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家与书 >

孔祥敬:追梦者,充实而荣耀

http://www.newdu.com 2017-10-14 人民日报 谢冕 参加讨论

    孔祥敬近来的一些诗作读了让人气清神旺且内心充实。他的创作接续了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颂歌传统,又饱含当今时代的新意新质、充沛的现代精神,使我们读他的诗有故人般的亲切。他歌颂的是新时代寻梦、追梦、筑梦、圆梦之人,是那些把梦想变成现实的人。他说,桥梁,是船的梦想,又说,向往,是诗的梦想,梦想是他的新题、新意。诗,漂浮的有些久远了,让诗回到它的现实基座上来吧,让我们看看那些钢筋铁骨是如何撑起诗的梦想吧!
    孔祥敬的诗扎实而实在,言之有物而不务空言,神采飞扬而意象沉厚。如讲近代国难,是鸦片烟灯“熏黑了孤儿寡母的晚清”;写圆明园沦落,是“雨果笔下的悲惨世界”,设想巧妙而又熨帖。他在整体颂扬中嵌入了可贵的反思精神,例如他为中国的灿烂历史而自豪,同时又指出由自豪引出的妄自尊大、闭关锁国、固步自封,“我们的民族仍陶醉在昨夜星辰之中”。他的颂歌有着鲜明的批判意识。即使是讲辉煌的文学典籍,也时露尖锐的锋芒:“吴敬梓正高举带刺的长鞭,抽打科举制度下扭曲的儒林众生”。
    这些诗作,气宇轩昂,可吟可诵,室内或广场朗诵效果均佳。较之时下的那些口语诗,它的好处不仅是激情飞扬,而且音韵铿锵。过去的政治抒情,意义的宣讲重于艺术的熔铸,孔氏在重视意义的同时也十分重视艺术的沉潜。“卢舍那的微笑”永恒而神秘。黄河水的由清而浑是:“那披在身上的青青布衣,渐渐染成了飘逸的鹅黄。”这是对于现实场景的诗化。再如,踏青的脚印“踏出了”青春牧笛,而笛声又沿着小路“奔走”,等等,均可看出他独运的匠心。
    在诗学范围内,人们一般都认可诗的“无用”论,诗一般并不直接作用于社会,它的影响是间接的、渐进的、缓慢的。孔祥敬也写我们此刻认为的“无用”的诗,但他似乎更注重“有用”的诗。《英雄归来兮》写身经百战、解甲归田、现年87岁的李文祥,他冒雨造访老英雄,当面读给他听,引得英雄“连连点头”。他的许多诗章都是为现场朗诵而写,他看重诗的这种“有用”。
    孔祥敬把自己的诗集取名《追梦》,在于以诗寻梦,以诗证梦。个人梦,民族梦,国家梦,其立意在于把生命的过程诗化为一个追逐梦境的过程。个人事业顺遂、家庭美满是小梦境,民族和睦、国事兴隆是大梦境,人类和平、天下大同是遥远的梦境。凡夫俗子、平民百姓、祈求国泰民安,是平凡梦。有梦或无梦的人生有大不同。孔祥敬在《我们的梦永远年轻》中说:少年时把梦写给黎明,青年时把梦写给云层,中年时把梦写给天空,老年依然有梦,把梦装入信封。一生做梦,梦是永远,即使是夕阳之梦,也在期待着又一个黎明,这是何等宽广的胸襟!(谢冕)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