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家与书 >

任溶溶与他的童诗集《我成了个隐身人》

http://www.newdu.com 2017-10-14 人民日报 孙建江 参加讨论

    任溶溶先生最近出版了一部童诗集,诗集的名字很有意思,叫《我成了个隐身人》(浙江少儿社出版)。任先生九十高寿了,著译等身,名满天下,整天乐乐和和,怎么忽然成了个“隐身人”?
    其实,熟悉任溶溶创作的人都知道,他老人家作品的名字从来都十分有趣,像《没头脑和不高兴》、《我是一个可大可小的人》、《我牙,牙,牙疼》、《这首诗写的是“我”,其实说的是他》、《请你用我请你猜的东西猜一样东西》、《一支乱七八糟的歌》,等等,风趣幽默,童趣盎然。一看名字就想看内容,搁谁都忍不住。
    任溶溶天性开朗洒脱,他曾说:“自己天生应是儿童文学工作者。”他对儿童的热爱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在他那里,为儿童写作是非常自然和非常快乐的事情。对于他,为儿童写作除了使命感,更是一种心理上、精神上的渴望和享受。因此,他很在意儿童文学写作的纯粹性。
    他对儿童文学创作中的nonsense(有意味的没意思)有一种天然的默契感和认同感。他认为,nonsense是一种童趣。这种童趣,小读者无师自通、心领神会,而缺乏童心的人是永远无法领略其间的奥妙的。
    在《我成了个隐身人》这部童诗集中,我们可以尽情享受儿童文学的这份纯粹性。
    爷爷和孙子在写字桌上写东西和画画,孙子画得入了迷,一点一点把爷爷的位置全占了,爷爷只得一点一点退让,最后只好退让到在自己的膝盖上写字。可是结果却皆大欢喜。孙子欢喜,是因为他“画出了他很得意的小鸡”;而爷爷欢喜,是因为他写出了“这首诗”。(《写字桌》)爷孙俩其乐融融的关系是在你(孙子)进我(爷爷)退、你(孙子)得我(爷爷)得中巧妙地传递给读者的。而且,关键是有趣得不得了。
    一声狗叫,引来了到处狗叫。“难道对门家养狗?/我忍不住往外瞅瞅。/不,不,/养狗的只一家,/其他叫的,/是小朋友。”原来是小朋友们在“汪汪汪汪”、“欧欧欧欧”学狗叫。可是,结果却出人意料:“大家倒是看看那狗,/它好奇地侧转了头,/干脆静下来‘听’热闹:/竖起耳朵,/闭上了口。” (《狗叫》)嘁,本来是小朋友听狗叫,现在倒好,反而是狗在听小朋友叫啦。大人会觉得有趣吗?也许会,也许不会,至少缺乏童心的大人不会。但小朋友却铁定心驰神往开心无比。老实说,不懂得儿童心理的人,还真写不出这样的童诗。
    现实生活中,你是你我是我,你和我可不是一回事儿。不过,在《你笑什么》这首诗中,你和我偏偏是一回事儿。“请看看/照片上/这个小家伙,/傻乎乎,/直笑得/前仰后合。/他就是/五年前/那个我。”闹了半天,原来“你”就是“我”,就是五年前的那个“我”啊。但这还只是铺垫,接下来更好玩。“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出来,/他这样/傻乎乎/在笑什么。/因此我/每一次/看着照片,/总对‘他’/说声:/‘喂,/你笑什么?’”是啊,你笑什么呢?是在想五年前的那个傻小子长得不像现在的自己?还是在想五年前的自己到底在笑什么?喂,老兄,你倒是说啊。哈,真是好玩!
    鸽子妈妈在二十楼顶大叫,不好了不好了,自己的宝贝鸽蛋掉下去了。“十九、十八、十七、十六、十五、十四……/蛋嘟噜噜一直往下掉;//十三、十二、十一、十、九、八……/小鸽子怎么出了蛋壳在伸脚?/七、六、五、四、三、二/一楼小鸽子可没有到——”那是怎么个结果?原来,钻出蛋壳的小鸽子,“它已经会飞,/飞回楼顶和妈妈拥抱。” (《大楼掉下一个蛋》)我的天,太悬了吧。但妙就妙在最后那一笔:眼看要摔到地上的小鸽子,转瞬间又“飞回楼顶和妈妈拥抱”!有悬念,有记挂,更有温暖。有了这最后一句,整首诗立马变得光亮了,通气了,丰厚了。这就是美妙的nonsense。
    这样的童诗,小读者能不喜欢看吗?
    儿童文学的纯粹性是一种品质,一种高度,一种境界。
    《我成了个隐身人》,一位九旬老人的最新奉献。(孙建江)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