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作品评论 >

吕红周 单红《从语言符号学》到《现代语言符号学》

http://www.newdu.com 2017-10-11 《外文研究》2015年第三卷 吕红周单红 参加讨论

    
    1.引言
    索绪尔最早把语言学和符号学联系起来,他认为语言学是符号学的一部分,这样语言学才在众多科学中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从Greenberg(1973)的文章Linguistics as a pilot science发表至今已经过去了40多年,语言学在现代科学体系中的地位问题似乎依然模糊不清,其应有的领先科学的作用并未得到充分的发挥。符号学使语言学成为一门科学,语言学要成为领先科学并为其他学科提供科学的方法论指导离不开符号学。但二者的平行发展导致了渐行渐远的尴尬局面,有些学者已经意识到这两门学科的深度合作是必然之势,于是便尝试着促成语言学与符号学的真正联姻,王铭玉教授就是这些先行者之一。
    2013年王铭玉教授等的最新力作《现代语言符号学》由商务印书馆出版,2004年国内符号学界第一部专论语言符号学的著作《语言符号学》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其作者也是王铭玉教授。如果说《语言符号学》是王铭玉教授学术奠基阶段的十年之一剑,那么《现代语言符号学》则是他普及提高阶段持之以恒学术耕耘的总结与最新成果,体现了他厚积薄发的智慧与对语言符号学科学发展脉络准确把握的敏锐感,是语言符号学研究领域里的梅开二度。
    2.内容简述
    《现代语言符号学》全书分为5编,共22章。其主要内容如下:
    第一编:语言符号学概论,涵盖语言符号学的学科定位、语言符号学的方法论基础两章内容,语言符号是研究的核心,目的就是澄清对符号的认识、探索中西符号学思想传统、了解符号学的形成过程、确认现代符号学的思想源流、把握符号学的研究领域、流派和主要分支、展示符号学研究的重要意义和价值,从而在梳理语言学与符号学关系的基础上,建构语言符号学的合理框架和理论体系。我们认为,语言符号学的建立反映了语言学与符号学发展的内在需求和前进方向。其目的就是要证明语言符号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科学性,即语言学与符号学互相影响、互相交融的基础已经存在,二者的结合条件目前已经成熟,语言符号系统一方面是阐释符号学的元语言工具,另一方面语言符号系统本身的特点同时包含着符号学的深刻内涵,体现着语言符号学的学科价值。语言符号学是一门新兴的交叉学科,语言符号学的建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符号学与语言学的交叉和融合,更重要的是发挥语言学在新世纪领先学科的作用。这是对索绪尔把语言学定位于符号学这门一般学科的远见卓识的继承,更是适应学术潮流为语言符号学的建立所做的不懈探索,这是一项艰巨的事业。
    第二编:现代语言符号学的思想渊源,由符号的系统观与语言符号观、符号的三位一体与分类、符号学的三个世界与论域类型、符号的二元分析与多元解读、符号的代码理论及生产理论、符号的功能系统与双向模式、符号的性质及对话理论、符号的模式系统与符号域、符号的互文性与解析符号学、符号的结构语义分析与叙事语义分析共10章组成。一门学科的形成必然会有自己的学术背景,在本编中详细地审视了现代语言符号学的思想渊源,展示了丰富和广阔的研究领域,通过对不同符号学家研究思想和贡献的回顾,我们看到了现代语言符号学逐渐成长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发生、发展之历程。语言是最典型的符号系统,只有深入了解了语言符号系统的本质才能更好地解释其他的符号系统。因此,本编从索绪尔的符号学观出发,逐一探究了历史上在语言学与符号学交叉领域做出贡献的学者的思想,为语言符号学学科框架的建立寻找学术依据。索绪尔认为,语言首先是一个系统,语言的系统性体现在语言是一个符号系统、关系系统、共时系统、价值系统,然后,索绪尔通过语言的任意性、社会性、心理性、不变性和可变性、能指的线性特征等论证语言是符号系统的观点。索绪尔从内指论出发,排除了符号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建构语言符号系统的意义观,采用的是符号能指与所指的二分法。