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 > 少儿 > 作家印象 >

吴然:用童心创作,让儿童文学保持“天真”用“朴素自然”的作品为孩子们传递美与力量

http://www.newdu.com 2018-02-12 都市时报 闫钰 参加讨论
吴然 摄影:曲鸣飞 无论是在《独龙花开——我们的民族小学》一书的作者简介中,还是在“2017书香昆明·好书评选系列活动”的颁奖典礼上,吴然的灿烂笑容都让人印象深刻。这种笑


    
    吴然    摄影:曲鸣飞
    无论是在《独龙花开——我们的民族小学》一书的作者简介中,还是在“2017书香昆明·好书评选系列活动”的颁奖典礼上,吴然的灿烂笑容都让人印象深刻。这种笑容与他众多自然流畅、朴素亲切的儿童文学作品一样,传递给小读者温暖、美好、智慧与力量,让读者欣赏到了丰饶动人的儿童文学风景。
    把“云南故事”告诉更多孩子
    儿童文学作家、云南省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吴然迄今已创作出版了《歌溪》《天使的花房》《吴然经典美文》《独龙花开》等40多部儿童文学作品,并先后3次获得中国儿童文学最高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等。他的新作《独龙花开》在“2017书香昆明·好书评选系列活动”中被评为“云南十大好书”之一。吴然还是作品入选课本最多的作家之一,《走月亮》《我们的民族小学》等近70篇次作品入选各种语文课本,影响了数代学生。在被外界赞誉为“崛起的新山脉”的云南“太阳鸟”儿童文学作家群中,吴然是创作成绩最丰、社会影响最广的儿童文学作家,被称为“云南儿童文学提灯人”。
    早在多年前,吴然的作品就已被许多名家赞赏,冰心曾在给吴然的回信中赞其散文“朴素自然”。创作数十年,吴然不断突破自我,他数次探访独龙江,聆听独龙江流淌的故事与歌谣,触摸独龙江奔跑的脉搏和心跳,于2017年创作了长篇纪实儿童文学《独龙花开》(晨光出版社出版)。
    书中,吴然从点燃文明火种的独龙江边最早一所小学巴坡小学写起,从独龙族第一个识文认字的孔志清写起,一直写到中心学校的“小小梦之队”参加“2015‘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比赛夺得奖牌……吴然用真诚灵动的文字记载了一个“少小民族”从化外之地融入到现代文明历史进程的全过程,把藏在云南最深处的独龙江故事告诉更多孩子们,并呼吁社会给予民族教育更多关注。我们也通过他的笔端,领略到独龙江的山水之美与动人之情。
    保持童心,寻找回到童年的路
    木琼花向妈妈学织独龙毯,手被竹片戳烂结疤的情景;从前“过溜”时掉到江里的悲惨;梅西子校长给孩子们洗脚时的温暖母爱等,在创作《独龙花开》时,吴然常常感动眼湿而看不清电脑屏幕。作家、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丹增赞《独龙花开》开口很小,开掘很深;看似稚拙,实为高妙。他认为吴然既超越了以往的创作成就,也为纪实类儿童文学文体树立了新的标杆。
    除了自己创作,吴然还欣然提携帮助许多青年儿童文学作家。他希望云南儿童文学作家加强文化自信,加强现实题材的创作,用儿童文学讲好云南故事,创作出更多有温度、孩子们喜闻乐见的作品,给云南儿童文学带来新气象。
    虽然年过古稀,但吴然仍然保持一颗童心,和花朵“说话”,听鸟儿“唱歌”。他用孩子的心和眼睛看世界,用纯真的童心创作,让儿童文学葆有孩童般的天真和稚气,散发出孩童般可爱的芬芳。因而,吴然的眼神与笑容如孩子般清澈灿烂,令人如沐春风。他说自己一直不断挑战自我,一直在寻找回到童年的路,并不因白发盈头而放弃。
    对话吴然
    用优美抵制丑陋 用精致抵制粗鄙
    都市时报:如何评价这次“2017书香昆明·好书评选系列活动”?
