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家与书 >

郁娟萍:“90后”女大学生的书店旅行

http://www.newdu.com 2017-10-14 中国教育报 王珺 参加讨论

    
    郁娟萍在大连尚书苑 
    “在外两个多月,走访国内50多家独立书店,寒假在家亦看了数百家国外书店的资料。是书店爱好者,也是个普通读者;做过书店义工,也独自一人夜宿数家书店的沙发。”今天,关注到一个名为“水寻安-Ali”的微博,“书店爱好者”、“夜宿书店沙发”这些与书有关的字句瞬间散发出迷人色彩,驱使我探寻博主和她的书事。
    摘自2月27日记者日志
    她自称“书旅人”,是书店义工,也是书店沙发客,书店守夜人。她说:“书店是我在路上温暖的家,是我心上的明灯,是我的眼睛之光。”去年10月3日,这位普通的大四女生迈出了探访独立书店的第一步,开始了一路走、一路分享的书店旅行。
    郁娟萍,杭州师范大学阿里巴巴商学院电子商务专业学生,来自浙江省桐乡市一个乡下小镇。说起自己的家乡,她会不无自豪地提起茅盾、丰子恺、中华书局创办人陆费逵这些名字。
    因为喜欢书,因为初中时代就开始做的书店梦,她将自己毕业论文的题目确定为《网络书店与数字阅读双重冲击下独立书店的出路探析》,而对旅行意义、生命存在的追问,做起事来全情投入的个性,使她确认,自己和自己的毕业论文都需要一次真实的出发。她计划用几个月的时间走访国内有代表性的独立书店,通过与书店工作人员、读者的交流,了解书店真实的生存状态。为了节省旅费,她用在书店做义工的方式借宿书店,并将自己的旅行命名为“独立书店沙发之旅”。
    书在,便是身在安处
    无锡—合肥—青岛—大连—延吉—牡丹江—哈尔滨—漠河—哈尔滨—沈阳—杭州—上海—杭州,这是郁娟萍已经走过的旅行线路。
    刚刚过去的寒假,她将自己的书店之旅写成一篇篇书店游记,发在自己的博客上。她的博客都是关于书店的内容:书店指南,书店故事,国内外书店,旧书店,书店电影……通过QQ采访她时,她正沉浸于刚找到的一篇敦煌书店的资料,并抱歉地说:“可否等我把那个书店的资料整理好?现在正在激动劲上。”
    一部用了3年的旧款手机,一架6年前买的照相机和一支150元网购的录音笔,带着简单的装备和打工赚的几千元钱,2012年10月3日,这个长发、戴眼镜的小个子女生背着足有40斤重的书包上路了。有网友担心她的安全,但她相信,“如果你真心想做一件事,全世界都会来帮你”。
    出发前,她在网上一家家地搜集书店,然后通过豆瓣、微博、QQ、手机短信与书店店主联系。一晚的住宿费相当于两个城市之间的交通费,为了多跑几个书店,郁娟萍用在书店打工的方式换取夜间借宿书店的“福利”。她充满感激地说:“我的胆子并不大,我也害怕走夜路。但是我在每个陌生的城市都找到了书友,找到了值得信赖的落脚点,我觉得很安心。”
    去年11月25日,郁娟萍抵达第九站——沈阳。通过微博沟通,她在沈阳呐喊书店找到了自己的“沙发”。呐喊书店的店长刘阳说,原本书店是上午9点开门,但由于小郁早上5点多就到了沈阳,因此,书店为她提前3个小时开了门。
    “我很感动,那么多人支持我帮助我,即使无法提供书店沙发,也帮我询问身边的朋友。”在青岛,她探访的书店不方便提供住宿,“我们书店”的店主小马叔叔在微博上为她推荐了一家青年旅社,而那家旅社的女老板也是个爱书人,为郁娟萍免了9天房费。谈及此,小姑娘很感激,她说:“我懂得大家是源于对书的爱,对独立书店的支持来帮助我的。”
    就像郁娟萍所说的,她的胆子并不大,但她以极大的信任走进了一个个陌生的城市、一家家陌生的书店,给她勇气的,是她对人性的信心。“我相信人性总是美好的,而且我联系的当地人都是爱书的。如果爱书的人都不能信任,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能相信的?”郁娟萍的这句话打动了许多人。
