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理论 > 中北欧文学 >

“睡梦之门”的文本传统与现当代解释传统

http://www.newdu.com 2017-10-17 《外国文学评论》2013年 王承教 参加讨论

    【内容提要】《埃涅阿斯纪》卷六结尾的“睡梦之门”历来是维吉尔研究的重点之一。本文介绍并评析了20世纪初以来西方维吉尔研究界对“睡梦之门”的诸种解释。在从荷马到柏拉图再到西塞罗的冥府叙述传统的框架下重新考察维吉尔笔下埃涅阿斯的冥府之旅,会发现维吉尔实际上是传统诗学资源最完美的综合者,他改编了荷马和柏拉图冥府之旅的叙述方式,不再将冥府之旅塑造成一个实实在在的事件,而是通过睡梦之门这个诗学手段否定了冥府之旅的实存性。同时,维吉尔也不像西塞罗那样追随伊壁鸠鲁主义哲学的新潮,直白地说埃涅阿斯的冥府之旅就是一个幻梦,而仅隐晦地点明这一点。通过睡梦之门的精妙设计,维吉尔在冥府叙述的传统和哲学研究的新潮之间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结合点。
    【关 键 词】《埃涅阿斯纪》/维吉尔/睡梦之门/冥府
    【作者简介】王承教(1978-),男,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博雅学院讲师,主要研究领域为古罗马文学、宗教与哲学。近期发表的论文有《艰难的旅程:〈埃涅阿斯纪〉卷六义疏》(载《国外文学》2012年第3期)、《维吉尔〈埃涅阿斯纪〉的冥府结构》(载《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2年第5期);出版编译文集《〈埃涅阿斯纪〉章义》,华夏出版社,2010年。
     
    一、睡梦之门:从荷马到维吉尔
    古罗马史诗《埃涅阿斯纪》卷六结末,诗人维吉尔设置了一个著名的“睡梦之门”的情节,让刚刚聆听完安奇塞斯关于宇宙论和罗马辉煌历史之教诲的埃涅阿斯从象牙门走出了冥府,重返人间:
    说着来到了睡眠神的两扇大门前,一扇据说(fertur)是牛角做的,真正的(ueris)魂影很容易从这扇门出去,另一扇是用光亮的白象牙做的,制作精细,幽灵们把一些假梦(falsa insomnium)从这扇门送往人间。安奇塞斯说完话,陪着儿子和西比尔一起走到门前,把他们送出了象牙门。(《埃》6.893-898)①
    该情节历来是维吉尔研究中的核心论题之一。毫无疑问,睡梦与象牙门和牛角门相关,这样的说法和意象会让我们想起荷马史诗。在《奥德赛》第19卷,佩涅罗佩回应乔装成乞丐返家的奥德修斯说:
    “外乡人,梦幻通常总是晦涩难解,并非所有的梦境都会为梦幻人应验,须知无法挽留的梦幻拥有两座门,一座门由牛角制作,一座门由象牙制成,经由雕琢光亮的象牙门前来的梦幻常常欺骗人,送来不可实现的话语;经由磨光的牛角门外进来的梦幻提供真实,不管是哪个凡人梦见他。”(《奥》19.560-567)②
    引文表明,在维吉尔那里,睡梦之门的情节与荷马史诗的说法稍有差异,虽然经由象牙门的仍然是假梦,但在《奥德赛》中,经过牛角门的是可实现的即将成为真实的梦幻,而在《埃涅阿斯纪》中,经过这座牛角门的则是真正的鬼影,是没有了形体的亡魂。此外,还存在另外一个更加重要的差异:在《奥德赛》中,睡梦之门纯粹与睡梦相关,但在《埃涅阿斯纪》中,睡梦之门也同时是冥府的出口,也就是说它同样也是冥府之门——而这是荷马史诗从未提及的。而且,维吉尔在睡梦之门的情节里明确指出了梦幻的来源:骗人的假梦的发出者是冥府中的幽灵们,但《奥德赛》的睡梦之门情节却未明示这一点。
    虽然存在这样的差异,维吉尔的睡梦之门与荷马的睡梦之门在基本特征方面并无不同。在他们的笔下,都有象牙门和牛角门的区别,经由象牙门的梦都是虚假的和骗人的,而经由牛角门的都是真实的(虽然内容不同)。显然,维吉尔一方面几乎原封不动地挪用了荷马史诗的情节,但同时又通过将之嫁接到冥府之旅的末尾,从而在根本上修改了这一情节,使本来无甚关联的睡梦之门与冥府之旅紧密地结合到了一起。维吉尔这样做的意义何在?该问题并非如今的洞见,仅仅在现当代的维吉尔研究史上,便已经存在着一段长长的解释传统。本文的目的之一便在于对此传统进行一次梳理和评价的尝试。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