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12个人的中国文学排行榜:穿越广袤与旷邈

http://www.newdu.com 2017-10-29 中国文学网 李舫 参加讨论

    为盘点中国长篇小说30年(1979年—2009年)创作的成就,《钟山》杂志邀约12位知名评论家,对30年间的长篇小说遴选并投票选出他们认为最好的作品。近日,投票结果及各自的评语在《钟山》杂志第二期刊出,陈忠实的《白鹿原》、王安忆的《长恨歌》、阿来的《尘埃落定》、张承志的《心灵史》、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刘醒龙的《圣天门口》、贾平凹的《废都》和《秦腔》、莫言的《生死疲劳》、王蒙的《活动变人形》、李洱的《花腔》等进入前11名。与此同时,《钟山》还与新浪网联合推出了读者调查,在评论家提名的作品范围内邀请网友投票选出最好的中国长篇小说。有趣的是,网友心目中的优秀长篇小说与评论家相距甚远。日前,记者就此采访了《钟山》执行主编贾梦玮。
    记者:我们知道,长篇小说体量庞大、人物众多、情节复杂、结构宏伟、叙事铺张,是文学创作的高地,中国30年长篇小说更是一座富矿,每一部作品都堪称一个纸面上的帝国。穿越这些鳞次栉比的文字帝国而不受任何权威的干扰,你们依据怎样的价值判断?
    贾梦玮:这样的评选堪称一次穿越广袤与旷邈的文学远征。我们邀请的评论家都是对新时期文学保持关注的中青年评论家,而且必须接受我们完全公开的原则,12位评论家最后接受了我们的条件:丁帆、陈思和、孟繁华、洪治纲、吴义勤、施战军、陈晓明、吴俊、贺仲明、张清华、汪政、何言宏。他们共提名了30多位作家的53部长篇小说。这次作品推选只有一个标准——文学标准,甚至不是文学史的角度,因在文学史上有影响的作品,有可能是因为非文学原因,不一定是好作品。
    记者:在12位评论家之外,我们看到,众多网友也参与了这次评选。但令人诧异的是,他们心目中最优秀的长篇小说与专家榜相去甚远。《钟山》能够客观地把两个全然不同的排行榜公布出来,首先应该向你们的勇气致敬。那么,作为此次活动的发起者,你怎么看待两个榜单之间的落差?
    贾梦玮:在专家评选外,《钟山》还与新浪网联合推出了读者调查,在评论家提名的作品范围内邀请网友投票选出最好的中国长篇小说。从网上评论看来,有的网友对作品限定在专家推选出来的名单上表示了不满,有的则列出名单之外的一些作品。有趣的是,在专家榜中以一票之差而未能进入十强的《平凡的世界》获得最多网友的选择,高居榜首,比第二名《白鹿原》多300多票。余华则取代贾平凹,以《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成为网友票选榜前十名中入选作品最多的作家。《白鹿原》、《尘埃落定》、《废都》、《长恨歌》、《花腔》、《许三观卖血记》在两个榜单中都得票较高居于十强之内。应该说这两个榜单有差距,但也并不是南辕北辙。
    记者:从《钟山》对中国长篇小说30年的评选和梳理中,我们看到了思考和整合,也看到了捍卫与拯救。《钟山》对30年长篇小说梳理的目的何在?
    贾梦玮:30年长篇小说创作取得了好的成绩,量也比较大,过去也有不少评奖和排行榜,这次我们尝试用一种更透明的方式、以文学的标准盘点一下30年的长篇小说创作。对于这两个排行榜,肯定也有不同意见,包括我自己在内,也不是完全认同这两个榜。那个让大家都满意的榜单根本就不存在。不过没关系,在文学标准的总原则下,用这个完全透明的方式,大家就有了一个讨论的基础,可以公开表明自己的意见,这样做对文学生态有重要的环保意义。大家能发出各自真诚的声音,那是最重要的。刻意的拯救和捍卫是靠不住的,关键是看有没有能发出自己声音的主体和环境。
    记者:从1979年到2009年,中国文学30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一个巨大投影。可是在你们的排行榜中,以这30年浩荡生活为背景的诸多作品并未进入评论家和网友的视域,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贾梦玮:只能投10部,肯定有不少作品、甚至是优秀作品进不了这个榜。而且作品的题材和作品中人物生活的背景并非投票的标准。而且进入榜单的作品跟社会现实之间也都有着或远或近的关系。我们不是题材决定论者,尽管中外文学大师无一例外都是各自时代社会现实深刻而具体的关注者,他们的代表作品都是奏响了时代的主旋律的——文学的主旋律不可能是其他,只能是人在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的心灵遭际。《平凡的世界》在读者榜中得票第一,可能与它的题材、与它关注的现实人生不无关系。
    记者:解构主义著名评论家希利斯·米勒早在2001年就发出文学坍塌的谶语。其理由是,在过去150年间,照相机、电报、电话、电视机、DVD、电脑、通讯卫星和国际互联网等等新的话语方式,正在导致文学的边缘化。你认为文学是否将走向终结?
    贾梦玮:互联网等新媒体对文学的影响没人否认也没法否认,不过很少有人注意到:这种影响与冲击主要是对旧的文学体制和文学格局的冲击。惊呼“狼来了”的人基本是旧的文学体制的受惠者。文学创作是高度个体化的活动,不能以发表媒体的不同划分层次与种类。更严格地说,现在是媒体共享的时代,单纯从媒体出发已经很难划分作家队伍了。
    从文学的本质来说,并不存在一个独立的“网络文学”,网络只是发表的媒体,如果以这样的标准划分,那么就存在甲骨文文学、金文文学、竹简文学、雕版印刷文学,等等。曹操的诗歌就是竹简文学?林妹妹的葬花词就是绢书文学?只要还有人的存在,文学就不会坍塌,文学首先是人内心的需要,至于在何种媒体上发表实非本质问题。旧的文学体制、文学格局逐步瓦解倒是事实;旧的体制和格局阻碍了文学的发展也是事实。《钟山》从来没有靠盲目的信心做事,也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在“坚守”抑或“拯救”——文学本来就不是件急功近利的事。
    原载:人民网-《人民日报》2010年04月27日
    
    原载:人民网-《人民日报》2010年04月27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