与之相对的是从范畴论和逻辑学出发进入符号学研究的皮尔斯,他以符号三位一体的思想为基础对符号的类型进行了详细的划分,直至今日,符号的媒介关联物、对象关联物、解释关联物依然是符号学中重要的概念,而划分的索引符、象似符、象征符是应用最广泛的符号分类。莫里斯是美国符号学的另一旗帜性人物,他继承了皮尔斯的符号学思想,提出了符号学三分天下的观点,即语用学、语义学、语构学,为符号学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框架性建议,符号学的发展方向逐渐明晰。法国的巴特被誉为现代符号学之父,他把符号学思想与写作紧密结合,他的一系列著作在奠定了他世界符号学大家的同时,也创建了文学符号学的阵营和发展流派。意大利符号学家艾柯以代码理论和符号生产理论立足于世界符号学界,他在学科与学科之间、历史与现实之间、学院与社会之间游刃有余地纵横穿梭。雅各布森所构建的功能系统和双向模式为语言符号学留下了丰富财富,此外还发展和完善了索绪尔的系统、符号、时空、普遍现象等众多概念,成为充分理解功能观对语言学重要意义的先驱。雅各布森把语言视作一套功能系统,为表达一定的目的而服务,并且这种系统在某种条件下可以互相转换,语言的各功能要素之间是一种互相制约、互为条件的关系。此外,雅各布森以语言组合和聚合关系为依据,通过对失语症病人的研究,得出隐喻与换喻对应于语言的相似性和临近性概念,隐喻和换喻的符号学分析对艺术作品的鉴赏有重要的应用意义。俄罗斯是符号学研究的重要阵营,俄罗斯的符号学研究的代表是以对话理论成名的巴赫金和文化符号学的领军人物洛特曼。巴赫金符号思想的主体理论就是语言符号的性质和对话理论,在自己的理论中他强调了符号的物质性、历史性、社会性、意识性、可解码性、话语性、元语言性,而对话理论则由主体间性、复调理论、狂欢化理论构成。洛特曼作为俄罗斯符号学界标志性、总结性的人物,他将社会、历史、文化、思想、精神、艺术等方面的现象和内容纳入其考察范围,其符号的模式化系统思想和符号域思想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名。除了以上列举的符号学大家,还简单介绍了文学理论家和符号学家克里斯蒂娃,她提出了符号的互文性和解析符号学理论,突破了结构主义的局限,成为促进步入后结构主义时代的先驱性人物。巴黎是世界学术的重要根据地,格雷马斯是巴黎符号学阵营的核心,20世纪70年代他在语义学和叙事学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将符号学作为人文科学认识论和方法论基础的宏伟构想。以格雷马斯为代表的巴黎符号学派忽略语言符号本身,采用结构主义的方法把整个符号系统作为研究对象,研究符号系统的意指方式和过程,结合叙事学研究符号学理论,其贡献是符号的结构语义分析与叙事语义学分析。通过以上的简要回顾,我们大体找到了现代语言符号学的源流,为现代语言符号学的学科建立划定了大致的框架,成为了学科建立的理论基础和支撑。
    第三编:篇章符号学研究,分为走向篇章的符号学研究、篇章的聚合分析、篇章的组合分析3章。纯粹的语言符号学分析很少能涉及语言的具体存在形式——篇章。将篇章作为研究的对象,将符号学的理论和方法运用于一般篇章的分析,这是语言符号学框架下一次有益的尝试性研究。具体说来,将符号的双面双层理论延伸至篇章,并将篇章置于聚合和组合两个维度上分别予以考察,以期揭示出篇章在聚合和组合两个维度上的符号学特征及其符号学表现。在语言符号学的框架内运用符号学的理论和方法来分析具体的篇章材料是一个具有广泛前景的研究领域。基于篇章的聚合和组合两个维度、表达和内容两个平面及实体和形式两个层次,将符号学的分析方法同具体的篇章材料实实在在地结合起来,这对于系统揭示篇章的符号学特征和表现,构架篇章符号学的基本理论和方法论框架,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整体性和连贯性是篇章最为本质的符号学特征,是篇章范畴系统中最为重要的一对范畴,在学者们总结过的众多篇章特征中居于核心地位。篇章的整体性和连贯性在系统和过程、替换和分布、整体和部分等方面处于对立的态势,分别体现了篇章在聚合维度和组合维度上的特点,分别构成篇章聚合分析和组合分析的观照对象,对聚合-整体性和组合-连贯性的符号学表现所做的层次划分依据的是理想的符号学双面双层原则。
