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武影展”月底登陆大光明电影院 北野武:滚烫温柔的“老顽童”_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 > 世界文坛 > 艺术漫谈 >

“北野武影展”月底登陆大光明电影院 北野武:滚烫温柔的“老顽童”

http://www.newdu.com 2018-08-09 文汇报 王筱丽 参加讨论

    
    《那年夏天,宁静的海》《花火》《坏孩子的天空》《阿基里斯与龟》《东京之眼》……作为日本电影的代表人物之一,北野武今年迈入了其导演生涯的第三十个年头。作为国际电影节的常客,北野武的经典作品也被喜爱日本电影的观众如数家珍。本月29日至9月5日,由上海电影博物馆举办的“北野武影展”将登陆大光明电影院,通过胶片放映经典影片带影迷走近北野武滚烫却温柔的人生。
    “我超越不了黑泽明,但我会尽量追赶”
    “北野,你干得很不错。如果没有你,日本的电影的未来将会一片混沌。”日本电影大师黑泽明去世前给北野武留下了这样一封亲笔信,这封信也成为了他最珍爱的礼物,每当电影事业遇到了瓶颈,北野武总会看着信,跟黑泽明说一句: “好吧,大师,我就坚持再拍一部电影吧。”不过他也说,黑泽明的艺术高度他永远无法企及,只能尽量追赶。
    北野武的脾气生来暴躁刚烈,他的导演处女作《凶暴的男人》也是因为在片场导演与其意见严重不和退出剧组后,当时作为演员的北野武误打误撞接过了导筒。怎知,影片里直截了当的叙事风格和北野武恰到好处的演绎受到了大量好评,这部戏不仅为北野武获得了日本电影学院奖的奖项,也成为了其日后“暴力美学”电影风格的奠基之作。
    1994年,一场摩托车意外事故让北野武多处重伤,甚至导致了右脸的面部麻痹。当时本就不看好北野武的日本电影界纷纷唱衰,表示“北野武已经完了。”而当三年后,北野武带着自编自导自演的 《花火》,在威尼斯电影节举起日本电影暌违四十年的金狮奖杯后,北野武说正是这句 “完了”让他憋着一股劲,决心要拍出一部让所有人满意的作品。
    不可否认,“暴力”是北野武作品的一大标签,而相比于真刀实枪,北野武似乎更偏爱拳头。《凶暴的男人》中那个用武力解决一切的警察、《花火》里对欺负流浪汉的小混混一顿暴打的男主角“西”、《极恶非道》里黑道帮派之间赤裸裸的斗争……北野武的代表作品里,肢体间的强烈冲突是必备品。然而,北野武“暴力”的用意常常是为了引出影片“最终的宁静”,就如同《花火》最后,当警察和黑社会都在追捕“西”时,他与妻子静静垂钓的场面足以让时间定格。暴力和冲突在北野武的作品中都是瞬间的情绪喷发,其后的平静才最能引发观众的思考。
    而北野武的影片清单里也不乏 “骨子里就温柔”的作品, 《那年夏天,宁静的海》 《菊次郎的夏天》 《阿基里斯与龟》等都能让人看见日本电影中熟悉的那份安宁和清新。尽管一生都在随性和不羁中生活,已年过70的北野武谈起自己的电影生涯也多了份从容: “《阿基里斯与龟》这部电影一定程度上也在说自己的故事,主人公误以为自己有艺术才能,一心逐梦,而现实却愈发残酷。总结来说,有些事情还是要适可而止,量力而行。”
    画画、写小说、开潮牌,电影之外也有“燃烧”着的人生
    “虽然辛苦,我还是选择那种以几亿度高温飞速燃烧的人生,”在随笔集《北野武的小酒馆》里,北野武这样写道。搞笑艺人出身的北野武在认真拍电影的同时从不把自己局限在摄像机和银幕前。他最广为人知的“业余爱好”便是画画,不少电影作品中都出现过他画作的身影。尽管已经到了能够独立开展的水平,但他却说自己的绘画功力比不上小学生。
    “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个画家,画画也只是为了好玩。我画画的基本,就是想画出和孩子差不多的东西,自由自在,随心所欲。”他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说道。
    电影导演与潮牌听上去似乎有些风马牛不相及,但就在最近,北野武还推出了属于自己的时尚品牌“北野蓝”,亲自操刀设计了品牌的印花图案,并将日本传统文化融入到了自己的现代画中。
    年过 70,谈及未来的计划,北野武仍旧有很多想法。写小说,把年轻时候的故事和遭遇到的种种都写下来,关于电影,他说还想拍摄一部完全打破常规的作品。1947年出生的北野武,身体力行地告诉外界:滚烫的人生,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