    旅途上那些书店风景
    在书店游记中,郁娟萍写道:“北方的书店,真的不多,出了大连后,见到的独立书店就很少了。哈尔滨相对而言咖啡馆多些,书吧也所剩无几了。中央大街的半亩堂是相当不错的特价学术书店。”
    在很多书店,她只是敲个纪念章,而没有买书,一是带不动,二是看不完,三是为省钱,一般会买旧书。所以最初,书店店员听到她不买书却要盖书店章时,感到不理解,甚至会拒绝。“但我一说书店旅行,翻开我盖满书店章的本子,他们就都给我盖了。”她认为那些都是爱书店的好心人。
    沈阳的呐喊书店,店长凌晨5点为她开门,又陪她坐到第二天凌晨两点,送她上了回杭州的火车。她觉得,书店的每一位店员都非常友好而真诚,在书店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店长还请她吃涮火锅,探讨关于人生意义的话题。
    在上海,《中国独立书店漫游指南》的作者郭雅倩,“去火车站接我,最后又送我。给我备好了逛书店所需的各种‘必备武器’,非常贴心。离开时还送我一本《书店的灯光》作为生日礼物”。
    “上海咏文上书房的店主周勇叔叔,也是很好很好的人,一切都帮我打点,怕我受凉,给我找出了他多年前旅行时用的睡袋,给我开了空调,点了熏香。”“还有上海灿烂千阳书店的bella姐和她男友小磊哥,两个为理想而奋斗的年轻人。他们把我带到他们的家里睡,还热了汤给我喝。暖意浓浓。末了,送了一本《灿烂千阳》给我。”
    回忆起来,书店旅行中都是温馨。
    2009年开张的板娘书屋,当初只是想给朋友们找个可以聚会和放松的地方,后来书店会员越来越多,大家就在这里看书、放电影、排练戏剧、探讨自我、人生、爱与世界。板娘书屋是家汇聚爱,传达爱的书屋。店主开书店的同时,还在做徒步助学活动,去边远的山区学校,给大山里的孩子带去文具、图书,告诉他们山外的广阔世界。这让郁娟萍看到了书店所具有的更丰富的意义。
    在上海的渡口书店,郁娟萍了解到,店主高路是学建筑设计的,刚到上海时,偶尔路过巨鹿路,很喜欢那里的氛围,便在2007年1月开了渡口书店。为什么要开书店?高路觉得读书应该是一个人生活里特别自然的事。她喜欢传统零售业的那种人情味,所以试图借助开书店,在人与人、书、书店间建立一种更加长久温情的关系。而取名为渡口,则是希望书店能成为来来往往的人们聚集的地方。
    在路上,郁娟萍遇见了许多爱书的好心人,看到了各色激动人心的书店风景。同时,也看到了独立书店生存的艰难。“一些书店几度搬迁,搬到负一楼、负二楼,规模越来越小,也许它们很快就会被一家面馆、理发店替代。”对此,她很难过,她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支持这些默默坚守在角落里的小书店。
    艰难却绚烂的书店梦
    郁娟萍上初中时喜欢看小说,上学路上有租碟、租小说的铺子。中考前,跟同学聊未来想做什么。她说,想开一家书店,不仅可以租书卖书,还可以自己任意地看书。
    “高考前也想过,不是开书店,就是开一个心理咨询室。”她说,她念书的初中,很多孩子不爱学习,感觉生活无意义,未来没希望。她很希望帮助他们。“在大学,我们图书馆每两年会卖一次旧杂志,有的甚至便宜到一块钱一本。我选了两个下午,买了两百多本杂志,希望我们家可以有个小的图书室,让周围的孩子一起来看书。记得最后是让我舅舅用车把杂志运回去的。那些小孩挑了漫画、推理小说看,文学类、历史类的很少有人看,积了很多灰。”
    大三上学期是比较自由的一个学期,她去各个学院旁听她感兴趣的课程,涵盖历史、哲学、文学、经济、政治等。她把自己的书店梦写成邮件发给一些老师,希望听听他们的意见。他们基本持否定态度,认为不现实。
