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读书文摘 >

菌儿自传(节选)

http://www.newdu.com 2017-10-12 光明日报 newdu 参加讨论

    
    高士其 (1905-1988)资料图片
    高士其,福建福州人。1918年,考入北平清华留美预备学校。1925年,考入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后转入芝加哥大学。毕业后留校攻读细菌学医学博士课程,在研究脑炎病毒时,瓶子破裂,染上脑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高士其是我国著名科学家、科普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科普事业的先驱和奠基人。几十年间,他在全身瘫痪的情况下,写下了数百万字语言生动、活泼、形象、清新的科学小品、科学童话故事和多种形式的科普文章,引导了一批又一批青少年走上科学道路,被称为“高士其爷爷”。高士其逝世后,中组部确认他为“中华民族英雄”,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也将3704号行星命名为“高士其星”。
    这一篇文章,是我老老实实的自述,请一位曾直接和我见过几面的人笔记出来的。
    我自己不会写字,写出来,就是蚂蚁也看不见。
    我也不曾说话,就有一点声音,恐怕苍蝇也听不到。
    那么,这位笔记的人,怎样接收我心里所要说的话呢?
    那是暂时的一种秘密,恕我不公开吧。
    闲话少讲,且说我为什么自称做“菌儿”。
    我原想取名为微子,可惜中国的古人,已经用过了这名字,而且我嫌“子”字有点大人气,不如“儿”字谦卑。
    自古中国的皇帝,都称为天子。这明明要挟老天爷的声名架子,以号召群众,使小百姓们吓得不敢抬头。古来的圣贤名哲,又都好称为子,什么老子、庄子、孔子、孟子……真是“子”字未免太名贵了,太大模大样了,不如“儿”字来得小巧而逼真。
    我的身躯,永远是那么幼小。人家由一粒“细胞”出身,能积成几千,几万,几万万。细胞变成一根青草,一把白菜,一株挂满绿叶的大树,或变成一条蝗蚓,一只蜜蜂,一头大狗,大牛,乃至于大象、大鲸,看得见,摸得着。我呢,也是由一粒细胞出身,虽然分得格外快,格外多,但只恨它们不争气,不团结,所以变来变去,总是那般一盘散沙似的,孤单单的,一颗一颗,又短又细又寒酸。惭愧惭愧,因此今日自命做“菌儿”。为“儿”的原因,是因为小。
    至于“菌”字的来历,实在很复杂,很渺茫。屈原所作《离骚》中,有这么一句:“杂申椒与菌桂兮,岂维纫夫蕙茝”。这里的“菌”,是指一种香木。这位失意的屈先生,拿它来比喻贤者,以讽刺楚王。我的老祖宗,有没有那样清高,那样香气熏人,也无从查考。
    不过,现代科学家都已承认,菌是生物中之一大类。菌族菌种,很多很杂,菌子菌孙,布满地球。你们人类所最熟识者,就是煮菜煮面所用的蘑菇香蕈之类,那些像小纸伞似的东西,黑圆圆的盖,硬短短的柄,实是我们菌族里的大汉。当心呀!勿因味美而忘毒,那大菌,有的很不好惹,会毒死你们贪吃的人呀。
    至于我,我是菌族里最小最小,最轻最轻的一种。小得使你们肉眼,看得见灰尘的纷飞,看不见我们也夹在里面飘游。轻得我们好几十万挂在苍蝇脚下,它也不觉着重。真的,我比苍蝇的眼睛还小1000倍,比顶小一粒灰尘还轻100倍哩。
    因此,自我的始祖,一直传到现在,在生物界中,混了这几千万年,没有人知道有我。大的生物,都没有看见过我,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不知道也罢,我也乐得过着逍逍遥遥的生活,没有人来搅扰。天晓得,后来,偏有一位异想天开的人,把我发现了,我的秘密,就渐渐地泄露出来,从此多事了。
    这消息一传到众人的耳朵里,大家都惊惶起来,觉得我比黑暗里的影子还可怕。然而始终没有和我对面会见过,仍然是莫明其妙,恐怖中,总带着半疑半信的态度。
    “什么‘微生虫’?没有这回事,自己受了风,所以肚子痛了。”
    “哪里有什么病虫?这都是心火上冲,所以头上脸上生出疖子疔疮来了。”
    “寄生虫就说有,也没有那么凑巧,就爬到人身上来,我看,你的病总是湿气太重的缘故。”
    这是我亲耳听见过三位中医,对于三位病家所说的话。我在旁暗暗地好笑。
    他们的传统观念,病不是风生,就是火起,不是火起,就是水涌上来的,而不知冥冥之中还有我在把持活动。
    因为冥冥之中,他们看不见我,所以又疑云疑雨地叫道:“有鬼,有鬼!有狐精,有妖怪!”
    其实,哪里来的这些魔物,他们所指的,就是指我,而我却不是鬼,也不是狐精,也不是妖怪。我是真真正正、活活现现、明明白白的一种生物,一种最小最小的生物。
    既然也是生物,为什么和人类结下这样深的大仇,天天害人生病,时时暗杀人命呢?
    说起来也话长,真是我有冤难申,在这一篇自述里面,当然要分辨个明白,那是后文,暂搁不提。
    因为一般人,没有亲见过,关于我的身世,都是出于道听途说,传闻失真,对于我未免胡乱地称呼。
    虫,虫,虫——寄生虫,病虫,微生虫,都有一个字不对。我根本就不是动物的分文,当不起“虫”字这尊号。
    称我为寄生物,为微生物,好吗?太笼统了。配得起这两个名称的,又不止我这一种。
    唤我做病毒吗?太没有生气了。我虽小,仍是有生命的啊。
    病菌,对不对?那只是我的罪名,病并不是我的职业,只算是我非常时的行动,真是对不起。
    是了,是了,微菌是了,细菌是了。那固然是我的正名,却有点科学绅士气,不合于大众的口头语,而且还有点西洋气,把姓名都颠倒了。
    菌是我的姓。我是菌中的一族,菌是植物中的一类。
    菌字,口之上有草,口之内有禾,十足地表现出植物中的植物。这是寄生植物的本色。
    我是寄生植物中最小的儿子,所以自愿称做菌儿。以后你们如果有机缘和我见面,请不必大惊小怪,从容地和我打一个招呼,叫声菌儿好吧。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