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谈 >

范晔:“缓慢”是一种文化精神

http://www.newdu.com 2017-10-14 上海作家微信 newdu 参加讨论
7月2日下午两点,范晔与包慧怡一同做客思南读书会,两位嘉宾从哥伦比亚的旅行谈到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从范晔的新作《诗人的迟缓》谈到缓慢的“南方文学”。 ▲ 左为范晔,


    7月2日下午两点,范晔与包慧怡一同做客思南读书会,两位嘉宾从哥伦比亚的旅行谈到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从范晔的新作《诗人的迟缓》谈到缓慢的“南方文学”。
    
    左为范晔,右为包慧怡
    魔幻现实主义是一个无力的标签
    “很多人都将马尔克斯称为魔幻现实主义作家,”范晔说,“但是马尔克斯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是一个魔幻现实主义作家。”
    马尔克斯认为自己就是一个现实主义作家。他作品中的想象,好像是奇思异想,其实都来源于现实。如他所说,“现实才是最伟大的作家。”范晔在书中也写了更多细节来谈论这个问题。1982年,加西亚•马尔克斯获得诺贝尔奖,在演讲时,他谈到了自己眼中的魔幻现实主义与现实主义。比如说河流,欧洲人想到的都是莱茵河、多瑙河,而哥伦比亚的河流都是亚马逊河,它们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河流。欧洲的河流都是静静流淌着的,诗意的,亚马逊河是全世界水量最大的河流,非常汹涌,甚至河比较宽的地方和大海没有两样。如加西亚•马尔克斯所说,“我们同样看到现实,但是你的现实和我的现实是不一样的。你们说暴风雨,可能是天气预报里说的暴雨。你们的暴雨和我的暴雨也不是一个概念,我们的暴雨要下几天几夜。”
     
    范晔
    同时,包慧怡也认为,魔幻现实主义是了解马尔克斯的一个比较无力的标签。虽然魔幻现实主义这个说法好像很有意思,但她觉得这是因为人们对现实的理解十分有限,以至于无法深入。人们只理解一种惯性的现实,把所有和它不一样的都称作魔幻现实主义。
     
    包慧怡
    她也说了一个关于马尔克斯的故事:“据说马尔克斯当年在打听某所房子的时候,他特意要求别人千万不要公布他的身份,但是他刚开口,房东就认出来他了,‘您是加西亚•马尔克斯吧’。但是,最后房东没有因为他是名家抬价,还给了他折扣。好多人去问加西亚•马尔克斯,求证这件事的真假,加西亚•马尔克斯当时笑了一下说,这是一个好故事,所以必须是真的。”包慧怡觉得这个故事特别有趣,马尔克斯一直否认魔幻现实主义的标签,他认为其实自己写的自始至终就是现实。
    ▲
    诗意的迟缓
    范晔谈到书名和主题的意义,“这本书很偶然地被编成集,我也很偶然地给了它这样一个名字。实际上这个‘迟缓’,是和南方有关的。今天主题中的‘南方’,至少有三个。”
    第一个“南方”就是地理意义上的南方,书里说的人和事,诗人和诗歌,确实发生在西班牙的南方,安达卢西亚。
     
    现场读者做笔记
    另外一个“南方”就是接受史的南方。国际关系上有一个南北问题:北半球代表的是一些发达国家,南半球代表的是所谓的发展中国家。借用这样一个术语,西语文学就是属于南方,是比较弱势的。在国内整个外国文学中,人们总是先想到法语文学、英语文学,甚至是日语文学,或者是俄罗斯文学,而西语文学大家相对了解比较少,处于一种欠发达或者是发展中的状况。
     
    现场读者
    最后一个“南方”,跟地理无关,跟国际关系也无关,是一种象征性的南方,与“迟缓”有关。对范晔来说,南方就象征着“迟缓”。这里的“迟缓”并不是与“快了”相对,直白的 “慢了”的意思。在西班牙的南方,会觉得整个生活节奏都很慢。大家比较悠闲,时间的流速会慢。这种缓慢严格来说,属于文化精神。
    范晔也称,自己在暗地里鼓吹一种似乎不合时宜的方式和态度。“我们这个时代快的东西太多了,我想用南方文学来暗示一种非效率的、非功利的迟缓态度。这是我在书中所带的一点私货,或者说暗藏的居心。”
    ▲
    “指月录”
    范晔谈到,这部《诗人的迟缓》是一本增订本,由上海三联出版,有新增的章节,也做了更漂亮的装帧。谈起对自己写作这本书的感谢,范晔说:“前几天在豆瓣上看到一个读者的留言,夸我‘搔到痒处’,且有个‘克制’的特点。这一点让我挺得意的,因为写得‘克制’是我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
    他解释道,所谓克制,就是西语中许多珍贵、美好的东西,他没有足够的力量去表达,所以才需要“克制”。这也是一个邀请,一个对读者的邀请。拉美文学中有许多很宝贵的东西,但是需要读者自己去发掘。
    
    读者提问
    同时,范晔也把这本书比作是《禅宗公案》里的“指月录”,“我这本书就是那指着月亮的手指。可能这根手指并不好看,可是没关系,能让人看到月亮就可以了。月亮就是西语文学中丰富的景观,希望大家能借着我这根卑微的手指,看到远处的星辰大海。”
     
    现场:王若虚
    陈 思
    撰稿:钱 悦
    摄影:隋 文
    迟 惠
    杜湘涛
    编辑:陈 思
    陈义梅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国学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