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图书推荐 > 成长 >

《霍比特人》:向善的小人物拥有巨大的潜能

http://www.newdu.com 2017-10-14 解放日报 舒伟 参加讨论

    
    [英] J.R.R.托尔金著,吴刚译,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1965年,在牛津大学默顿学院担任文学教授的J.R.R.托尔金发表了《魔戒传奇》系列,宣告了英国童话小说第二个黄金时代的来临。说到《魔戒传奇》,不能不说它的前身《霍比特人》,正是这部隽永别致的童话小说一开英国儿童幻想文学之新风,对幻想文学领域之寻宝历险的传统主题进行了大力拓展。它不仅惊险有加,充满童真童趣,而且投射了新的时代精神。这是一部将永载童话小说史册、充满传奇色彩和奇特想象的经典之作。
    《霍比特人》是一部令人愉悦,且耐人寻味的童话小说。 1933年,托尔金开始给儿女讲述一个模样可笑的小矮人的故事。这个小矮人名叫毕尔博,他发现了一只神奇的戒指,能够隐身,这使他在随后的远征历险中成功地偷走了被巨龙掠夺霸占的稀世珍宝。1937年,这个故事以《霍比特人》为名出版了。
    许多著名的童话小说都是这样缘起于给孩子们讲幻想故事的过程——1862年7月,刘易斯·卡罗尔和一个同事带着本教区教长的三个女儿开始了沿泰晤士河逆流而上的旅行。卡罗尔每天给孩子们讲一个故事,这些故事后来成为《爱丽丝奇境漫游记》及其续作《爱丽丝镜中世界奇遇记》。这使我们想到了童话故事的源头和传统,想到公元三千多年前,那位建造了胡夫金字塔的法老基奥普斯如何喜欢听故事,要他的儿子们轮流为他讲述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事实上,从《奥德赛》中奥德修斯讲述自己的航海历险故事,到 《五卷书》、《一千零一夜》、《十日谈》、《欢乐之夜》等等,古往今来人们听故事和讲故事的悠久传统本身就是一个奇特动人的人类故事。童话一方面从古老的神话传统中获得神思妙想,另一方面又从近代的小说艺术中汲取了叙述技法,终于成为弹性度极大的叙事模式。近代以来,由于印刷技术和出版业的高度发达,口头讲述可以很快地转化为书面文字,这为童话史续写出新的篇章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托尔金《霍比特人》的出版,就标志着又一个床头口述故事成为书面的经典文学童话。
    一方面,《霍比特人》是一部充满传统元素的童话小说。不速之客刚多尔夫登门造访,主人公毕尔博鬼使神差般地加入小矮人远征队。远征处处有惊有险,波澜迭起,但总能转危为安,化险为夷。重要的是,几乎每次行动都充满童真童趣。例如毕尔博在黑暗的隧道中冲出小妖精的围捕之后,又在神秘的地湖遭遇了吃人怪物古鲁姆,在生死关头仍然像孩童般玩起了猜谜语的游戏,在险象环生的紧张时刻又欲擒故纵,趣味横生。
    另一方面,《霍比特人》又超越了传统的童话叙事模式,投射了新的时代精神,也体现了作者的宗教情怀、神话想象和童话艺术。用现代人的眼光看,《霍比特人》中的毕尔博是个标准的“宅男”。就外貌而言,他身材矮小,貌不惊人。就性格而言,他与人为善,安于现状。他的生活状况足以使他居住在舒适的洞府之中,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他之所以加入了小矮人远征队,完全是因为巫师刚多尔夫的精心策划和激将法的作用。这个霍比特人看似平淡无奇,然而当潜藏在内心深处的英雄主义被激发之后,他却干出了一番不可思议的大事业。毕尔博不仅在同恶龙斯毛戈的几度周旋中表现出了小人物所焕发的机智勇敢,而且在恶龙被射杀之后,当这些小矮人暴露出某些人性的弱点(想占有全部的宝物),以至于将导致新的冲突之际,毕尔博再次表现出正直善良的秉性,甘愿牺牲自己应得的利益来解决内部分歧。战后,毕尔博回到家乡,成为当地传奇式的人物——但他仍然保持着小人物的心态。这个故事以童话的象征艺术表明了这样的观念:向善的小人物拥有巨大的潜能,能够创造出平常难以想象的惊人的奇迹。
    随着霍比特人毕尔博的成长,托尔金的想象也在拓展。毕尔博历险过程中出现的孩童般的令人恐惧颤抖的邪恶力量在托尔金心中唤起了一种震动,使他获得了对真正的邪恶力量,以及为了反抗它而必须激发的英雄主义的深刻洞察。这种认识体现在托尔金本人的重要讲座《论童话故事》之中,可以看作作者对自己所处的急剧变化的社会状况作出的回应。从时代背景看,处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西方世界宗教情怀日渐式微,战争和法西斯主义的威胁日益加重;而在资本主义社会内部,无论是道德价值观还是人际关系无不受到社会商品化趋势日益加剧的影响,所有这些状况都使托尔金深感忧虑。幻想文学似乎成为一种可以使人们获得慰藉的重要形式和内容,托尔金通过神话想象和童话艺术所创造的幻想世界向世人表明,人类如何才能重新获得信仰,获得式微尘世的救赎。他通过童话艺术提炼了小人物历险故事所隐含的内涵思想。精神世界通过获得救赎的小人物的行动证实了自身的价值。这样的故事在解放主人公的同时也解放了读者,让他们去寻求救赎。
    众所周知,幻想文学是最受儿童和青少年读者喜爱的文学类型之一。幻想文学对于发展儿童及青少年读者的想象力、阅读能力和创造性思维都具有极大的益处。早在1839年,英国女作家凯瑟琳·辛克莱就热情地赞扬了童话故事和幻想文学,并且意味深长地指出:
    “在这个奇妙的发明的时代,年轻人的心灵世界似乎面临着沦为机器的危险,人们竭尽一切所能用众所周知的常识和现成的观念去塞满儿童的记忆……没有留下任何空间去萌发自然情感的活力,自然天资的闪光,以及自然激情的燃烧。这正是多年前瓦尔特·司各特爵士提出的警示:在未来的一代人中,可能再也不会出现大诗人、睿智之士或者雄辩家了,因为任何想象力的启发都受到人为的阻碍,为小读者写作的图书通常都不过是各种事实的枯燥记述而已,既没有对于心灵的激荡和吸引,也没有对于幻想的激励。 ”
    这既是值得我们深思的警示,也是 《霍比特人》值得重视的重要原因。理性与幻想并非水火不容,而是可以相互贯通,相互促进的。正如托尔金所言:“幻想是自然的人类活动。它绝不会破坏甚或贬损理智;它也不会使人们追求科学真理的渴望变得迟钝,使发现科学真理的洞察变得模糊。相反,理智越敏锐清晰,就越能获得更好的幻想。 ”(舒伟)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