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阅读指导 >

徐冬梅:阅读可以分级吗?

http://www.newdu.com 2017-10-14 中国教育新闻网 徐冬梅 参加讨论

    分级阅读这个问题,在中国的研究只有几年,但是在国际上却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国外的研究历史很长,理论研究非常深入。在国际上分级阅读研究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拥有成熟、完善、多样的分级标准。其中既有政府资助研发标准,也有社会团体或个人研发的标准,分级阅读的标准和分级阅读的评测在脑科学、儿童认知研究、儿童语言发展、阅读理论、阅读障碍等理论研究方面取得了全面进展的基础之上,在应用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突破。
    不仅在北美,包括在英国、法国、新西兰都有很好的一些阅读推广的体系。应用是非常广泛的,不仅被用在学校的推广,也运用在家庭阅读,图书馆的阅读,以及图书出版当中。
    国际阅读分级体系已经非常完善,那么国内分级阅读的现状是怎么样的呢?中国有两大单位对分级研究技术进行了推广,一个是南方分级阅读,一个是接力分级阅读,一南一北,这两家都是做了大量的研究基础工作,也进行过几次研讨。
    但总体来说,中国大陆的分级阅读,还存在着一些问题。
    首先,这些问题表现在分级阅读的研究过于出版化、商业化,理论研究不足。
    分级标准的制定是一个非常难的工作,它必须要基于对于儿童认知,儿童情感发展,儿童社会认同等各个方面的基础性研究,同时又要对一些非常细节性的,比如说识字量、词汇量、难易程度、篇幅、思考情感深度,表达方式等等进行深入的研究,这样的研究必须要有专家学者的参与,也要有应用者、使用者包括儿童的参与,那么同时分级儿童的标准和评测必然是配套的,阅读评测必然涉及到对于阅读理解的各个层面的研究,比如说获取信息的能力,理解力、欣赏力、批判力迁移跟运用等等。
    第二,除了理论研究不足以外,国内的分级阅读主要在出版领域,运用在营销上,这是不够的。我们把阅读定位在课外阅读是非常不准确的,我们所讲的阅读是儿童阅读,不仅仅是课外阅读。如果我们的课内阅读不能得到重视,不能得到有效的研究,那么孩子们,每周八节课还是在语文课堂里。
    二年级里面有这么一篇课文是《再见了北京》。“北京时间2008年8月24日晚,第29届夏季奥运会即将落下帷幕,在鸟巢上空飘扬了17天的五环旗已经缓缓降下,表演台上几名外国运动员登上飞机旋梯,他们深情望望着奥运圣火,场上仿佛又响起了《我和你》的歌声,来吧,朋友,伸出你的手,我和你,心连心,永远一家人……带着无尽的留恋与不舍,高达8米的圣火渐渐熄灭。”
    这是几年级小朋友读的呢?二年级。
    二年级小朋友的身心发展,情感发展,语言发展到什么程度呢?这样的一个文本是一个木材体的文本,没有任何的营养价值。它的语言和儿童的语言发展是不对应的。
    在课堂里面,在这个阶段,孩子们应该阅读什么样的文本,这个问题比其他问题重要得多,不仅在语文教材,在各种各样的儿童文学读本和语文读本,阅读读本当中,儿童分级阅读的一个阶梯是怎样的。孩子们在什么年龄,应该读什么样的语感文章,学习什么样的文体是非常重要的。
    篇幅是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呢?其实不是,儿童是不是对于那种大而化之概述性的文本就容易接受呢?不是。整体核心建构不仅包括语文教材各种读本,也包括童话书和儿童的文学百科。
    比如原创童话书。如果我们把童话书展开来,老师们可以用分级阅读的理念和想法去读一读,你觉得这本童话书在和多大的孩子说话,有没有对象感,这样一种训练对儿童阅读是非常有益的。整体建构包括应该有完整的年龄段,应该至少包括0—15岁,因为这是阅读当中最关键的时期。儿童阅读最重要的是0—10岁。也包括不同的场域,不仅包括学校,也包括家庭图书馆等等。
    第三,我们的分级阅读的研究从汉语本身出发的构建不足。大家知道,英语分级是非常严密的,这个词汇一级、二级……六级,然后八级词汇。老师们拿过汉语的词汇本吗?
    汉语词汇是否应该分级?当然有,比如说有些词汇可能不应该出现在儿童阅读当中,比如,彷徨,比如我用“自己”的“自”来组词,可以组成一串的词,自己、自我、自觉、自理包括自戕,这样的词汇有阶梯吗?有分级吗?当然有,但是中国还没有这样的研究。从汉语本身的构建不仅仅包括词汇,我们不能单纯用词汇这一点来概括中国语言的特点。我们童话书、儿童文学,尤其是原创的童话书在最初的构建和创作当中,大家都发现,更多是用一些中国文化符号的表达,没有找到儿童的本位,我们做分级阅读的时候,作为童话书的创作,儿童文学的创作,我们如何从汉语本身这个语境去构建,这是我们要面对的问题。
