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作品评论 >

《时间之间》:400年我们没能摘掉这张面具

http://www.newdu.com 2017-10-12 未知 陈凤霞 参加讨论

    一个人嫉妒的极端后果会是什么?400年前,莎士比亚的答案是:妻离子亡。400年后,惊艳英国文坛的作家珍妮特·温特森给出了同样的答案。答案是否老套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答案还是可以轻松说服读者。
    《冬天的故事》是莎翁生命中倒数第二部剧作。与“悲剧大师”之誉略显相悖的是,这个故事选择大团圆的喜剧式结尾。当初誓将妻子和“情人”赶走的西西里亚王列昂特斯,在经过16年的漫长忏悔后,终与妻子还有女儿实现了大团圆。
    对名人作品的改编,向来是作家的一大挑战:既必须以原有内容为主线,又必须直面名人光环的巨大压力。作为莎翁死忠铁粉的温特森选择改写了此部作品。温特森秉承了原著的故事情节,人物变换并不多,西西里亚王列昂特斯在这里只是变成了地位同样显赫的大富豪,甚至连牧羊人的身份也“懒”得替换。温特森所做的,就是小心翼翼将这个故事移植到今天现实生活的舞台,只要现实中还有这种可能,温特森就竭力保留。这并非投机取巧,而是让故事能够更好地与时代接轨。
    考虑到时代语境差异,《冬天的故事》里无处不在的宗教力量,在《时间之间》中被温特森巧妙地置换为注重实证效果的科技力量。出于对妻子咪咪和好友赛诺关系的高度不信任,列奥特地在家里甚至卧室安装了多个高清摄像头,就是为了暗中捕捉妻子不忠的铁证。但密布的摄像头始终无法给他提供有力的证据。尽管如此,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早已火星四溅的嫉妒情绪,总是不停地恶意猜测甚至是臆想咪咪与赛诺的关系,以致最后作出要杀死好友赛诺并拒绝承认亲生女儿的疯狂之举。
    无论是莎翁笔下的列昂特斯,还是温特森笔下的列奥,他们的嫉妒之所以能够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既因人性中本来的恶,也与他们的身份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列奥虽不能如列昂特斯那样一言九鼎,但只要他愿意,强大的社会资源操控能力依然可以助其轻松达成常人难以企及的目标。因为地位过于显赫,能够对他们道德观念产生较大影响的因素变得稀少,即便有,他们固执的思维里也根本容不下任何相左的意见。
    真正值得惊叹的是,当温特森以今天的口吻重述400年前莎翁的这个故事时,读来居然没觉得有跨越历史的鸿沟感。这个故事就像发生在今天的我们身边,毫不突兀。这样的感受不仅仅因为温特森非凡的讲故事能力,还因为400年来虽然社会物质高度富足,但嫉妒的人性弱点并没有得到深入彻底的改造。
    怀念莎翁,不仅仅因为他对文学对戏剧的艺术贡献,更在于他对人性的细微洞察。书封上写着“时间抚平一切伤痛,我们终将被它捕获”。时间或可改变一些事物,但改变的往往只是外表,人性深处的“恶”不可能坐待时间从身边流走就可以轻松抛却。
    或许当人们乐于在文学中不断洞悉人性弱点特别是人性之恶,在安静中沉淀,在沉淀中不断反省和反思,灵魂才可能得到不断改造,人性才可能缩短与快速发展物质间的距离。(陈凤霞)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