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读书-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新都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读书文摘 >

陈凯歌:张国荣在我的梦里向我告别

http://www.newdu.com 2017-10-11 人民出版社 佚名 参加讨论
陈凯歌:张国荣在我的梦里向我告别 推荐人: 张皓俞 推荐理由: 今年是张国荣去世的第14个年头,令人恍惚的是:如果他还在世,也已经60岁了。 13年前,他因抑郁症选择与世界告别


    

陈凯歌:张国荣在我的梦里向我告别


    
    推荐人:张皓俞
    
    

    推荐理由:今年是张国荣去世的第14个年头,令人恍惚的是:如果他还在世,也已经60岁了。
    13年前,他因抑郁症选择与世界告别;而即使在今天,据媒体报道,抑郁症在全国的就诊率也只有4%。比抑郁症更可怕的,是社会大众对它依然无知、恐惧和逃避。
    有人说:“没有心理疾病和高楼纵身一飞的加冕,他也是颠倒众生的巨星。”今天,让我们一起从陈凯歌的自传中,重读那双含笑眼睛。
    张国荣的眼睛
    
    

    陈凯歌
    在平凡的现代生活中还有传奇吗?张国荣给了我一个回答。他的死是他的传奇的落幕,没有掌声,却有从高空中坠落时被撞落的花朵相伴随。
    听朋友说,他被摔得粉碎,唯有脸是好的。
    过去看他许多相片,其中一种眼睛低垂,头也低着,嘴角一弯浅笑,讽刺般的,似乎他早就预知了自己的结局。
    我们再也看不到他抬起他的眼睛,注视,流露出千般多情。
    我与张国荣初识,是在香港。我们对面而坐,他一边吸烟一边听我说“霸王别姬”的故事。我注意到他夹着烟的手指微微颤动,腿优雅地架着,脸上很平静。
    
    
    
    我说我很高兴他来演程蝶衣这个角色,但我对他能否演好心里并没有把握。他说他能演好,因为他就是人戏不分,雌雄同在,他就是程蝶衣。
    几个月以后,在我们拍完段小楼承诺要和菊仙结婚而极大地伤害了程蝶衣之后,转场来到了故宫午门外的广场。
    这场戏是夜戏。
    我们准备拍摄程蝶衣无意中在袁四爷家找到他童年许诺送给段小楼的那把利剑之后,抢剑去见段小楼,遇到了刚刚进城的日本兵。
    这场戏,张国荣只有一个镜头。
    我们在布好光以后,让他坐进了黄包车。在摄影机开始转动时,日本军刀挑开了帘子。张国荣坐在车内,剑旁的脸上是纷乱的胭脂,尤其是嘴边的一抹深似血痕。
    他的眼睛中露出令人胆寒的绝望和悲凉。
    停机以后,张国荣久坐不动,泪下纷纷。我并不劝说,只是示意关灯,让他留在黑暗中。
    我在此刻才明白,张国荣必以个人感情对所饰演的人物做大的投入,方至表演上达到这样的境界。
    这是他的一个眼神,将《霸王别姬》迷恋与背叛的主题说尽了。
    《霸王别姬》是我作为导演用情很深的影片。在拍摄结束以后许久,我都不知该怎样从这个故事中脱身,在我为此而苦恼的时候,却在不期而至的夜晚梦见了张国荣。
    
    
    
    他穿着程蝶衣的干净的青布长衫,依然是那双眼睛含笑对我,静静地说:从此和你告别了。我就在那一瞬间蓦然醒来,发现眼角竟有泪流出,我已经分不清楚这究竟是张国荣还是程蝶衣,而那一声告别却似乎印证了十年后生与死的因果。
    我一直觉得张国荣属于已逝去的时代,这是因为他那一双我们只能在繁华旧梦中才能追寻到的眼睛。
    本文摘自《我的青春回忆录——陈凯歌自传(第一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陈凯歌著,2009年1月出版)
    
    
    来源|人民出版社读书会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