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学:厚重而多元_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综述 >

河南文学:厚重而多元

http://www.newdu.com 2018-08-09 人民日报海外版 何弘 参加讨论

    
    中原作家群是一个以中原文化为背景的庞大创作群体,既包括坚守在本土的河南作家,也包括寓居外地的河南籍作家。新时期以来,论活跃作家的数量、创作成就以及实力和影响,地域性创作群体能与之匹敌的不多。
    从宋金对峙开始,中原屡屡成为农业民族与游牧民族争夺政权的主要战场,加上黄河的屡次泛滥改道,苦难成为中原人最基本的人生体验。长期的苦难体验,长期的不屈抗争,使河南人形成了直面苦难、坚忍不拔的生存态度,同时又不可避免地形成了机智以及狡黠投机的性格。这使得河南人面对苦难时既有勇于正视、顽强不屈的一面,又有善于变通以求生生不息的一面。于是我们就看到了河南人特有幽默和坚韧,他们敢于自嘲,甚至敢于自黑。而这样一种能够直面苦难、笑对苦难、敢于自嘲的河南人,往往在土气的外表和略带自卑的心态下,有着一种内在的大气和厚重。河南人的这种性格表现在作家的创作中,就是形成了关注现实、尊重历史、注重对价值和意义追求的基调,在题材上则以对苦难的抗争和对造成这种苦难的中原文化的反思为基本内容,在表现上则以厚重而风格多样为基本特点。这样的创作特征从中国新文学发端起一直延续到整个新时期。
    关注现实的优秀传统
    进入新时代,中原作家群继承保持关注现实的优秀传统,在题材和表达上大胆开拓,改变了之前以乡土题材和历史题材创作为主的状况,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不断开拓题材领域,表达也更加多样化,开创了新时代繁荣发展的新局面。具体来说,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生的老作家继续保持旺盛的创作势头,不断有优秀的新作问世;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作家创作走向成熟,开始成为中原作家群的中坚力量;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作家开始崭露头角,继承中原作家群的优秀传统并有所创新,保证了河南文学队伍梯队的完整。
    近年来,周大新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创作状态,相继出版了反腐题材长篇小说《曲终人在》和反映老年人生活状况的长篇小说《天黑得很慢》。《曲终人在》是周大新对反腐题材小说创作全新开拓的结果,作品不回避人性中复杂幽暗的成分,但更多地表现了主人公在为社会发展、为百姓做事等根本问题上,踏踏实实所做的一切,寄托了作者的社会理想。《天黑得很慢》关注中国社会老龄化现实问题,写出了生命的蓬勃与死亡、爱与疼惜。李佩甫继《生命册》获得茅盾文学奖之后,又创作出版了《平原客》。李佩甫的作品从底层人物不断向中低层官员、城市白领、企业精英、知识分子拓展,终至《平原客》开始描写高级知识分子、中高级官员,延续了他一贯描写在特定文化土壤中人性的生长的主题,并有新的开掘。刘庆邦的《黑白男女》描写的是三个死难矿工家庭面对灾难互相温暖、自尊自强自立的故事。他的散文《我就是我母亲》则真实而详细地记录了作者在母亲病重到离去的日子里陪护母亲时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视角独特、思想敏锐,表达了对生命的深切理解和深深的感恩之情。田中禾继《父亲和她们》《十七岁》之后又创作了《模糊》,仍然是通过主人公的人生经历表达对人生、社会全面而深入的理解。刘震云等作家也有新作面世。这些作品在题材的开掘上,显然已不能再用“乡土小说”进行简单的概括,而是与时代发展同步,从不同的侧面表现了更为广阔的生活。
