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读书生活 >

[感悟]《水浒传》里的女人无善茬

http://www.newdu.com 2018-04-04 互联网 佚名 参加讨论

    
    书评:《水浒传》里的女人无善茬!
    大约是因为怕外国人不能理解《水浒传》的含义吧,有个洋人把《水浒传》译成了《一百零五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这事遭到了网民们一阵哄笑和调侃。其实冷静一想,这种从性别上来解读《水浒传》一书,颇有些道理。《水浒传》浓彩重墨地描写了男子汉们被逼上梁山,扯旗造反的动人故事,可作者笔下的女人们却是一群惹不起,碰不得的狠角儿,几乎个个都是谁沾上谁倒霉的扫把星。作者可谓是爱憎分明,把掌声鲜花全给了梁山上的英雄好汉们,留给女人们只有诅咒和仇恨。读完全书,我们不得不得出这个结论:《水浒传》里的女人无善茬!
    梁山水泊一百单八将中有三位女将领,排名在前的是一丈青扈三娘。宋江攻打祝家庄时,扈三娘挥刀上阵,只战十余回合便活捉了矮脚虎王英。随后,林冲又把扈三娘活捉到了梁山泊。扈三娘的哥哥为救妹妹,牵牛提酒上梁山,投降了宋江。宋江三打祝家庄时,黑旋风李逵杀了扈三娘的未婚夫祝彪后,杀人杀得手顺的黑旋风全然不顾念扈家已投诚梁山这档事,抡起双斧,把扈三娘父亲扈太公一门老幼尽数杀了,不留一个,紧接着抢走了庄上的所有财物,最后又一把火把扈家庄烧得一干二净。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家遭灭门惨祸的扈三娘对此竟然无动于衷。更让人不可理喻的是,当宋江把她指配给自己手下败将王英时,书中只用一句话表达了扈三娘的态度:“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推脱不得,两口儿只得拜谢了。”对不共戴天的仇敌不但没有怨恨,反以身相许,未婚夫和家中满门老幼的鲜血,就这样被拜谢二字轻轻抹去了。除了好色之徒王英之外,世上还会有哪个男子能爱上这种无亲情,无血性,又无人伦的女人?
    
    梁山上的二号女将是母夜叉孙二娘,一听这绰号,就知道不是个善茬。“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这几句流传于江湖上的顺口溜,讲的就是在十字坡开黑店,专干杀人劫财勾当的孙二娘。孙二娘最令人感到恐怖的是,她居然把被杀者的尸体做成肉包馅去买。在孙二娘的砧板上,不知留下了多少无辜者的冤魂。花和尚鲁智深就曾被孙二娘蒙倒,差一点就变成了别人的盘中餐。若论恐怖手段,孙二娘完全有资格充当恐怖分子的祖师奶!
    梁山上的三号女将是母大虫顾大嫂,这个母老虎发起威来,也够狠毒的。她的堂兄弟解珍|、解宝遭恶霸财主毛太公诬告陷害,被关进了死牢。她联络亲友劫牢反狱,救出了解氏兄弟,随后又把毛太公一门老幼尽皆杀了,不留一个。更叫人感到阴森可怖的是,梁山攻破祝家庄时,在庄上做卧底的顾大嫂“掣出两把刀,直奔入房,把应有妇人,一刀一个,尽都杀了。”这个母大虫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挥刀发威时的那股狠毒劲,实在叫人不寒而栗。人们除了送她一个冷血女杀手的称号外,还能说些什么呢?
    除了梁山英雄排座次上的这三位女将外,出现在《水浒传》里的其他女人更没有什么善茬。梁山首领宋江的婆娘阎婆惜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宋江掏出大把银子好心地救济她娘俩,她不思知恩图报,不但红杏出墙,给宋江戴绿帽子,而且还威胁要告发宋江私通梁山强盗,被逼上了绝路的宋江不得不杀了她。作者刻画的就是这样一个恩将仇报,自找死不足惜的婆娘!
    梁山二把手卢俊义的老婆贾氏,也不是一个什么好货色。她私通管家李固,二人狼狈为奸,到官府诬告卢俊义勾结梁山谋反,企图害死卢俊义后,去霸占卢家的万贯家产。最后,死里逃生的卢俊义凌迟处死了贾氏。现在的问题是,贾氏即使犯罪当死,也不必用如此残忍手段。杨雄的老婆潘巧云更是不堪,居然跟和尚偷情。石秀发现她的奸情后,她则反咬一口,诬告石秀调戏她。真相大白之后,百家笔记网(m.simayi.net)杨雄竟然残忍地把潘巧云活活的肢解了。其肢解的血腥场景叫人不敢卒读。《水浒传》的坏女人里面,名气最大的当数武松的嫂嫂潘金莲。她早成了歹毒淫妇的代名词。潘金莲先是勾搭小叔子武松不成,后同大富商西门庆勾搭成奸,毒死了武大郎,其毒杀丈夫的手段十分残忍,但武松把潘金莲挖开胸膛,抠出心肝五脏来复仇的恐怖行为更加令人发指。
    同梁山好汉有亲情关系的女人们无善茬,作者又是如何描写和梁山毫无瓜葛的女人的呢?清风寨知寨的老婆是个典型的恩将仇报的坏女人。宋江在清风山力阻王英强占她,把她救下了山。谁想道她翻脸无情,反诬告宋江是山大王,想置宋江于死地。玉兰是张团练家的下人,就是她诬陷武松做贼偷东西的,差一点要了武松的小命。
    总之,翻遍《水浒传》一书,从里面很难找出一个温柔善良的好女人来。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要么是凶狠恐怖的冷血女杀手,要么是谋杀亲夫的歹毒淫妇。作者不惜用挖心剖腹,凌迟肢解来解心头之恨。说穿了,作者不过是借武松、卢俊义、杨雄之手,去发泄对女人的极端仇视。作者描写《水浒传》里女人无善茬的最终用意,无外乎是为了坐实盛传了千百年的那句“红颜祸水”的流言罢了!作者:曹声明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