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图书推荐 > 校长 >

《失去灵魂的卓越》:一流大学如何回归教育之本

http://www.newdu.com 2017-10-14 中华读书报 侯定凯 参加讨论

    一流大学:如何回归教育之本
    
    《失去灵魂的卓越:哈佛是如何忘记教育宗旨的》(第二版)
    [美]哈瑞·刘易斯著,侯定凯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2012年8月
    作者认为,本科教育最根本的一点,是把年轻人培养成富有学识、智慧、能为自己的生活和社会承担责任的成年人,而在现在的一流大学里,学术追求代替了教育任务。这突出地表现在:大学的课程体系逐渐演变为由选修课堆积而成“自助餐”。
    在《失去灵魂的卓越:哈佛是如何忘记教育宗旨的》一书中,哈瑞·刘易斯教授从通识课程、学生生活咨询、分数贬值、校园犯罪、大学教育中的金钱问题、大学体育、大学领导风格等角度,对哈佛大学(特别是负责本科教育的哈佛学院)一味追求卓越的倾向提出了深刻的反思和批判,并竭力廓清和维护他心目中大学教育的“灵魂”。我们可以这样概括作者的“卓越”观:消费者导向(诸如对学生有求必应);通过竞争成为一流;国际化;富庶的物质条件;更时髦的课程(其实是更时髦的课程名称)和丰富的课外生活;企业化的管理;强大的营销策略等。
    而被作者推崇的教育灵魂则包括这样一些元素:大学对于学术、学生和国家的责任感;有计划的通识教育;执着于教书育人的本分;独立于社会流行观念的判断力;强调教育过程和方法甚于教育内容;对学校和民族传统的传承等。作者认为,本科教育最根本的一点,是把年轻人培养成富有学识、智慧、能为自己的生活和社会承担责任的成年人,而在现在的一流大学里,学术追求代替了教育任务。这突出地表现在:大学的课程体系逐渐演变为由选修课堆积而成“自助餐”。知识本身则变成了万花筒,不同学科之间“隔行如隔山”,要教会学生对知识融会贯通,犹如天方夜谭。学生无法回答“我们是谁”、“我们应该如何处世”之类的深层次问题。而在日常校园生活中,学校过度迁就学生的行为、过度迎合学生的需求。所谓“失去灵魂的教育”,就是指:第一,课程内容杂乱无序,没有明确的教育目标作为指导;第二,对学生的行为和道德操守的教育没有了理性的“严”和“爱”。
    一个通俗的道理经常被遗忘:大学的责任在于对传统文明的继承和创新。现在我们没有学会创新,但我们学会了破坏。在打破旧大学秩序的同时,我们没有找到一种建立新秩序的黏合剂。我们既没有传承,更没有创新。主宰我们工作的指导思想是相对主义和功利主义,这让我们的学生丧失了批判复杂环境的基础,也使学生失去了创造新知的基础。记得一位哈佛的生物学家说过:社会不仅由我们创造的事物组成,而且是由那些我们拒绝破坏的事物组成的。托马斯·杰斐逊在写到《独立宣言》及其公民生活的原则的目的时曾说:“不是要发现从来没有想过的新原则、新观点,也不是要说我们从来没有说过的话,而是把每个人都知道的常识摆在人们面前。它的权威力量来自当时人们的理想与和谐的情感,体现在日常的谈话中、书信中、印刷的文章中,或者公民权利的初级课本中,如亚里士多德、西塞罗、洛克、希德尼(Sydney)等。”这是一位英明政治家的宣言,也应该成为所有教育者的行动指南。从这点看,我羡慕哈佛,不仅仅因为它历久弥新的盛名,也在于它拥有像哈瑞·刘易斯教授这样的传统守望者。
    如今一流的大学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不是因为它们有出色的本科教育,而主要归功于它们的研究生教育。很多美国知名大学的教授虽然也担任本科教育任务,但更多时候,他们把自己的教育责任转交给了没有多少教学经验的助手,或者其他兼职教师。相反,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大学里,教授与本科生的交流更深入,那里的教学改革更有生机,学生的收获也更大。对此,作者提醒我们:研究生院的成功是以牺牲本科教育为代价的。现在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是:既然很多研究生毕业后很少直接参与社会日常活动,那么以牺牲本科教育来换取研究生教育的发展是否值得?
    在保证本科教育质量方面,《失去灵魂的卓越》向我们提出了两个值得关注的问题:第一,大学必须就本科毕业生应该达到的素养目标(诸如,在对民族文化的继承方面,对日常职业和生活的适应和责任感方面)达成基本的共识;第二,有关课程(不管是通识课程或是专业课程)必须精心、负责任地组织和实施,不能一味取悦学生,或追随教授的学术兴趣。
    由此,我想到了目前在我国高等教育领域轰轰烈烈开展的本科教学质量评估运动。这里我们暂且不论,由政府出面开展这样大规模的运动是否合适,仅仅看那些评估指标,我们可以预料,这样的评估工作充其量只能帮助学校建立一个基本的教学规范,但是肯定无法鉴别各学校的本科教学水平。事实上,现在的教学评估活动忘记了一个基本常识:评估需要一个标准,并根据这个标准,测量实际与目标之间的距离。可是现行的我国大学本科教育评估的标准在哪里?我们曾经有过明确的本科教学目标吗?评估专家们利用了什么科学手段,测量学生的实际学业成就?哈佛大学的教授们可以为了本科教育的目标争得面红耳赤,我们的本科教育目标谁来关心?美国的很多研究机构和研究人员通常会不厌其烦地通过各种手段,测评他们学生的学业成就,我们却天真地以充满虚假的大学生就业率聊以自慰。这就是我们必须承认的差距。这个差距不会随着中国个别大学进入了世界大学排行榜的前列而自动消失。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