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作品评论 >

探索经济的长期增长

http://www.newdu.com 2017-10-12 未知 方茜 参加讨论

    探索经济的长期增长
    ——解析西蒙·库兹涅茨《各国的经济增长》

西蒙·库兹涅茨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197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1901年库兹涅茨出生于俄国一个商人家庭,22岁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经济,仅用4年便在该校修完了本科、硕士和博士课程,获得博士学位。库兹涅茨是非常活跃的学者,他在担任国家经济研究局研究员的同时,也在大学和政府任职,担任过宾夕法尼亚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学和经济学教授,美国经济学会和美国统计学会会长,以及多国政府顾问。1960年库兹涅茨到哈佛任教,直至1971年退休。
    库兹涅茨一生学术成果丰厚,发表了200多篇论文,完成了31本著作,成果主要分布在经济周期、国民经济核算和经济增长三大领域。“库兹涅茨曲线”为国人熟知,但其成就不止于此,还有两大贡献:第一,他定义了国民收入及其组成部分,建构了国民收入核算体系,被誉为美国GNP之父。这一贡献为凯恩斯主义提供了经验数据的“血肉”,也为政府干预经济奠定了基础,成为凯恩斯主义实施的前提。其二,库兹涅茨对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进行了系统研究。他擅长史料收集,把经济增长分析与国民收入分析进行融合,考察发达国家的经济进程,探索影响经济增长的长期因素。在实证分析的基础上开展经济增长理论的研究,是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库兹涅茨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主要原因。
    《各国的经济增长》出版于1971年,是在库兹涅茨发表的一系列专论基础上形成的,是反映库兹涅茨经济增长理论的代表作。全书共有七章内容,从经济增长率水平和变化、生产率增长与非常规费用、总产值和劳动力的部门份额等角度,对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数量特征进行了分析。该书中,库兹涅茨对美国和欧洲主要国家的分析,时间跨度长达一个多世纪,内容涵盖经济总量、增长率、生产率和经济结构等。翔实的数据资料、启发性的分析结论,以及深入浅出的理论剖析,在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同时,带来思想冲击。在笔者看来,至少有五点值得分享。
    第一,促进经济增长应关注长期因素。凯恩斯曾说:长期来看,我们都会死的。与关注短期因素、需求侧因素为特征的凯恩斯主义不同,库兹涅茨认为,“当前的机会和存在的问题是由那些发展缓慢的经济条件和经济关系造成的”,他关注生产率、生产要素等影响经济发展的长期要素。从这个角度来看,库兹涅茨的观点与当下中国的供给侧改革一脉相承,更为关注由技术进步、管理水平、劳动力素质、要素使用效率等因素的改进、革新带来的增长。
    第二,经济长期有力的扩张依靠技术革新的积累,可用先导部门的发展来解释。库兹涅茨认为,技术革新的高速度和高扩散是经济增长的主因。技术革新首先在个别或少数行业中出现,然后从某一生产分支逐步移至另一生产分支。如在工业部门是与电子学、原子能和空间探索相联系的行业,在服务部门中则是与保健、教育和文娱相联系的行业。美国二十世纪经济大萧条以前的数据也支持库兹涅茨的观点,如铁路的修建、钢铁工业的增长、石油和电力时代的来临以及汽车工业的崛起。
    第三,重视人口因素对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库兹涅茨认为,当经济增长把人们的生活质量维持在较高水平时,人口增长的加速是必然的。而医疗设施的改善,人口寿命的延长以及“提高产量的有用知识积累的增加”在加速人口增长、大量迁徙和就业转换的同时,又对经济增长起到了积极作用。技术变革使得大规模生产和经济成为可能,“一个大规模的工厂含有一个稠密的人口社会的意思,也意味着劳动人口、总人口向城市转移”,由此带来更大的经济投入。库兹涅茨对人口增长持有乐观的态度,与马尔萨斯眼里经济学是“沉闷的科学”截然不同。
    第四,库兹涅茨始终强调经济增长与结构的关系。他强调经济的高增长率与生产结构的高变换相联系。生产结构的改变对新的需求的发生与扩大起着巨大的作用,而新的需求的扩大又以种种方式对新的技术革新施加压力,从而形成高速的全面增长。他认为经济增长与消费结构是相互联系的。经济增长率越高,消费者需求结构的改变越大。经济增长使得人们的消费从人均产值较低水平上的“必需品”向人均产值较高水平上的“高档”商品和“奢侈品”转移,而带来经济增长的新产品的技术革新也会改变生活条件,造成新的需求压力。
    第五,起点和增速制约欠发达国家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一个国家之所以未能成功地达到使其进入发达国家行列所要求的人均产值(和有关结构),很可能是由于其最初的人均产值太低”,或者是因为其人均产值增长率很低,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就这一点来看,中国虽保持了30余年的高速增长,但因进入现代经济增长的起点较低,成为发达国家尚需时日。
    库兹涅茨是经济学家中少见的不走前人路的学者。他很少去批评传统经济理论的不妥之处,也不关心调查研究中的“传统结构”,专心致力于建立新的基础。在他是否算得上是理论经济学家这个问题上,一直都有争论。一些学者更愿意将他称为“技术统计学家”和“史料搜集者”。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库兹涅茨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对这些质疑之声的有力回击。
    当下,中国面临短期增长因素效力减弱、经济结构调整压力增大、供给侧改革触点待定等一系列问题。库兹涅茨的《各国的经济增长》或许能借给我们一双慧眼,帮助我们在繁杂的经济社会大系统中寻找正解。(本文作者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