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读书生活 >

读书岁月

http://www.newdu.com 2017-10-14 人民日报海外版 莫喜生 参加讨论

    步入不惑,为人夫为人父,养老育小,忙于奔波与应酬,总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早已无暇顾及曾经钟爱多年的“洛阳纸”了。于是常常回忆起我的读书岁月。
    最早接触课外读物,是40多年前在大队小学的“戴帽”初中。一个父亲在公社任文教专干的同学悄悄把两本书带到教室——磨得失去棱角、脏得不成样子的《敌后武工队》和《红岩》。封面、内文纸张和印刷装帧都非常粗糙,乌黑的封面,前者是几个包着头巾握着手枪的壮汉,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前方。那时,流行的多是“红宝书”和“领袖语录”,纯文学的散文或者小说凤毛麟角。
    为保证两部大部头如期归还,方便下次再借,我们把砖头厚的小说放在抽屉里,桌面上是翻开的课本。黑板前,老师讲得津津有味,才不会在乎我们半垂的脑袋呢。下午放学回到家里,又是读小说的最好时光。我们弃学习而不顾,如此专注地“看小说”,很大原因是为书里的美女汪霞心动。身材高大的汪美女,斜挎着驳壳枪,剪短发扎腰带,英姿飒爽,爱红装又爱武装,不但漂亮,而且温柔,智勇双全。几十年过去了,她的言谈举止和音容笑貌仍刻骨铭心。
    两年的初中,我是在数理化诸位老师哭笑不得和恨铁不成钢的责骂中读完的,最后与县高级中学重点班擦肩而过,来到义江河边的五通中学读高中。这时,最惬意的莫过于午休或者周末,如果是久雨不晴的天气则更好,窝在学校那简陋的图书室里,手捧一本书,或长吁短叹,或聚精会神,或喃喃自语,或拍案而起。
    书读多了,难免想入非非。手捧《山道弯弯》,心里想:那些能吃苦耐劳、任劳任怨、能伸能屈的男人,就应该得到诸如田螺姑娘、湘西妹金竹一类女人的爱慕和追求,并与之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就应该在小桥流水、翠竹掩映、山清水秀之处劳作与生活。于是,就时时告诫自己:要远离那些倾倒在女生石榴裙下,递纸条烫卷发穿喇叭裤,躲在厕所里腾云驾雾的男同窗。体育课劳动课,就争着跑、抢着挑,脏活重活也不在话下。
    因为严重偏科,我在高考独木桥上坠落下来,回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那是地处三镇交界的一个边远山村,去任何圩镇都超过20里路。万念俱灰,原先的理想和前途早已抛到爪哇国去了。
    这段日子过得很是灰暗:牛高马大,力气大得无处使,要文又“文”不上,要武又“武”不起。白天跟大人们到生产队“吃大锅饭”做农活,但是晚上记到本子上的工分,却是别人的1/3。没有什么文化的父亲,小农意识颇重,开口就是:莫去算了,在家耍!
    这时,路遥的长篇小说《人生》问世,似又一片蓝天出现在我的心里,沉寂已久的心豁然开朗,觉得穷山恶水未必就不好,苦点差点无所谓,远离文化的地方,往往人都老实本分,又盛产美女和才子。虽然后来高加林还是回到自己日思夜想要远离的故土,虽然美丽贤慧的巧珍被迫嫁与他人,但是,由他俩人编织起的美好的爱情故事,早已经埋藏于心里。
    赋闲在家,使我有更多的时间去逛书店、读书。这期间,正值上世纪80年代的文艺复苏,《小说月报》《萌芽》《小说选刊》《散文》《作品与争鸣》《人民文学》等,如雨后春笋,凡是能见到或借到,或者订阅,或者零售,通通弄回来,慢慢地读,慢慢地看。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再也不能没有书啊!
    或者蛇有蛇路。在家赋闲不到两年,春节刚过,老师叫我到县城某中学代语文课。于是,以前所读的书又派上了用途。虽然读过的书不及万卷,但人生伦理、道德修身、天地世运、人情物理、天南海北、上下五千年等,也多少可以给自己的学生们说个甲乙丙丁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