    第四编:句层符号学研究,分为句子的符号学研究、语言符号研究的层次观、句子意义层级的语言符号学模型3章。以“层级性”思想为基础,系统地研究了语言符号的层次及其体现,并以句子为例探讨了作为符号单位的句子的意义的静态表征层次和动态生成层次。语言符号的意义也具有层级性。语言符号从静态的角度来讲可以划分出物质符号、语言符号和言语符号,它们分别具有感知、认知和情景意义,分别处于符号的深层、浅层和表层。而从符号的动态生成角度来看,3种符号相对应的分别是前符号层次、符号本体层次和符号指向层次。层次越高,意义就越具体丰富,层次越低,意义就越抽象模糊。高层次单位的意义不是低层次单位意义的简单叠加。意义的生成也是一个由深层到表层的过程。作为交际信息的基本承载单位,句子一直是语言符号学研究的中心。因此,对句子的意义层次及意义生成层次的分析无疑具有很强的理论及实践价值。在句子研究历史上也出现过多种研究范式。由于具有语言符号单位和言语符号单位的双重身份,这就决定了句子本身就是一个多层次的结构。在句子层次研究中有二层观、三层观、四层观等不同观点。但无论是哪种观点,都不应该孤立地看待句子,应该结合句子的句法、语义、语用来研究句子的意义。语言符号是具有层次的,句子作为语言符号的单位,其意义也具有层级性。从静态来看,句子具有表层符号意义、浅层符号意义和深层符号意义3个层次。深层符号意义即感知意义主要是指句子在执行准称谓功能时的述谓意义;浅层符号意义即认知意义主要是句子在执行一级称谓时所表现出来的情景类指意义,是对现实情景的抽象和概括,按抽象度依次减弱主要表现为模式意义、结构意义、命题意义、指称意义;表层符号意义即情景意义主要指句子在执行二级称谓时体现的交际语用意义。深层和浅层符号意义是抽象的、概括的,表层符号意义是具体的、丰富的。句子意义的符号化也表现为前符号化、一级符号化和二级符号化3个过程。前符号化中,心智模型和命题矩阵相互作用构成了句子符号语言编码的基础;在一级符号化中,通过深层语义表征在句法层面的投射,形成了抽象的句子模式结构;在二级符号化中,形成的抽象句子结构在被赋予语用信息后,进入到了言语交际层面,从而完成交际任务。
    第五编:隐喻符号学研究,从隐喻研究的多重向度与困境、隐喻生成的静态基础符号间的相似性、隐喻生成的动态机制——符号间相似性的构建、隐喻生成的结果与符号学解读展开论述。隐喻虽然作为千古意义之谜,吸引着无数学科中无数学者的研究,至今的各种学科和各种理论在对隐喻问题的解释上都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似乎隐喻总是戴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我们不能看清它的真面目。从隐喻的形象性、民族文化性、普遍性、新奇性、动态生成性和语义模糊性几个方面分析隐喻的一些基本特征,这只是隐喻展现出的万千面孔中的几次回眸,隐喻因其意义生成的动态性、开放性、层级性决定了其特征的多样性。语言符号所指的层级性理论是研究隐喻意义生成的核心理论支撑。在回顾了语言符号层级理论的产生与发展历史,以及国内外关于语言符号系统层级性的研究状况之后,本编从3个方面对语言符号系统的层级性特征进行了说明,这就是:语言符号系统的表达层、语言符号系统的内容层、语言符号系统的功能层,这是一种把语言结构与语言的功能结合起来的尝试。符号的层级特征在动态地构筑着符号层级系统。任何一个符号都不是孤立的,而是处于系统中与其他符号的关系之中,这种关系是一种解释关系,在对一个符号解释的过程中会不断涉及其他符号。人的思维和认知活动是动态的不断深化的过程,那么人的这种解释活动也就是处于变化之中的,解释的动态性是符号层级性的始因,解释的无限性预示着符号层级的开放性。符号层级性理论已经表明,一级符号是一级能指与所指的整体,当一级符号除了一级所指的内容之外又出现了新的附加意义的时候,就出现了二级所指。即一级符号以整体的形式作为二级符号的能指,一级所指被悬置,附加意义作为二级所指执行主要功能,这种符号的二级所指就是隐喻意义。符号的隐喻意义首次只出现在表层言语符号的使用之中,即在具体语境中,是一种临时性的建构。浅层语言符号的隐喻意义或死隐喻,是在言语符号使用中出现的隐喻意义经过多次使用后,被同一语言团体所接受之后才固化在语言符号上的,所以,语言符号的隐喻更多的是隐喻化的结果。隐喻在语言符号的使用过程中即言语中产生,用表示一个事物或现象的符号转而表示另一事物或现象,从而把一事物或现象的特征转移到另一事物或现象之上,其基础是两个事物或现象之间的某种相似性特征。符号主体即施喻者利用自己的主观积极联想建构两个事物或现象间的相似性的过程是隐喻的动态形成过程。建构相似性过程完成以后,以语言符号为载体的隐喻表达具有了转义的性质,当该语言集团的人广泛接受这一表达并且大量使用后,这种新的转义趋向于固定在语言符号的释疑之中,就有了符号的性质。在符号学视角下研究隐喻有自己的价值和意义,对符号学来说,走下“帝国主义宝座”去面对生活中无所不在的隐喻现象,解决具体的问题,建构隐喻的符号学体系,从而扩展隐喻研究的视角,为无限趋近隐喻的本质提供一种可能。对隐喻来说,从修辞格到认知思维再走进符号学,是隐喻得以符号学阐释的过程。对于符号学的平民化和隐喻的符号化都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内容。
