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作品评论 >

《签名书的秘密》,你或许不曾读懂

http://www.newdu.com 2017-10-12 未知 余雷 参加讨论
“阳光姐姐”伍美珍 “古怪地球班”系列·《签名书的秘密》 伍美珍 著 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2016年6月 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说:“只有那些不曾忘记自己曾经也是个孩子的人,才

    
    “阳光姐姐”伍美珍
    
    “古怪地球班”系列·《签名书的秘密》 伍美珍 著 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2016年6月
    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说:“只有那些不曾忘记自己曾经也是个孩子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教师。”这句话对儿童文学作家也一样适用——只有不曾忘记自己曾经也是个孩子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儿童文学作家。“阳光姐姐”伍美珍就是一个没有忘记童年的作家,她在自己很多作品中呈现出来的儿童形象都有着快乐、自由、诗意的童年。在这些看似单纯、稚气、淘气的形象中体现出的,是一个作家尊重儿童权利的姿态和情感。
    “阳光姐姐”伍美珍新作“古怪地球班”系列的背景是一所非典型的乡镇小学,这所学校有着一般乡镇小学小小的校园,互为邻里的同学,但却没有我们阅读经验中乡镇学校严厉的校长,具有长者风范为儿童成长指点迷津的老教师,或是邻家大姐姐般温柔体贴的乡村女教师。这里生活着一群精力充沛、自主意识强烈、渴望了解世界的孩子,因为网络的普及,他们和城市孩子一样熟悉社会热点和娱乐偶像,了解外部世界正在发生的一切,他们渴望早日拥有成长的力量,期望获得更多的关注和爱护。
    作家在塑造这些人物形象时,无论是缺乏自信的留守儿童张俊杰、调皮捣蛋的胡一苇、勤快懂事的杨青青,还是家庭幸福的廖琪瑶,身上都体现着现代儿童的自主意识,体现出作家对儿童权利的尊重。这种尊重并非是标签式的张贴,也不是口号式的呐喊,而是从故事的发展逻辑和人物的语言行动中体现出来的。具体表现为作家对儿童心理需要的尊重;对儿童的天性、人格、需要甚至无知的尊重;对儿童游戏权利的尊重等。
    首先,作家尊重儿童的心理需要。中国的传统教育观念缺乏对儿童心理需要的尊重,成人常常居高临下地以自己的理解对儿童的生活进行事无巨细地安排。这样的安排看似对儿童的成长有益,但并未满足儿童对被爱、安全感和价值感的需要。这种成长方式在杜威看来是“为了成人生活的造诣,而不管儿童的能力与需要,是一种自杀的政策。”
    在《签名书的秘密》这个故事里,每个孩子都有着不同的困惑和烦恼。父母外出打工,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的张俊杰看似成长自由,但却因此常常感到孤独无助;杨青青虽然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但重男轻女,只顾挣钱的父亲让她苦恼不已;“病毒军团”中的“非典”夹在离婚父母中间,小小年纪就成了一个欺负别人的校园霸王;廖琪瑶虽然有一个完美的爸爸,但她在和王雯静一起做侦探的过程中也没有依靠爸爸的智慧,而是和小伙伴们一起独立完成了对事件真相的发现。
    虽然这些孩子的生活经历和生活背景不一样,但他们都有着共同的愿望:希望能够主宰自己的生活,希望能够被更多的人接纳,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鼓励与认可。在塑造这些儿童形象时,作家没有高高在上地对他们的成长作出指导和评判,而是客观地表现了他们在现实世界中的困惑与焦虑。书中的张俊杰无法摆脱对父母要离婚的焦虑,痛苦于校园“病毒军团”的欺凌,还因成绩落后、个人卫生不好、缺乏诚信被同学们嫌弃。作家在描写这个人物时,并没有在故事中刻意设计愿意帮助和宽容他的同学,也没有让他知道自己的缺点后幡然悔悟变成一个完美的孩子,而是让他在事件的发展过程中始终表现出自己真实的面貌。
    其次,作家尊重儿童的天性、人格、需要甚至无知。真正尊重儿童生命权利的作品,是将儿童看作一个完整独特、多元发展的生命个体,这个个体有着自己独特的成长规律和运行逻辑,有着独特的感知世界的思维方式,有着自己的精神渴望和自由追求。这些作品可以让儿童在阅读中释放自己的天性,缓解自己经历的疼痛,在别人的故事中得到启发与鼓励,建立和完善自己的人格和知识体系。
    《签名书的秘密》中几个人物形象性格各异,但他们都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张俊杰在遭遇了种种他无法应对的情况后,愤怒地说:“在这里,谁都不信任我!我以后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廖琪瑶执着地追查张俊杰手里作家签名书的来源,勇敢地带领同伴和“病毒军团”决战。
    书中最能体现儿童稚拙的一个情节是“留遗嘱”,即将面对“病毒军团”的三个人想到了各种可怕的后果,于是他们留下了遗嘱:张俊杰希望妈妈快回家,廖琪瑶让杨青青照顾好大狗黄嘟嘟和小猫黄小乖,王雯静希望妈妈保重身体不要太累。儿童世界的单纯和善良在这个细节中得到了较好的表现,体现出了作家对儿童天性的理解和尊重。
    再其次,作家尊重儿童游戏的权利。中国传统文化认为“业精于勤荒于嬉”,对儿童游戏一直持反对态度。然而游戏对于儿童而言,不仅只是释放过剩的精力,还是他们了解世界的方式,甚至还有着让儿童进行人生预演的功能。
    在《签名书的秘密》中,作家详细描写了多个校园游戏。这些游戏有背着人奔跑厮打的“背人大战”,有模仿电视娱乐节目的“撕名牌”,有在“撕名牌”基础上延伸出来的水枪游戏等。虽然每个游戏最后都在混乱中收场,甚至被老师责罚,但孩子们在这些游戏中充分释放了自己,在老师的批评中懂得了行事的规则。作家在描写这些游戏的时候,并没有强调游戏对于儿童生活的意义,而是带着些许欣赏的眼光尽量让读者了解游戏的场景,了解游戏参与者在游戏活动中的表现,让读者更加真实地认识儿童的现实生活,感叹儿童生命力的旺盛。
    正如朱自强教授在其所著的《儿童文学的本质》所说的那样:“对这些不知疲倦的孩子们的旺盛非凡的生命力,人们只能表示惊叹。他们从早到晚四处奔跑喊叫,一会儿打架,一会儿和好,跳跃着跑向远方。他们夜晚的睡眠,只是为了第二天和太阳一道起床,然后又重做与昨日相同的事情。他们的弱小、未成熟的肉体,本来就是走向未来的成熟的不可抑制的希望。”
    与“阳光姐姐”伍美珍以往的校园小说相比,《签名书的秘密》还具有一些新的侦探元素。书中符合儿童逻辑的推理分析、适合儿童理解能力的探案方式,让签名书事件的侦破过程在吸引读者的同时,也教会他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为自己的承诺负责,充分体会到社会规则与自己的关系。
    真正意义上对于儿童权利的尊重并不是对儿童一味的顺从与满足,而是对他们的无知与失败、天性与需要、泪水和汗水给予同样的重视与接纳。让他们能在一个更加善意和安全的环境中遵循成长的规律慢慢长大,在一个更加辽阔而宽广的空间中释放自己的愿望和理想。 (作者余雷,系昆明学院教授)
    《中国教育报》2016年9月26日第11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国学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