    同时,分级阅读也不应该陷入科学化、技术化的泥淖。现在中国的分级阅读研究,是完全套用西方的一些研究方式。比如某研究小组,对发展性阅读障碍研究:从北京市98名学生中挑选出发展性阅读障碍儿童9名,意味着接近10%比例。有一些机构说,阅读性障碍儿童非常多,我们作为父母,作为老师没有尽到成年人的责任。
    但是,我们不要轻易诊断说这个孩子有阅读障碍。研究小组在进行测试的时候拿出的材料是某小学语文课本,然后他们的测试材料是小狗跟随主人进来,后面有一个无关的高频词,让孩子们来测试,看看正常的儿童和有障碍的儿童有多大的区别。我以为这是不尊重儿童的母语测试。
    亲近母语在研究中对于分级阅读,是怎样思考的?亲近母语在十几年研究的基础之上,将重点聚焦小学阶段,在校园阅读推广中的分级阅读应用。在小学阶段推广分级阅读理论。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将整体构建理论研究和应用研究。这个研究工程是非常浩大的,亲近母语将采用一种开放性的研究机制,和更多的专家、学者、老师和各方面推广人共同努力做这样一件工作。比如说我们将做儿童阅读中的课程分级,我们已经做了十多年相对成熟,可是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研究。
    我去了很多学校看书香校园,比如说阅读开放区,阅读长廊,可是阅读长廊里放的是《孟子》,阅读开放区适合放什么样的书?应该是孩子们课间随时可以翻看的可以很快看完的,更应该是这样的书。
    小学语文教材中阅读文本的分级问题。还有很多问题是很难的,比如说要做分级阅读,其实非常重要的是理论基础的研究。基于中国的文化情境、儿童生活环境出发的儿童分级阅读的一些理论基础研究,分级标准研究,阅读评测研究,还有特别难的——研究最终要应用,要改变现行体制,就是语文教材体系和儿童阅读的融合问题。
    如何进行这样融合性研究,亲近母语在我们这么多的研究基础之上形成了整合性的分级阅读的实施方案,包括以下几个部分和方面。
    第一,我们推出了专业系统的儿童阅读的解决方案,针对校园,针对区域,针对公益的组织实施的区域,我们开发研制了分级阅读的课程包,并且我们全方位的,这个计划是全方位对校园阅读文化生态,包括阅读文化的建构环境打造,阅读活动的全面实施,阅读的整个生态环境这是第一个部分,全面实施阅读课程,完整进校进区和网络的实施计划。
    第二,我们将在原来已经有300个试验学校基础之上,进一步开放亲近母语实验,并且改变以前的状况,我们已经开发完成了一个最基础性的网络实训的课程。亲近母语2014年7月成立了公益部分,和广东春桃基金会形成了战略合作,开发了一个点灯人伙伴计划。
    我们将从这么多年培养的从点灯人中间培养100名公益讲师,然后春桃基金会每年给每个孩子提供由亲近母语研发的课程包,包含6本书。
    然后我们会一对一,一个学校一个学校,一个组对一个组,让公益讲师手把手陪伴乡村老师成长。我们也开发了公益儿童阅读分级课程包,已经跟无锡灵山基金会初步形成了合作意向,用我们的分级课程包送给更多的乡村孩子这样一个项目,同时用网络实训陪伴老师成长。
    在针对家长这一块,家长也是很大的需求,亲近母语今年成立了上海亲阅的阅读机构,我们在6月份发布我们的“小步读书”项目,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移动的互联应用,首批推出1000本童书的分级,每一本书都提供了亲子阅读的建议。同时,亲近母语成立了亲近母语小步学堂,我们将在南京、扬州、苏州开始试点,在社区来做亲近母语的小步学堂,结合全国的全民阅读战略实施进行系统的儿童阅读的分级咨询指导,提供儿童母语学习的全面解决方案。
    我一直抱着这样的信念,儿童阅读连着很远很远的远方,儿童阅读10多年来,所走过的道路,我觉得是在教育领域和在社会重建当中是可能不多见的,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它使我们这个民族,从根本上进行更新,从根本上实现了重生。
    在童话书,在《猜猜我有多爱你》,在《可爱的鼠小弟》的阅读中,在那么多好的儿童文学里,我们在阅读中回到人性,回到真善美,回到真正的自己,回到母语,回到教育的根本。我想,这是我们一起参与了一个重要的进程。我希望和大家一起走在道路上,共同为孩子开创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更可爱的中国。
    (徐冬梅,亲近母语创始人,著名儿童阅读推广人。此文为4月17日徐冬梅在第十一届中国儿童阅读论坛上的致辞。第十一届中国儿童阅读论坛暨2015年度“阅读改变中国”颁奖典礼由中国教育新闻网、南京市栖霞区委宣传部、亲近母语研究院共同主办。本届论坛主题为:儿童阅读可以分级吗?)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