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俄罗斯众生镜像——2018年中国俄罗斯电影节述评_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 > 世界文坛 > 艺术漫谈 >

当代俄罗斯众生镜像——2018年中国俄罗斯电影节述评

http://www.newdu.com 2018-08-08 文艺报 张晓东 参加讨论

    
    《大片》电影海报
    
    《太空救援》电影海报
    “中国俄罗斯电影节”起始于2006年,限于宣传力度等多方面元素,并不为大众所熟知。虽然每一次的影展都不乏可圈可点之处,放映却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一方面,很多潜在的观众并不知道这个信息,另一方面也凸显出大众对当代俄罗斯电影的陌生与刻板印象,当代俄罗斯电影在中国的传播还需要进一步升级市场化策略,而不能仅仅停留在宣传文字中。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每一届影展的影片都可以说可圈可点,在“叫好”与“叫座”方面做平衡,今年的选展影片则明显向“叫座”做出倾斜,在远离中国观众的视线多年之后,俄罗斯电影又重新开始走向中国观众。
    7月13日,2018年中国俄罗斯电影节在北京开幕,共展演《太空救援》《大剧院》《决斗者》《冻伤的鲤鱼》《大片》《暗夜守护者》和《死亡之舞》7部当代俄罗斯影片。这些影片的共同特点是都在俄罗斯本土赢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
    开幕式影片《太空救援》(应译为《礼炮七号》)是俄罗斯本土2017年的“现象级”电影,口碑和票房都名列前茅,官方也赞誉有加。该片根据1985年苏联“礼炮七号”救援事件改编,讲述了“礼炮七号”空间站意外与地球失去联系,宇航员费奥多罗夫和工程师阿约金冒着生命危险去抢救空间站的故事。这个故事能在俄罗斯本土取得“双赢”的一个吊诡之处在于,事实上,这个空间站不久便被废弃了,而且几年后苏联解体。但俄罗斯观众依然踊跃为这部电影买单,究其原因,恐怕是其中确实有一种“民族精神”的书写,这种书写体现在,顶级宇航员仿佛就是日常生活中的修理工,他们对家庭、友谊、民族的责任感并不是体现在高调的口号之上的,他们的信念与爱是建立在一种“普世精神”之上的。在外太空用榔头凿冰的画面看上去还有些笨拙,但正是这种“熊”式的笨拙俘获了观众,正是那种朴实人性吸引了我们。这也是这部太空题材的影片迥异于同类好莱坞电影之处:英雄并不是总要去拯救世界或是别的国家的难民。它值得国内的电影工作者参考,主要体现在两点,其一就是真正的“燃”不是无脑的鸡血,其二就是逼真的视听效果并不一定要靠虚假的(可疑而去向不明的)投资预算支撑。《太空救援》全部预算不过4000万人民币,但拍出了很有真实感的宇宙空间效果。
    可以归入科幻电影之列的还有《死亡之舞》。《死亡之舞》和《暗夜守护者》都是俄罗斯电影市场上受欢迎的幻想类动作片,它们之间的不同只是前者有一个科幻的外衣,后者描写的是俄罗斯通俗小说流行的吸血鬼。这两部影片或许在俄罗斯票房还不错,但核心的故事对于看惯好莱坞电影的中国观众来说并没有新鲜感,而对比好莱坞佳作的优点,这两部电影并不吸引人。《死亡之舞》中用斗舞来解决世界末日危机的设定,以及并不算出彩的尬舞,都令人莫名尴尬。而喜欢看吸血鬼故事的观众,又会感到《暗夜守护者》过于小儿科,还不如10年前的《守夜人》。但这两部影片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代俄罗斯大众对暗黑类型故事的偏好和审美情趣。
    同为商业片,《决斗者》的效果要好得多,仿佛是将大仲马与陀思妥耶夫斯基“混搭”在一起。故事设定在19世纪的彼得堡,贵族、军官之间经常用决斗解决问题,但看似光明正大的决斗隐藏着黑暗。主人公因为被邪恶势力卷入的决斗而被流放,被褫夺贵族头衔,九死一生之后冒名顶替回到彼得堡,凭借过人的心理素质和射击技术替人决斗,发现自己的仇人在继续作恶,并且在计划一个大阴谋。他终于找到机会手刃仇敌,为民除害,还赢得了爱情。影片可谓水准之上的商业之作,虽然“人设”的善恶对比有些过于简单,但也不乏艺术上的可圈可点之处,例如对于19世纪彼得堡氛围的再现,创作者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类似于一艘风雨飘摇中的船,既符合城市的气质,又表达出影片需要的暗黑哥特气息,还与英伦的连环杀手故事区别开来。此外,扮演反一号的俄罗斯演技派演员弗·马什科夫为影片增色不少, 他的表演使坏人的“坏”不流于表面,颇有心理深度。
