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读书生活 >

冬夜说书人

http://www.newdu.com 2017-10-14 人民日报 徐鲁 参加讨论

    老一辈的说书人,都渐渐老去了。新一代的说书人,还会有吗?即便还有,又将说给谁听呢?
    老一辈的听书人,也渐渐地老去了。新一代的听书人,又在哪里呢?我甚至觉得,像我这个年龄的人,也许是故乡最后一茬在冬夜里听过说书、也喜欢听说书的乡村孩子了。
    现在,连我们这一茬人也都快要老去了。
    故乡哪,年年都在变化,变得我早已辨认不出她的模样了。就算我有无限的乡愁,又能在哪里安托它们呢!
    我怀念,小时候在故乡山村漫长的冬夜里,那些走村串巷的说书人带给我们的温暖、欢乐和梦想,带给小山村和乡亲们的人情怡怡的祥和气氛。
    那时候,一进入腊月的门儿,所有的农活儿都忙活完了,村里的大人和小孩就开始盼望着,说书人快要来了。
    那时候我还时常攀爬到村口的那棵老枣树上去瞭望。
    “说书人来了!说书人来了!”
    没过几天,果然就等来了盼望已久的说书人。小孩子们会飞奔着把这个好消息瞬间传遍全村。
    不一会儿,就看见从村外的小石桥那边,缓缓走来了一队奇怪的人儿: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一只手用一根竹竿探着路面,另一只手里的竹竿,牵引着后面那个人,后面的人牵引着更后面的人,他们一个跟着一个,排成了一个小队……
    没有错,一看他们背着的三弦琴、牛皮鼓,还有鼓板、鼓架和铺盖,就知道,他们正是我们盼望了很久的说书人。
    排在队伍最后面的那个少年,是一个年龄最小的说书人,乡亲们都叫他“瞎子小光”,他是我童年时代的好朋友。这些说书人全都是盲人。没有谁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学会说书的,又是怎样互相认识的,然后组合在一起,走村串巷给大家说书。
    一到冬天,人闲地歇,大雪封山的时候,说书人就会准时来到我们村里。说书人是最受乡亲们欢迎的人。
    说书人一来,就在村头的一位孤身老人满大爷家住下了。满大爷的小屋里是那么温暖,因为炕洞里整个冬天都生着牛粪火。漫长的冬夜里,热热的土炕上,大人和小孩都喜欢挤在一起,听这些盲人说书。
    鼓板一响,说书开始了。
    鼓板声和笑声不断地飞出满大爷的小屋,整个小村都沉浸在快乐的气氛里。孩子们都咧着缺了门牙的嘴巴,开心大笑着。乡亲们一张张写满艰辛和沧桑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陶醉的笑容,有时候听到后半夜了还不愿意离开。
    小光的年龄和我一样大,当时也就十来岁吧。每次到来,他都穿得干干净净的,从崭新的夹袄里面露出了雪白的衣领,刚刚修剪的小分头,梳理得整整齐齐。
    “小光,你什么也看不见,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得这么干净、整齐呢?”中间休息的时候,我问小光说。
    小光一边整理着衣领,一边回答说:“我看不见,可是你们看得见,乡亲们都看得见呀!”
    他整理衣领的时候,好像面前对着一面明亮的镜子一样。
    后来我慢慢观察到,每一位说书人,都是穿戴得那么干净和整洁,每一颗扣子都扣得整整齐齐的,每个人的衣领都洗得干干净净的。
    父亲告诉我说,他们虽然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是他们每一天都过得清清白白,他们是一些有尊严的人!
    那时候我最喜欢小光和他的师父说《烈火金钢》里“大刀英雄史更新”那一段。说这段的时候,小光给他的师父拉着胡琴。
    还有《说岳》里的“朱仙镇交战”那一段。说这段的时候,小光又坐下来打起了鼓板,还不时地参与一些角色的道白。
    师父说:“啊呀呀,岳云哪,要当心背后,快使动银锤吧!”小光答:“呔!小将岳云来也!”师父接着说:“说时迟那时快,但只见岳云银锤摆动,严成方金锤使开,何元庆铁锤飞舞,狄雷双锤并举,一起一落,金光闪闪,寒气逼人!八锤大闹朱仙镇,顷刻间,杀得那金兵尸如山积,血若川流,不一会儿工夫,就看见金兀术落下马来,抱头鼠窜……”
    这时候,只听见小光的鼓板打得又急又狠,再怎么想打瞌睡的小孩,也提起了精神。
    “小光,你教我学说书好不好?”
    我打心眼里羡慕小光,我也很想做一个说书人。
    “不行啊,你要上学念书的。”
    “那你教我打几下鼓板好不好?”
    小光笑着把我推到了那架小鼓面前。我一只手捏着鼓棒,一只手拿着鼓板,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学着小光的样子,就像一个真正的小盲人那样煞有其事。这个时候,在我的心目中,好像失明也是一种“本事”。我听见了自己敲出的响亮的鼓板声……
    “小光,我不想上学念书了,我每天走在前面,用竹竿给你们引路好不好?”
    “你傻呀!能识字念书,能看得见花呀草呀,天上的星星,身边的人,多好哪!”小光对我的想法很是不屑。
    说书人在我们村住了半个多月后,又开始收拾铺盖,要离开这里去邻村了。
    “小光,你们什么时候再来呢?”
    “明年冬天!只有冬天才是农闲的时候嘛!”
    “那春天和秋天,你们在哪里呢?”
    “春天和秋天,我和师父们也要各自回家干农活儿呢!”
    “什么?你们什么也看不见,还会干农活儿?”
    我惊奇地睁大了眼睛。那一瞬间,我觉得,小光和他的师父们,真的是一些了不起的人!
    说书人靠着小小的竹竿牵引着,一个跟着一个,排成一个小队,背着他们的三弦琴、牛皮鼓和简单的铺盖,缓缓地走远了。
    “小光,你记着,明年冬天一定再来哦!我们等着你!”我爬到村口的老枣树上大声喊道。大人和小孩,依依不舍地把他们送过了小石桥。
    他们是冬夜里的说书人,是给我的童年带来过温暖和梦想的人。直到今天,我还记着父亲对我说过的话:他们虽然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是他们每一天都过得清清白白,他们是一些有尊严的人!
    残疾的只是他们的眼睛,他们的心灵和生命却是完整和高贵的。他们精湛的手艺和敬业精神,也使我更加真切地理解了同样是一位盲人的海伦·凯勒说过的一段话:“人们经常发现,那些生活在黑暗和阴影里的人,对他们所从事的每一项事业,无不感到甜蜜。然而,我们大多数人却把生命看得太平淡了。”
    现在,说书这门手艺,在中国的大部分乡村里都已经失传了吧?我们这代人也早已长大,不再是小孩子了。我童年时的朋友“瞎子小光”,当然也早已长大了。
    小光,你现在在哪里呢?
    你还在冬夜的山村里给乡亲们说书吗?(徐鲁)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