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 > 少儿 > 评论 >

《布罗镇的邮递员》:洞穿现实和幻想,写出人性善与恶

http://www.newdu.com 2018-02-24 中国作家网 田俊萍 参加讨论


    《布罗镇的邮递员》是一部原创童话,创作者为郭姜燕,已被列为中宣部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也是2016年中国好书。
    书中将阿洛设定为布罗镇的邮递员,是很巧妙的。十五个故事,都是由阿洛送信这条线索来串,但每个故事想要表达的寓意和故事里的人物各不相同。故事滚动着往前走,一个故事套着一个故事,有些人物交代和事件推动,或许就在下一个故事中得到解决。当所有的故事都讲完之后,作为中心人物的阿洛,已经呼之欲出了,他非常鲜活。阿洛是一个普通的邮递员,又不是一个普通的邮递员。他从小身世坎坷却常怀一颗良善之心。他心怀梦想,执着努力,不计较个人得失,也不自我标榜。他为布罗镇的居民和森林里的动物搭建了一座心桥,让大家和谐共处。他赢得了大家的喜爱,也获得了自己的幸福。童话故事中的阿洛,是圆满的。他的故事,是一个自我定位和自我实现的故事,是一个正向的、励志的、感染人的故事。应该说,这是非常符合读者的阅读期待的。正如第十五个故事讲述的结局,阿洛的努力付出得到了回报,布罗镇的居民和森林里的动物们得到了和解。在巨大的洪灾面前,他们相互照应,过去的恩怨在劫难中远去了。他们不再相互防范甚至敌对,他们要成为最好的朋友。在阿洛的提议下,布罗镇改为了森林小镇。幸福而美好的日子来了,过去丢失的梦又回来了。
    好的童话是有翅膀的,那就是想象的翅膀。想象不是凭空瞎想,而要符合逻辑。书中共有十五个故事,其中第二个故事“采弥的布口袋”和第十三个故事“夜行的怪物”,正好从两个角度界定了想象的合理空间。第二个故事让我们体会到,想象有了现实生活的真实底子,就不会是沙地起高楼,而是有根基、有深度的。布罗镇和森林里那些丢失的梦,到底是谁偷走的呢?阿洛怀疑,偷走美梦的人是采弥婆婆,因为布罗镇上只有她一个人,有大大的布口袋。采弥婆婆告诉阿洛,她已经过世的父亲,活着的时候是位神父,平时受人敬重,但谁都不知道他每天晚上走进别人的梦里,然后偷过来装进自己的布口袋里。这些梦滋养着采弥婆婆的父亲,让他变得年轻和富有。直到有一天,强盗夺去了他的布口袋,袋子里原先搜集起来的美梦一瞬间四散纷飞。从此以后,采弥的父亲一病不起,撒手而去。采弥婆婆因为知道了真相,所以发誓哪怕自己变得又老又丑,也决不去偷别人的美梦,她的布口袋里装的是自己的人生和属于自己的快乐。人生有美梦,就会变得年轻和富有,而一旦梦想被人偷走,就会死气沉沉,毫无生机。这何尝不是理想与现实的镜像反映。故事引人深思的还在于,一位受人敬重且乐于助人的神父,谁知道又是偷人美梦的窃贼呢。这个想象有哲理,有思辨性,同时它又是通俗易懂的。第十三个故事,让我们体会到想象还要从现实生活生发出去,要有奇思妙想、别出心裁之处,方可令人印象深刻。这就是童话创作宝贵的原创能力,也是创作者最值得珍视的一种能力。故事描写了一个爱吃字的怪物。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怪物呢,只有吃字才能活。阿洛给怪物写了很多字,这个过程中,怪物也告诉了阿洛他吃好词儿和烂词儿的不同感觉。怪物吃完喜欢的词儿,会特别兴奋。但是,有一些不美的丑恶的词语,怪物吃下去会非常难受。阿洛送信的途中,总会记下那些美好的词汇,躲开那些不美的。怪物吃到的好词儿越多,布罗镇的居民们也越来越文明了。这个想象确实很精妙,读完之后,我们非常清楚地明白,创作者想要在这个故事中所要表达的寓意,那就是多说文明用语,远离粗鄙之言。
    创作者郭姜燕的文字带有她的丰富想象,带有她的敏锐感受,也带有她的深刻洞见。作品第152页,有这样的生动描述:“黑暗有如海洋,淹没了整片森林,阿洛觉得自己就像一尾小的不能再小的鱼,任何一个浪头过来自己都会被掀翻。渐渐地,脚步声、喘息声,都像从某个遥远的国度传来,而大浪似乎真的来了,它朝阿洛涌过来,它翻卷着,越来越近,越来越猛烈。然后,大浪猛地一扑,扑倒了阿洛。阿洛歪在一棵大树下,睡了过去。”第173页,怪物告诉阿洛它最喜欢吃的一些词。每当它吃下一个“温暖”,从头到脚都会暖洋洋的,就算在冰天雪地里也不会感到冷;如果它吃下的是“甜蜜”,就会从嘴里甜到心,仿佛全身流动的血液也是用蜜糖做的。它喜欢吃“清风”,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但是“清风”带来的那种感觉是无与伦比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身体也会变轻,沐浴着外面的风,自己随时都能飞起来……花力气整理书中一些别致的语言表达,可以极大地提升阅读语感,且领悟语言之美。
    当然,在这部童话中,有的故事写得特别好,有的故事就显得牵强。这也告诉了我们,想要写好故事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故事在创作者脑袋里的样子,与真实写下来的样子,并不完全一样。创作者想要写好故事的心愿,与读者实际感受到的,也并不一样。比如说第八个故事“瘸腿雪狐”,从情节上来推敲好像说得过去,但这个故事是用叙述语言强力推动的。创作者想要表达的人类不要猎杀动物的意图和猎户泽多的软弱虚荣,夹杂包裹在一起,本来是奔着丰富性去的,结果却是真实性受到了损害。然而,瑕不掩瑜,《布罗镇的邮递员》以其精妙的构思和别致的写法,在最近的一次读书活动中得到推荐。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