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作品评论 >

读王明韵新书《我的妥协之旅》

http://www.newdu.com 2017-10-12 未知 韩小蕙 参加讨论

    “我放生10尾红鲤……”——读王明韵新书《我的妥协之旅》
    人生的一大弱智表现,是会被楔入某些莫名其妙的错觉。
    还不了解王明韵内心的时候,在我眼里,这位已届“知天命之年”的诗人,似乎永远是一个快乐的大男孩。看着他白皙得像女人一样的皮肤,那贾宝玉般精致的脸庞,那冲口而来的玩笑和对某些官员的狂放无忌的狠话,我甚至会感觉他像某府上从小被娇宠的一位少爷。不过,这位“少爷”内心纯净,灵魂透明;尤其必须点“赞”的,是他对诗歌是真爱而认真追求的,对诗人同道们是无功利赤诚相待的;他主编的《诗歌月刊》是当前中国众诗刊的皇冠明珠;他主办的一次次诗歌活动,每次都是口碑很好的名家莅临、人格纯正的群贤捧场,含金量99%,品质高大上,这是我乐于跟他交往的基础。
    最近读了王明韵的新书《我的妥协之旅》,竟像被天雷击中了!一忽儿热泪刷刷刷,一忽儿擂拳如击鼓,一忽儿又静穆无言……合上书本之际,才发现我头脑中的电脑程序已全部被格式化更新,明韵在我眼前,已巍然耸立为一个新人。
    何以故?原来,这位“大少爷”乃是从皖北大地上一间贫穷简陋的农舍中走出来的苦孩子。他从8岁上就因一次失败的手术而变成了重病患者——直到如今,直到当下的此时此刻,他终日被耳朵里疯狂的尖叫所残害,40多年来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没吃过一顿安生饭。为此,他求医问药曾不惜一切危难困苦,刀山上赤脚走过,火海里裸体焚过,屡拜名医,遍求菩萨,吃过海量、巨量、天量的形形色色、奇奇怪怪、匪夷所思的“药”,忍受过各种酷刑一样的治疗,然而终无效!为此,他上不成学,与高考无缘,不能走常人的人生路,过不上普通人的平凡日子。为此,他只能在前无古人的时间里,在后无来者的空间里,在莽莽苍苍的天庭中,在荆棘丛生的大地上,摸索着蹀躞着踽踽独行,冲决出一条只属于他自己的道路,行行重行行啊……
    屡次的,他想过自杀,一了百了!这完全可以理解,既然生活的花蕾似乎永远都不会向他绽放了,与其绝望,不如绝情!
    幸亏,是诗歌大神救了他。
    多少个耳鼓如雷的白天,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点化了他;多少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是“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温暖了他;多少个创作苦闷期、办刊经济困顿期和屡屡被人为刁难的苦熬中,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引领了他……更可贵的是,王明韵不仅战胜了自己,出版了10多部诗集散文集随笔集并被译为英、法、俄、韩、日等多国文字,成为全国闻名的诗人;他还以诗歌月刊社为平台,为中国当代诗歌的整体提升和发展,作出了一首诗一首诗的积累,和推出一位新诗人又一位新诗人的切切实实的努力。从而,一个“残疾”的农家小男孩,茧蛹化蝶般地变身为中国诗坛的“领袖”之一……
    说来也真是鬼魅得屡屡失真,不知为什么,诗歌总爱高高举起无情的霸主鞭,一下又一下重击我们的心——海子自杀了!顾城自杀了!陈超自杀了!刘希全突然走了!雷抒雁突然走了!韩作荣突然走了!李小雨突然走了!汪国真突然走了……难道诗人们命定地就是承受苦难的一群?就是日复一日推着永远下坠巨石的西西弗斯?就是用心灵歌唱世界同时又用躯体度一切苦厄的佛陀?一念及此,就连我这个诗坛之外的人,也常常喘不过气来,觉得自己跌跌撞撞在怪树乱藤飞舞的原始大森林里,找不到路,害怕极了。乌云滚滚逼来,炸雷在头顶上嚣叫,闪电一下子又一下子狠劈着双肩。身前脚后,蛰伏着毒蛇/鳄鱼/豺狼/虎豹/熊罴的嗜血的冲动……
    然而在明韵的“个性诗典”里,却似乎没有这些魑魅魍魉。像“暗夜”、“黑洞”、“阴鸷”、“忧郁”、“鬼魂”、“地狱”等等负面的词汇,只有在批判声讨妖魔鬼怪的时刻,才会出现在他的笔端。苦难欺凌诗人,苦难亦磨砺诗人,苦难更慈悲诗人铸就诗人,饱尝了苦难的汁液,那些心底里盛有最圣洁情感的大圣者大诗人,会捧着他们一颗化善的心,将苦难过滤为满山满岭的山花,将苦难兑换成大江大河的雪浪,将苦难缔结为夏满芒夏的麦穗,将苦难锤炼为蹉跎人生的笑靥,将苦难冲决为一泻千里的云起云飞!好兄弟王明韵将一己的苦难“哼呦—嘿呦—呼嗬嗬嗬”夯进地基,他曾以自己一年全部收入的10万元血汗钱,为玉树红旗学校捐建了一座图书馆;曾在汶川大地震墙倒屋塌之际,于第一时间里去灾区救援……
    我特别记住了明韵的这句话:“我本是一个生性乐观的人,心里老想着唱啊,跳啊,高兴啊……”是呀,赤子王明韵是一只万分热爱生活的布谷鸟。他的一年四季都是春天。他南方北方快乐地飞翔。他一声声告诉世界和善良的人们:
    “我放生10尾红鲤,
    我看见10万亩红鲤在水面跃动。”(摘自《我的妥协之旅》)(作者为本报领衔编辑,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
    《我的妥协之旅》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