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综述 >

或许远离文学奖才是他的荣光

http://www.newdu.com 2017-10-10 信息时报 代珂 参加讨论

    
    《金色梦乡》
    (日)伊坂幸太郎 著
    代珂 译
    南海出版公司 2016年11月

     
    域外
    “人类有多不成熟、这个世界有多艰辛,不用说也知道。如果读者读了《金色梦乡》会感到‘虽然艰难,但明天也要努力’,我就满足了。”——伊坂幸太郎
    一直以来,读者们都愿意将伊坂的作品归为推理小说去阅读,伊坂幸太郎自身也曾一再主张,他的创作动机始终是奔着“推理”而去。他崇拜岛田庄司,后者的一句“我相信日本列岛的某处一定潜藏着未被发现的才华”,让他满怀热忱地走上推理小说的创作之路。《奥杜邦的祈祷》作为新人出道之作,创意新颖、才华横溢,令他迅速立足文坛,读者和奖项的获得都水到渠成。之后的《重力小丑》《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等作品频繁出现于各种奖项评选,让伊坂式文学得以确立。
    虽然屡获各种推理文学奖项青睐,但文坛对于伊坂文学的关注,主要还是放在了其题材或形式的新颖以及出众的写作才华上,“推理”似乎并未成为他的重要标签之一。《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获得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时,评委之一的北方谦三就曾评论这部作品构思精巧、技术新锐,但并不像推理小说,倒是青春文学的气息更为浓厚。形式构造新颖、写作技巧独特、知性气息洋溢—伊坂初期的作品常常给人这样的印象。几部入围直木奖的作品都获得这些方面的肯定,当然也有“偏年轻”“过度炫技”“过于另类”之类的评价,但并不影响评论家们对这位叫作伊坂幸太郎的新人作家寄予期冀。
    直木奖和芥川奖的设置时间大致相同,最初目的是肯定和奖励新晋或已有一些作品但仍未成名的作家,不同之处在于前者面向大众文学而后者则是纯文学,两者在各自领域的地位相当之高。实际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直木奖的获奖作者正在“高龄化”,其“发掘新锐作家”的初衷早已不复存在,转而演变成对已成名作家的一种加冕。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伊坂幸太郎的《重力小丑》、《孩子们》、《杀手界》、《死神的精确度》、《沙漠》仍数度入围该奖项的最终评审,其实力可见一斑。可惜正因为过于前卫的设定以及独特的写作风格和技巧,这些作品最终并未能获奖,因为直木奖所注重的是文学中的大众性,所谓大众文学,其定位类似通俗文学,即面向大众、更为重视普遍性和商业性的文学。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因为伊坂似乎一直想写推理小说,并且他的推理小说很受大众认可,否则不可能数次入围直木奖,可在评委们的眼中,他的作品却过于新颖或者说过于另类,并不适合登上大众文学的顶峰。更有意思的是,在回顾众多评委对伊坂作品的评价时,我发现固定评委之一的五木宽之在伊坂凭借《重力小丑》第一次入围直木奖时就道明了这一点:“我个人难以接受此类作品,然而对于作者独特的才华却不得不刮目相看。对于伊坂来说,或许远离直木奖才是他的荣光。”
    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只是想告诉各位:伊坂幸太郎的文学是独特的。他写推理,可推理并非主题而只是一种形式;他写给每一个人看,可他的作品里却带着无法融入大众主流的基因。他所呈现的是一种远离纯文学但又并不循规蹈矩的,有如一匹还在成长、还未被驯服、还对某种信念抱有热血的小马般的文学。代珂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