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坛轶事 >

李代桃僵话柏英识——林语堂初恋情人考

http://www.newdu.com 2018-02-28 文艺报 陈煜斓 参加讨论

    1974年,台湾远景出版社出版了林语堂的《八十自叙》,这是林语堂要用笔将自己完整的一生画上个句号。书中写道:“我以前提过我爱我们坂仔村里的赖柏英。小时候,我们一齐捉鲦鱼,捉螯虾,我记得她蹲在小溪里等着蝴蝶落在她的头发上,然后轻轻的走开,居然不会把蝴蝶惊走。”这里的“提过”,所指的是1963年由美国世界出版公司(The World Publishing)出版了他的自传体小说《赖柏英》(Juniper Loa)。严格来讲,这部小说更多的是流露出对故乡的怀念之情。但故乡的那个外号“小橄榄”的赖柏英在林语堂的一生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美好印象。她柔情似水,纯净无瑕,在情窦初开的岁月里,到处都是恋人甜美的歌声,温暖的阳光,少男少女嬉戏的身影,青梅竹马,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她,勤劳、能干、善良、孝顺、坚忍、敢做敢为……
    林语堂早年的生活圈中确有赖柏英其人。赖柏英的家原先就在离林语堂出生的小屋不到500米的地方。但生活现实中的赖柏英非艺术形象中的赖柏英。林语堂心中的赖柏英,就像坂仔的山和水,那样淳朴、自然,使林语堂无限深情的怀念,终身难忘。然而,林语堂写《赖柏英》时年近70,已有整整50年不曾到过坂仔了,年届80才写《八十自叙》,原本是要做一个美好的回忆,但难逃自然规律的消磨,对儿时的记忆有些朦胧,朦胧得记不住初恋的真名实姓。因为林语堂离开家乡时,赖柏英才一两岁,不可能有和她青梅竹马之恋以及准备带她走出大山之说。
    从时间看,与赖柏英感情的不合理性
    在平和县坂仔镇林语堂文学馆旁,林语堂的出生屋是后来在原址翻建的。赖柏英家的祖屋早就毁了,如今老宅基上的房子易了主人。从查阅族谱到咨询老人得知,赖柏英有兄妹七个,按顺序排列是赖天柱、赖天启、赖桂英、赖天兴、赖天赐(早夭)、赖柏英、赖明月。
    2005年,有林语堂研究者拜访过仍还建在、已满88岁的赖明月老人。她回忆说:“我二姐大我4岁,个子比我高,有近165厘米,脸尖漂亮,身材匀称,比我漂亮多了。”这就是说,此时的赖柏英应该是92岁,也由此可推算出她生于1913年。这与赖柏英的儿子蔡益昌的说法相一致。他说:“母亲死于1967年,当时55岁。”
    林语堂出生于1895年,1912年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1916年毕业。1914年林语堂爱上了上海圣玛丽女校美术系学生陈锦端,从此后与村姑的情感由厦门首富的千金大小姐所替代,一直到后来与廖翠凤结婚,都不曾有那个“已经成长,有点儿偏瘦,所以我们叫她‘橄榄’”的人出现了。
    那么,林语堂书中所写的“我们长大之后,她看见我从上海圣约翰大学返回故乡。我们俩都认为我俩相配非常理想”,那个“理想”的人,肯定不是赖柏英。他们的年龄相差18岁,林语堂进上海上学时,赖柏英尚未出生,就算中途返乡一两次,她也仅仅一两岁而已。林语堂和赖柏英之间要发生恋情,有悖于常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