    经过这段书店旅行,郁娟萍对书店有了更多的思考和认识:现在的很多书店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店了,它开始将书、咖啡、音乐和烘焙等文化聚集在一起,将书店、图书馆、咖啡馆、创意商店融为一体,为爱书人提供一个可以静思、阅读、创作、谈话、学习的包容性很大的艺文空间。天下读者万千,一锅饭又如何去调众口?所以未来会有各种形式的书店出现,以不同的特点吸引读者。既然称之为书店,有好书是必须的。书店店主自然也应该是爱书、懂书的人。如何在坚持文化理念、精神原则的同时,去平衡、化解文化理想的纯粹性与书店经营商业性之间的矛盾,这是需要思考的。
    期末时,学校图书馆总是人满为患。“我清楚,那并不能说明读书氛围浓,因为许多人都是为四六级、为考证、为考研、为考公而读书。”但郁娟萍也看到,每个学校都有读书社,都有一些坚持阅读和倡导阅读的人存在。
    这和她的书店梦一样,尽管艰难,但不乏绚烂。(记者 王珺)(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的书店梦
    曾经,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书店,放置自己爱的书。这是初中以来,就一直在心里的梦。偶尔掏出来,美美地想想。就像小孩子偷吃一块糖,害怕别人发现,又舍不得那甜蜜。
    有一阵子,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开家书店的想法愈来愈强烈。看了很多关于书的书:淘书、藏书、书店的故事,几乎把学校图书馆所有相关的书都翻了一遍。
    我在想,我的书店会是怎么一个房子,我把我所看到的美丽书店的样子都套了进去,我美美地想,美美地梦。
    我想着,要怎么进货。我根本不了解书的进货渠道,我要咨询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我要去考察附近的书店,向那些老板请教;我想着,我要怎么装修我的书店,为此,我要学设计,咨询美术学院的老师,我要购置有个性、有格调的摆设;我想着怎样定位我的书店,我想着怎么划分我的书店的功能区,我想着以后会举办一些什么样的活动:读书沙龙,阅读分享,讲座,电影,老朋友聚会等等;我想着,要去了解图书市场的行情、查书、上网找资料、请教人文学院的老师;我想着,想着许许多多,爱书人的共有的梦,我也思虑着,怎样努力让我的书店活下去。
    我知道,图书行业的利润很低,而店租越来越贵;我知道,图书行业讲究规模,民营的独立书店,很多很多已经消失了,而那些活着的,也由于网上书店的影响,愈来愈难以生存下去。
    我知道,那是一种理想、信念的支撑,或者因为长久以来,爱书人共同的支持,才让一些书店得以继续活下去。
    我没有资本,没有渠道,没有一点点销售的经验,对图书行业几乎一无所知,积累客户、树立口碑更是无从谈起……我有的,只是一份对书的单纯的爱,一个想拥有一家书店的梦而已。
    但我仍旧不想放弃。
    大三上学期,有一门叫“项目管理”的课,我撺掇室友一起搞一个书店的项目。台湾有家书店叫“有河书店”,印象中是因为开在有河边上。于是我给我们非现实的书店取名为“有何book”,意思是开书店,有何不可。
    有人问我,这趟书店旅行让你离书店梦越来越近还是渐行渐远?走了几十家书店,走近那些书店店主,应该说从精神上是走近了一步。但我也看到了开书店的现实困境,明白了开一家书店并没有自己最初想象得那么美好。
    有时候,我在想我寄予书店的到底是怎样一种情感。其实,无论它是怎么一个模样,我都喜欢,我都能找到欣赏之处。在路上,每一间书店都是我温暖的家。(郁娟萍)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