    吴然:“书香昆明·好书评选系列活动”具有开拓性意义,它引领城市文化风尚,已经温暖了昆明的六个冬天。我祝愿她播撒的阅读种子在美丽昆明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成为城市的一张书香名片。
    都市时报:创作《独龙花开》的初衷是什么?有什么特别感受?
    吴然:灵感来自生活,来自时代的感召。2006年,我和一群作家朋友到了独龙江,老县长高德荣带我们去看巴坡小学。这个小学已经很破旧,门窗都损坏了,小小的窗子没有一扇镶着玻璃,全是用木条钉着。从独龙江回来后,我以《巴坡小学》为题写了篇散文,发表在2007年2月27日的《人民日报》上。多年来我一直牵挂着独龙江,牵挂着独龙江畔的小学。于是我开始创作这本书,希望交出一份情系独龙江几十年的儿童文学作家的文学答卷。
    都市时报:《独龙花开》与您之前的文学作品相比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希望传递给孩子们什么?
    吴然:我主要给孩子们写作短小的散文,当然也写过如《小霞客西南游》那样的长篇游记。我这次写长篇纪实儿童文学《独龙花开》,不论是篇幅和体裁样式,对我都是一种挑战。我希望把自己的感情转化熔铸给所写的人物,让我的情感和人物的情感相共鸣相牵动,成为互相共振的心灵故事。
    在创作过程中,我深入实地考察、体验,努力融入要写的人物之中,了解他们、成为他们的朋友,这样才能把他们写活,最终通过他们去感染读者,打动读者。我真心实意地想表达对独龙族这样的“直过民族走向现代文明过程的深情礼赞”,把藏在云南最深处的独龙江的故事告诉更多孩子们。我还有一个想法,是希望读者特别是政府部门对民族教育要高度重视。
    都市时报:在您看来,什么样的儿童文学作品才是优秀的、能带给孩子快乐与营养的作品?
    吴然:儿童文学是“浅语的艺术”,它陪伴孩子们向上、向善、向美,是与孩子们心灵相通的伙伴,是他们精神成长不可或缺的食粮。我想在儿童散文中融入诗的意境和旋律。我想写得富有儿童情趣,写得有色彩和富于音乐感,我想用一颗纯真的童心去写作。我还想写得美一点,力求把美化为形象;力求把诗情融在养育我的芬芳土地上,融在孩子们以及他们的生活中,让小读者用心灵去感受。这是我的愿望,我也一直在做这样的努力。
    都市时报:在儿童文学创作中需要特别注意什么?创作数十年怎样保持一颗“童心”?
    吴然:儿童文学强调儿童本位和儿童视角,诚如冰心先生在曾经给我的一封信中所说,给儿童写散文不容易,要有童心,保持天真。我的理解就是要用一颗孩子的心和一双孩子的眼睛看世界,用对世界万物充满新奇和新鲜的想象力,让儿童文学保持孩童般的天真和稚气,散发出孩童般可爱的芬芳。
    如何保持“童心”?我的办法是让自己回到童年,把童年找回来再回味,再观察,再想象。因此我的作品里有我童年的影子,我也一直在寻找回到童年的路,并不因白发盈头而放弃。作为为少年儿童写作的作家,要用优美抵制丑陋,用精致抵制粗鄙,从而让孩子们从小热爱我们美丽的母语,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因,把“爱文字,爱阅读;读好书,做好人”的理念种在孩子的心里,注入他们的血液。
    都市时报:就云南儿童文学创作现状与未来发展谈一下您的看法?
    吴然:云南少数民族众多,为我们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儿童文学资源。云南儿童文学曾经以“太阳鸟”作家群的亮丽飞翔和鸣唱,为丰富中国儿童文学艺术宝库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我寄希望于年轻的儿童文学作家们,加强文化自信,加强现实题材的创作,努力发掘独具特色的“美丽、神奇、丰富”的云南民族文化,书写新时代新篇章,用儿童文学讲好云南故事,捧献出更多有温度、接地气且孩子们喜闻乐见的作品,为云南儿童文学带来新气象。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