    (全文登载在《外文研究》2015年第三卷第一期)
        3.简评
    语言符号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出现是对索绪尔符号学遗志的继承和发展,是语言学与符号学内在发展要求的必然产物。它以语言这种最典型的元符号系统为研究对象,用符号学的理论和方法来研究和解决语言学问题。语言符号学把语言理解为人使用符号动态地建构意义、赋予世界以文化秩序的过程,从而突破了仅把语言视为描述世界和表达思维工具的窠臼。通阅全书,我们认为《现代语言符号学》有如下凸出特点:
    第一,历史继承性。毫无疑问,《现代语言符号学》是《语言符号学》的继续,体现了作者对语言符号学这一学科发展的深入思考,是创建语言符号学征途上的坚实一步,是为确立语言符号学的学科地位以及中国语言符号学在世界符号学界地位的不懈探索。十年前,一方面面对符号学过于宽泛的研究内容和由此造成的本体论缺失的危险,另一方面由于语言学和符号学发展的内在需求,王铭玉教授提倡建立语言学与符号学之间实实在在的关系,《语言符号学》的主旨就是为语言符号学的创立进行尝试,就该学科的基本概念、理论基础、核心要素以及符号学的发展历程进行分析与阐释,从而尝试构建出一个科学的语言符号学学科框架。应该承认,《语言符号学》完成了既定的任务,为语言符号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建立奠定了坚实基础,实现了语言学与符号学的真正联姻,推动了国内语言符号学研究的进程。
    第二,理论应用性。《现代语言符号学》全书遵循理论建构与实践分析结合的方法,层级研究的路线,在前两编提纲挈领地建构语言符号学的理论根基之后,明确本学科的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后三编按照语言符号系统的层级展开详尽的分析,如篇章层、句子层、词汇层。与《语言符号学》相比,《现代语言符号学》的重点体现在采用语言符号学的理论解决和分析当下语言符号研究领域中的具体问题,因此,更具有理论实践性。全书以独特的视角、开放的理念、科学的方法对语言符号学这门新兴交叉学科进行了全面、系统和深入的剖析,把前人研究中较为零散的符号学研究纳入到一个完备的可信的语言符号学框架之内,体现出作者深厚的理论功底和广阔的研究视野。
    第三,学科前沿性。现代科学发展的重要特点就是多学科间的渗透和融合,现代语言学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开放性和交叉性发展出现了大批新兴边缘学科,语言符号学就是其中之一。语言符号学顺应语言学与符号学蓬勃发展趋势下内在深度融合的要求,语言符号学汲取了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中与信息的编码、传递、解码以及语义等问题相关的理论与思想,如控制论、信息论、哲学、语言学、心理学、社会学等,从而发展为一门新兴的交叉学科。
    第四,方法科学性。一门学科要有持续的发展动力和前景,研究对象的明晰性、研究目的的明确性、研究方法的科学性至关重要。语言符号学把语言符号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把用符号学的理论解决具体的语言问题作为研究目的,可以说,很大程度上避免了一般符号学研究界限不清和本体论模糊的致命缺陷。语言符号学更是充分发挥了符号学方法论的优势,即精确的概念体系和有效的分析工具,书中采用的结构主义态度、二元对立的尺度、常体和变体的二分观念、组合与聚合的二维思想、符号三分法原理、符号意义生长理论、符号层级等都具有现代科学的方法论价值。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