    女性题材电影是本次影展的一大亮点。《大片》是由女导演娜塔莎·丘尔帕诺娃执导的商业公路片。电影明显带有女性视角,讲述事业进入瓶颈期的电视台女主持人某晚被女劫匪劫车,但剧情发展出乎意料,原来她是由于爱情而被骗,误入歧途,实际上是一个单纯而直爽的女子。但是警察对抢劫犯的追捕已经开始……对男人的一致吐槽令两位女子结下深厚的姐妹情谊,接下来就是《末路狂花》与《两杆大烟枪》混搭的剧情,结局算是皆大欢喜:女主播收获了好男人的爱情,女劫匪因为犀利的言辞意外转战主播领域并大获成功。虽然影片并不算上乘之作,但也从某些方面反映了当代俄罗斯职业女性的现状。社会现实对女性来说并不友好,即便是像影片中女主人公那样做到电视台一姐位置,也免不了被性骚扰,男性对于自己在言语和行为上的性骚扰都不以为然,甚至觉得那是男性魅力的一部分,并想当然以为女性“胸大无脑”。而女性也并非总能抱团取暖,比如莫斯科主妇习惯于将进城找工作的姑娘视为潜在的“小三”……
    如果说《大片》只能算准好莱坞式商业片的话,那么《大剧院》和《冻伤的鲤鱼》则有着深沉的、苏联电影传统的基调。值得一提的是,两部影片中的女二号均由中国观众熟悉和喜爱的《办公室的故事》中女局长的扮演者阿莉萨·弗雷德里赫出演,她那轻松自如的演技充分说明了一个女演员的魅力绝不仅仅是青春美貌,80多岁依然可以征服观众。
    出生于电影家庭的中生代导演瓦列里·托多罗夫斯基(其父为《国际女郎》的导演)的《大剧院》延续了前苏联电影的优秀传统。仅仅从故事来看似乎并不复杂,讲述的是本世纪初,出身寒门、有着过人舞蹈天分的小女孩尤利亚在沦为酒鬼的前芭蕾明星波多茨基的引荐下考入莫斯科大剧院学员班,她的天分被资深教官、大明星别列茨卡娅赏识,并坚持让她出演毕业大戏《睡美人》,但剧院领导青睐也很优秀同时家庭背景优越的姑娘阿弗罗拉。按照某些影视剧的套路,这个故事肯定会被拍成灰姑娘逆袭的玛丽苏剧。但是在优秀导演这里,灰姑娘的刻板模式被打破,故事散发出温暖的人性光辉。尤利亚出身贫寒——最重要的是,如何去处理“贫穷”这个主题。但在这部影片中,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一个少女如何面对出身贫穷这个真实境遇,以及如何在这种境遇下活出自己。导演的镜头中,俄罗斯并不光鲜,酗酒、堕落、贫穷,并不仅仅是一个姑娘会遇到的真实境遇。小时候为了混口饭吃,尤利亚和小伙伴在街头诈骗盗窃,是波多茨基发现了她的才华,并在自己落魄的生活条件下成为她的恩师,在自己堕落的环境中竭尽全力将女孩推向光明。正是这个众人眼中的“废柴”教会了尤利亚什么是尊严、什么是生活。正因为如此,她能用自己的远大前程(成为大剧院首席)交换一笔金钱,用于对自己贫寒的原生家庭的报恩:电影中有一个细节,尤利亚的母亲用一顿还算齐整的晚餐招待多年后回家的女儿,但这些食物是她做钟点工的家庭的剩菜。没有观众会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尤利亚的选择指手画脚,而只有充分的谅解,并对她最后突破自我、重拾自信感到信服。《大剧院》告诉我们,女性的高贵绝不是霸道总裁给予的,也请不要服用“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的鸡汤。
    阿莉萨·弗雷德里赫在《大剧院》中贡献了教科书级别的演出,将一个高傲、严苛却有着高贵人性的前芭蕾明星演得极为令人信服(事实上她的外形离舞者相差甚远)。她将芭蕾看作自己的信仰,因此惟有她如此珍视尤利亚的天赋,为她争取机会甚至不惜采用打小报告的手段;她深受阿尔兹海默症困扰,但从未自怜,最后在岗位上溘然长逝。这个非常“苏联”的职业女性形象,以其人性的高贵赢得了观众的尊重。
    阿莉萨·弗雷德里赫在《冻伤的鲤鱼》中,出演了一个与之前截然相反的、非常“平民”的外省老太太形象。俄罗斯文学贡献过很多难忘的老太太形象。在那些故事里,她们是家庭的中流砥柱,是捍卫家园、与俄罗斯大地维系最深的智慧象征。但是《冻伤的鲤鱼》却表达出一种惨淡的调子。这部影片更加尖锐,不仅是直接面对俄罗斯“老无所养”的问题,也不仅仅是“死无葬身之地”,而且是“欲死不能”。故事讲一个外省小城退休女教师叶连娜,儿子一直在城里做成功学讲师,难得回来,某天她得知自己患了心脏方面的绝症,随时都有死的可能。为了不拖累别人,她将自己的后事一一安排好,甚至伪造好自己的死亡证明,然后让老朋友柳达(阿莉萨·弗雷德里赫饰)用枕头把自己闷死,然而看似强悍的柳达即使用伏特加壮胆,也怎么都下不了手……
    可是,那条被她救下来、死而复生的鲤鱼如同神迹,暗指叶连娜何曾想死,她只是追求做人的尊严。而偏偏,人与人之间的疏离、冷漠、脆弱的爱的维系已经断裂。儿子回家看到母亲没死,一个电话打来,又回去传销成功学,而叶连娜见到每一个学生,依然提醒他们背诵学生时代的叶赛宁的诗歌,虽然这并不能帮他们抵御现实的残酷,反而是那条鲤鱼,被钓鱼人猛摔,被冰箱冷冻,被挤压、捶击,却依然能顽强地活下去,最后被儿子放生:这一刻,叶连娜平静地离去,儿子的精神世界似乎也在复苏……
    不难发现,这几部俄罗斯电影,无论是走好莱坞路线还是回归苏联电影传统,都有着对个体完善的精神生活的追求。或许,这正是最值得中国影人深思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