与她最敏感的器官,感觉到照片上这一对男女有些像是被屠宰的鸡鸭牛羊,他头脑瘫痪了,眼睛渐渐看不见了,天渐渐黑了,他没有任何感觉了。
    6 他又想起自己的话剧《大象》,一个孩子就那样地死去了。大象死在荒野中,孩子死在校园里。也许这些孩子们身体因为年轻而没有死,他们的心灵却因为不热爱自己的专业早就已经死了。想到这儿,又有些愧疚:这算是一种对于学生们的诅咒吗?
    7 那时,他突然发现屋子里有小飞蛾在盘旋,渐渐地他发现有很多这类小飞虫在阳光下晃动,他开始扑打它们,却越来越多,他们在沙发,窗帘,茶几,电视,餐桌,健身车,音响……所有这些东西之上飞行,这让他感觉到特别的惊奇:从妻子与女儿走了以后,他几乎从来都没有在家里做饭,没有米,没有面,没有菜,没有任何食物,那会是什么东西坏了,变成了这样的飞虫呢?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