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阅读指导 >

用“越读”优化教育和人生(图)

http://www.newdu.com 2017-10-14 中国教育报 郝明义顾雪林钱理 参加讨论

编者按:
    在“知识改变命运”的时代,最佳的阅读方式是怎样的?在信息爆炸的数字时代,我们是否直面并思考过阅读所面临的必然变革?伴随着“越读者”概念的提出和对功利性阅读的反思,讨论大众尤其是青少年对待阅读的态度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越读者》,郝明义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年2月出版)
    在网络与书籍交互激荡出绵延无限的密林之时,阅读如果局限于既有观念和习惯,我们便如同“原始人”,身处丰饶之中,却逐渐饥饿至死。
    没有父母会要自己的子女在发育成长阶段的6年时间里,只以各种维生素过活,并且以整天要他们参加提供兴奋剂的派对为乐为荣。但是在对待自己子女心智的成长上,却很容易如此。
    ——台湾著名出版人 郝明义
    【冷眼观察】闯出跨领域阅读的新天地
    
    博览 佚名/摄
    ■本报记者 顾雪林
    从有文章开始,人们就喜欢谈论阅读。但是,究竟该如何阅读,历来各家争论不休。
    《五柳先生传》说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三国志·诸葛亮传》谈到诸葛亮读书时说,诸葛亮的3位朋友石广元、徐元直和孟公威“三人务于精熟,而亮独观其大略。”《朱子读书法》谈到朱熹读书时说:“大抵观书,须先熟读”,“继之精思”,“熟读精思”成了朱熹的读书法。我想,这3位如雷贯耳的历史人物,大概都不会傻傻地只用一种方法读书。需要“熟读精思”的书,陶渊明也不会“不求甚解”。该“不求甚解”的书,朱熹也不会非要“熟读精思”,浪费时间。古人这样描写,无非是想说陶渊明放得下、诸葛亮站得高、朱熹想得深罢了。
    上世纪60年代,在我上小学五年级时,学校提倡小学生读报,还把很多同学的读报体会连同报纸一起贴在墙上展览,让我深受教育。我很羡慕那些能写国际新闻读报体会的同学,从此爱上了阅读《参考消息》。上世纪70年代初,母亲下干校,把她订的一份《参考消息》转到我所在的工厂,从此,我拥有了和厂里军代表一样的看《参考消息》的权利。悠悠40年过去了,《参考消息》几乎一天都没有离开过我的案头。21世纪初,我去金三角佤邦地区采访,佤邦办公厅主任在边境线旁的小餐馆审查了我们一行人,我和他足足谈了3个小时关于德钦丹东和德钦巴登顶等缅共领导人的事情,以及我对佤邦的了解。涉及的内容几乎都是我过去从《参考消息》中看到的,信息之完整让这位佤邦办公厅主任大为吃惊,审查竟顺利地通过了,我们一行记者随后如愿采访到了佤邦的鲍有祥司令。这件事让我对泛读或者称跨领域阅读有了新的认识,跨领域阅读的知识也可能一辈子用不上,只是开阔一下思路,也可能突然需要用上,咱们手中有粮,心里不慌!也许,这些跨领域阅读的东西,有一天厚积薄发,会让你突发灵感,搞出什么新发明!因此,我赞成让孩子们从小学起就学会跨领域阅读。
    在今天的网络时代,如果学会科学的网络阅读,人人都有条件成为一个博学者。
    美国投资大师巴菲特的合伙人查尔斯·芒格就是这样一位博学的人,他通过广泛的、跨领域和跨学科的阅读——涉及数学、生物学、化学、物理学、经济学、概率论、进化论、行为心理学等,发现了世界间的联系,即所谓栅格理论。查尔斯·芒格是巴菲特多年的亲密合作伙伴,美国伯克希尔公司的第二号人物,跨领域阅读让查尔斯·芒格发现了几个重要的投资原则:逆向思维,凡事总是反过来想;拥有良好的性格,并保持浓厚的兴趣去提高自己的能力;在自己的“能力圈”中作投资,并不断拓展自己的能力圈;等待好的投资机会出现,一旦出现,倾全力集中投资。因此,喜欢跨领域阅读的查尔斯·芒格与巴菲特堪称当今国际投资界最佳的二人搭档,有了两人的默契合作,才有了美国伯克希尔公司的今天。
    毛泽东也是一位喜欢跨领域阅读的大师。他的读书范围非常广泛,从社会科学到自然科学,从马列主义著作到西方资产阶级著作,从古代的到近代的,从中国的到外国的,包括哲学、经济学、政治、军事、文学、历史、地理、自然科学、技术科学等方面的书籍以及各种杂书。就哲学来说,毛泽东不但读基本原理,也读中外哲学思想史,还读逻辑学、美学和宗教哲学等。从宗教哲学来看,他甚至研究过代表中国几个佛教宗派的经典如《金刚经》、《六祖坛经》和《华严经》,读过西方基督教的《圣经》。
    毛泽东对自然科学知识也涉猎广泛,喜欢读自然科学史和一些专业技术书籍,其中对生命科学、天文学、物理学和土壤学等最有兴趣。毛泽东1964年和几位物理学家的谈话中关于“基本粒子”可分的思想,引起了国际物理学界的关注。1977年在夏威夷召开的第七届国际粒子物理学讨论会上,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格拉肖郑重提议说:“我提议把构成物质的所有这些假设的组成部分命名为‘毛粒子’(Maons),以纪念已故的毛主席,因为他一贯主张自然界有更深的统一。”
    毛泽东一生酷爱读书和藏书,他大概是中国拥有私人藏书最多的人之一。如果毛泽东生活在网络时代,他可以上网阅读那浩如烟海的书籍和信息,那将是这位令人尊敬的读书人多大的欣慰啊!可惜,毛泽东没有生活在网络时代,他无法想象也无法预言网络时代,在他去世后的30多年里,中国人拥有了网络世界,中国拥有了4.2亿网民,中国每一个网民都可以从网络上阅读比毛泽东的私人藏书多无数倍的网络书籍,至少理论上是这样。毛泽东曾经梦想大办图书馆,让中国的老百姓都成为博览群书的人。如今,互联网和网络阅读实现了毛泽东希望人人都博览群书的理想。
    网络,让我们重新认识阅读,但网络阅读绝不是书本阅读的简单重复,网络阅读从阅读条件、阅读方式、阅读效率、阅读方法和阅读享受等方面,都将革命性地超越书本阅读。这一点,随着新技术的不断发展,还将越来越明显。可以说,在网络时代,网络阅读将帮我们闯出跨领域阅读和博览群书的新天地。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