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作品评论 >

暗黑与唯美:人体解剖图的艺术史

http://www.newdu.com 2017-10-11 新京报书评周刊 newdu 参加讨论

    你知道吗?人类的第一张解剖图是这样的:
    
    雅克·戴帕,1500年
    大手大脚的骷髅君是不是萌萌哒?
    现在,在街边随便一个小诊所,甚至是你热衷中医的外婆的房间里,你都能找到一张人体解剖图——图中的小箭头一边指向那个男人的每块肌肉或每个脏器,一边指向一个具体的名词,比如肱二头肌或小肠。可是你知道吗?在16世纪以前,解剖学的著作里根本没有插图!
    这幅最古老的人体骨骼图诞生于1500年,由雅克·戴帕绘制。请别嘲笑雅克,在16世纪之前,解剖学著作只有文字,他可是第一个以图画形式表现独立人体的人呢。
    你可能没意识到:你知道的东西挺多的,相比古人来说。
    你知道是心脏的节律性搏动推动着你身体中的血液流动,而古代人认为是生命精神在推动着血液向前走。
    你知道天花、狂犬病和麻风病由病毒或细菌引起,而9世纪到14世纪的阿拉伯医生深信这些疾病的源头是腐败的空气或变质的食物。
    你知道忧郁症是一种常见的心境障碍,病人需要接受心理或药物治疗,而9世纪的占星家阿布·马夏尔觉得忧郁症是“主宰一切自我破坏以及一切黑暗”的土星搞的鬼。
    这些如今我们以为理所当然的人体知识(有些甚至被你成为“常识”),开卷即可知,中学教科书甚至是儿童绘本上面写得清楚明白、一目了然,但实际上,它们走过了漫长的历史道路方才抵达我们面前。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人体解剖图一路发展而来的历史吧。
    到1529年,有人用透视法绘制了一幅解剖插图,还利用巧妙的线影画法营造了一些立体效果。
    
    洛朗·弗朗斯,1529年
    后来,文艺复兴时期,解剖图的风格就与中世纪截然不同啦。文艺复兴以来,艺术家对人体的表现形式越来越多,打破了之前的僵化笔法。你们所熟悉的达·芬奇就是一个神奇的象征。据说,他与解剖学家托尔一起趁着夜色解剖过近30具男尸和女尸!
    之前的解剖图大都依靠描述来绘制,到了达·芬奇这里,实践出真知,他不仅绘出了手臂和胸廓的肌肉线条,还画出了静脉血管的样子。只可惜,达·芬奇的解剖图手稿直到其逝世后才为世人所知。
    
    达·芬奇,约1509-1510年
    16世纪是解剖图的伟大世纪,这时的插图越来越准确恰当。维萨尔1543年出版的《人体结构》是一个真正的转折点,他的解剖图成为了接下来两个世纪的模板。人体可见的组成部分和器官、肌肉、骨骼有史以来第一次被人以如此详细的方式画了下来。
    
    安德烈·维萨尔,1543年
    人体解剖图搭配着意大利式的景色或建筑图,科学世界和美学世界在维萨尔这里变得亲密无间——这一张图是不是比楼下小诊所墙上贴的那张好看呀?
    
    安德烈·维萨尔,1543年
    约阿拿·利姆林虽然没为解剖图带来什么新东西,画风也算独树一帜:他用布条把图中女性被打开的胸腔、腹腔捆了起来,画面被各种人体器官填得满满当当,像某种黑暗系的当代艺术作品。
    
    约阿拿·利姆林,1660年
    要说画得美,还数荷兰画家热拉尔·德·莱累斯,他通过解剖学衬托出了人体完美的线条,巴黎大学医学和牙科学联合图书馆保存了他创作的106幅渲染插图。
    
    热拉尔·德·莱累斯,17世纪
    18世纪,人们的解剖学知识大大增加。这一时期的解剖图大师之一就是莱累斯的学生温德拉,他的画作不仅在科学上非常精准,还具有神奇大胆的想象,艺术造诣也很高,完全可以跟上面说到的维萨尔媲美。
    比如下面这幅以犀牛吃草、骷髅舞蹈的图:
    
    温德拉,1747年
    蒙特利埃美术学院院长雅克·加姆林的解剖图也是炫酷,当时的艺术家评价他的作品“动感十足,体态自然,不是寻常手法可比”,书评君看得汗毛直立脊背发凉,这好像《权力的游戏》里“小剥皮”拉姆斯·波顿的作品嗷。
    
    雅克·加姆林,1779年
    后来,油画般的人体解剖图出现了。下面这幅图被称作“解剖学天使”,图中是一个优美的女性侧身像,她背部的肌肉像翅膀一般张开,露出纹理。真的好美噢。
    
    高梯埃·达高蒂,1746年
    以上就是解剖图的小史啦。
    
    《生命的三个年龄》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1905年
    现代医学一路走来,并不平顺,这是一条人体自身不断被认识的道路,也是一条人类生命收获更多尊重的道路。
    走在这条路上的医生或科学家,有些经历了与哥白尼和伽利略相似的凶险历程,他们被教会视为异端,被贵族视为巫师,只有旺盛的好奇心、执着的冒险精神与治病救人的迫切愿望支持着他们。如今,站在无数巨人的肩膀之上,我们对人体和病理过程的探索已到达分子层次,然而,这一探索还远未结束……
    
    作者:[法]阿克塞尔·凯恩 等
    商务印书馆
    2015年4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