    出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作家,尤其是其中的女性作家,则走出了以个人情感体验为主要描写内容的局限,开始更深入地关注广阔的社会现实,作品变得深沉而厚重。邵丽以其挂职经历为背景,创作了一系列中短篇小说,如《刘万福案件》《第四十圈》《大河》等,直面当下社会问题,在表达上更加朴素真实,却更加有力。乔叶从《拆楼记》开始创作出现明显的转向,作品不再重点表达情感和身体性体验,而是开始关注社会现实,特别是《认罪书》,显示出人性和灵魂拷问的力量。《藏珠记》则是探索新的表现手法的大胆尝试。梁鸿继非虚构作品《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之后,创作了虚构作品《神圣家族》和《梁光正的光》,作品重在表现普通人内心的“光”,即对远方和理想的追求,殊为难得。计文君的《化城》表现的则是生活在北京的“北漂”对理想生活的追求。申剑近年来在中短篇小说创作上表现出强劲的势头,作品切实地指向了当下社会问题和人的内心世界,表达相当到位。
    揭示个体和大时代的关联
    赵大河注重叙事的先锋性,注重揭示个体生命和大时代之间看不见的关联。赵瑜常常从日常生活细小的切口入手去表现当下人物的生存和心理状态。继二月河之后,历史小说依然在河南长篇小说创作中占有较大比重,程韬光以其对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等著名诗人的持续书写而引起关注。作为小小说创作重镇,河南拥有一支庞大的小小说创作队伍,张晓林以其笔记小说创作独树一帜。
    2016年,河南省文学院根据中青年作家的创作状况,选取安庆、尉然、宫林、张运涛、赵文辉、李清源、陈宏伟、南飞雁(以出生年月为序)等8位小说家集中进行研讨,名为“中原八金刚”。8位作家中,南飞雁的写作主要以机关普通公务员为描写对象,表达他们面对复杂人际关系时微妙的内心体验和生存现实;安庆注重语言美感,而且对社会现实的表现细腻独到,对人物内心的揭示深刻敏锐;陈宏伟的作品对人情世故和人性有深刻体察,使看似普普通通的生活显示出不同寻常的意味;李清源的写作则更多对命运的探究和精神的探索;尉然的作品带有一种反讽的意味,在对生活夸张以至荒诞的表现中,对农村生活的现实和底层人的命运做出了有力的表达和深刻的揭示;宫林的写作更为质朴,更多以正面强攻的姿态来真实表现农村生活的现实和生活在其中形形色色人物的性格与心理;张运涛对当下现实的认识和表达真实而准确,作品重在对个体的深入把握;赵文辉以对农村现实的洞悉与表达为基调,常常让平凡的故事变得动人心扉,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和深刻的启示意义。此外,更年轻的作家如张艳庭、尚攀、智啊威、墨柳等也都开始显露出各自在小说创作方面的才华。而活跃在北京、广东等地的郑在欢、寒郁等在小说创作方面也有不俗的表现。
    散文诗歌作品丰富
    河南的散文写作这些年也相当活跃。除王剑冰、鱼禾等专业散文作家之外,不少小说家、诗人、评论家也都不断有散文佳作问世,陈峻峰的《闽南纪行》、青青的《落红记》、胡亚才的《水的血脉》等都值得称道。近年来,河南有一批年轻的散文写作者崭露头角,阿慧、韩晓民、叶灵等是突出的代表。河南的诗歌创作形成了郑州、信阳、平顶山、周口、开封等多个群体。在河南的众多诗人中,蓝蓝之后,扶桑表现得非常突出,她更多通过日常的生活意象书写个人的内心生活,作品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成就。高金光、张鲜明、吴元成、温青对社会与自然也都有着良好的诗性表达。儿童文学方面,孟宪明以其《念书的孩子》《青石臼》《花儿与歌声》持续书写着农村儿童,引起了广泛关注。肖定丽也屡有佳作问世,同时周志勇、潘红亮、韩宏蓓、原草等也开始引起关注。特别需要提起的是网络文学,柳下挥、庚新、度寒、高阳、苏迷凉、九哼、豫西山人等都相当活跃。但与浙江、江苏、上海、广东等地相比,河南网络作家中的大神级写作者还相对较少。
    总体来说,新时代,中原作家群仍然保持着老中青相结合的完整人才梯队,继承关注现实、注重对作品价值和意义追求的优秀传统,以现实主义为基调,题材开掘更为全面,作品表达更加多元,创作出了一批优秀的文学作品,并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