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坛轶事 >

鹰隼旋于崖顶——目送洛夫先生远行

http://www.newdu.com 2018-04-28 文艺报 杨际岚 参加讨论

    年前,友人传来洛夫先生近照,坐在轮椅上,拄着拐杖。我心里顿时涌起不祥之感。记忆中,洛夫先生从未与轮椅为伍。2016年秋,北京,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开幕式,面对约400名海内外作家学者,洛夫先生站立着作了主题发言《“天涯美学”的意义》(也有友人说,洛夫先生先是站着讲,后来工作人员搬来椅子请他坐下发言)。当时这位“米寿”长者,身材魁梧,腰板笔挺,真个气概不凡。“我落在哪里,中国文化就在哪里。”话音刚落,台下掌声骤然响起。
    前移10年,2006年5月,经过20多个小时辗转飞行,洛夫先生专程从加拿大温哥华来到福州参加“海峡诗会”。抵达时,正好迎来78岁生日。他毫无倦意,随即接受记者专访。次日,在于山九日台举办“诗之为魔——洛夫诗文朗诵会”,300多人的音乐厅座无虚席。洛夫先生由衷赞叹,从来没听过这么好的朗诵。后来,他撰文纪行,誉为“我数十年来所见最佳的诗歌朗诵团队”。这在洛夫诗歌全集自撰《洛夫年谱》得到印证,他称之“演出极为精彩”。其实,最精彩的,莫过于洛夫先生登台朗诵《因为风的缘故》:满头银发,身躯健硕,湖湘口音,神态肃然,开口,铿锵然,入耳,如金石声。
    洛夫先生常自称“二度放逐”。1949年7月,赴台湾,“行囊中军毯一条,冯至及艾青诗集各一册,报纸发表个人作品剪贴一本”。27年后他移民加拿大,定居温哥华,算是“第二度”。千禧年伊始,他潜心创作三千行长诗《漂木》,“漂木就是代表我在外漂泊游学的一种心境。”《台港文学选刊》旋即选载其中一节,200多行,刊诗篇幅之长,从未有过。海外二十载,“流放”,“漂泊”,“天涯”,“孤独”,成了洛夫作品中频频出现的字眼儿。在那次世华大会主题发言中,洛夫先生深沉说道:“每到夜深的时候就能感到孤独,这时反而能体会到人与大自然、个体生命与浩浩宇宙的和谐。”“孤独反而成为作家诗人的一种精神粮食。”洛夫先生缓缓而言,台下的我却顿时觉得受到重击,仿佛在耳畔久久轰鸣。晚间读到作家铁凝的一段表述,“孤独是灵魂背对着凡俗的诸种诱惑,与上苍与万物的诚挚交流”,“孤独是想象力最丰沛的泉眼”,回望洛夫先生的创作生涯和艺术追求,心有戚戚焉!
    去年8月初,我接获洛夫先生来信:
    际岚先生你好:
    久未联系,时在念中,不知生活近况有何变动?想必一切顺利,平安。我与老妻二人在加拿大客居了21年,近期因日趋年迈(我今年已届90)身体渐趋衰弱,而儿女不在身边,故决定于今年6月间回流台湾长住。刚搬来台北,虽台湾夏天极热,但也得忍受。目前正在物色新居,故住址未定,今后贵刊请勿再寄温哥华,也请暂不寄台北。今后台北与福州之距离缩短,希望你与宋瑜先生有空来台北相叙,贵刊有何重要活动,我也可以应邀来福州一聚。匆此顺祝夏日安康!
    洛夫
    2017、8、11
    第一反应是,倦游思乡,叶落归根。期间,从不同渠道获悉他的讯息,他还在写诗,还在挥毫泼墨,还出游,还与文友聚会。感觉“诗魔”依然充满活力,魔性十足。直到不详预感成为无比严酷的事实!
    翻江倒海般,回想起过往的一幕幕情景。
    洛夫先生曾于2004年撰文描述我们1990年9月的第一次见面:“拜访福建省文联时,际岚兄带领我们参观了《台港文学选刊》的编辑部。际岚丰神儒雅、认真负责,沉默中透出一股刚毅之气。20年来在他实际主持之下,直把这一搭建两岸三地文学桥梁的工作做得有声有色。不容讳言,这个文学交流的刊物远比大陆任何一个刊物都有显著的成效。”于晚辈的慰勉,于刊物的激励,溢于言表。
    1993年8月,在庐山举行的第六届世界华文文学国际研讨会,聆听洛夫先生的《超现实主义的诗与禅》,他宣称“寻找与发现‘真我’”,“使个人的生命和天地的生命融为一体”。向其约稿。3个月后,推出《洛夫专辑》,诗歌、散文、评论、年谱、图片等,洋洋大观矣。洛夫先生说,“这是大陆刊物首次把我的作品较全面地推荐给大陆读者”。
    1994年,《台港文学选刊》创办10周年,洛夫先生送上贺辞,热情洋溢地褒奖——
    敬致《台港文学选刊》:
    十年,只在一呼一吸之间,
    而一部人文历史便如此完成;完成的不仅是一座桥梁的使命,
    更是一种使海内外中国人的,
    千万缕情的交融,
    千万颗心的凝聚的工作。
    2004年8月,洛夫先生撰文《我与〈台港文学选刊〉》,祝贺创刊20周年。他还坦诚建议,进一步提升办刊质量,每期或隔期,针对作品,邀请两岸评论家各抒己见进行评述。
    洛夫先生参加2006年海峡诗会之后,又欣然出席以“诗音书画笔会”为主题的2011年海峡诗会。诗人书画展,他的书法作品参展了;诗歌与艺术研讨会,他作了精彩发言;朗诵会,他的诗作被生动演绎,他还应邀上台发表感言,“这个朗诵会是一次庄严美好的盛宴”,“在舞台上,我们看到的是一首首鲜活的诗”。
    直至噩耗传来……
    凝视洛夫先生“摘句旧作巨石之变”,惠赐墨宝:
    鹰隼旋于崖顶
    大风起于深泽
    麋鹿追逐落日
    群山隐于苍茫
    追忆前尘往事,我百感交集。
    洛夫先生尚有诗句:危崖上蹲有一只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鹰。有论者称之为“王者之鹰”。
    一代“诗魔”而今如鹰展翅,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