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读书文摘 >

摘自《秘密学校》

http://www.newdu.com 2017-10-12 中国教育新闻网 艾维 参加讨论

    
    《秘密学校》,[美]艾维 著,陈宇飞 译,么么鹿 绘,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5月出版。
    1
    “我们必须得计划一下弗莱彻老师离开后该怎么办。”艾达对其他孩子说。这时他们正在吃午餐,食物有涂了果酱或猪油的面包,还有肉片和苹果。
    “我已经有计划了,”赫伯特笑着说,“过一个大长假,明天就开始。”
    “你一直都在度假。”苏西说。
    赫伯特红着脸说:“才没有呢!我一直要干活。我爸说没3031有一条法令规定我必须上学,那不合宪法。”
    “听我说,”汤姆不耐烦地插了进来,“弗莱彻老师一走,学校就关门,明年还得上同样的课,这就好像我们都留级了一年。”
    “你是说所有东西都得重新学一遍吗?”娜塔莎惊讶地问。
    “你们也听到乔丹先生怎么说了,”汤姆说,“校董会不会再请新的老师,所以今年就没有学分。而且艾达和我也不能参加毕业考试。”
    “我不喜欢考试。”苏西说。
    艾达说:“只有汤姆和我需要考试。但是我打赌,你肯定很讨厌整个四年级都没有学分吧。”
    “是呀,”赫伯特说,“那你转眼就长成艾达那样傻傻的老姑娘啦!”
    艾达厌恶地瞪了赫伯特一眼。查理问:“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艾达觉得自己的心越跳越快了。“汤姆,”她说,“有个主意。”
    大家都看向汤姆。
    “谁是这儿最聪明的人?”汤姆问。
    一时间所有人都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娜塔莎说:“我拼写最棒,你数学最好。但是总的来说,分数最高的应该是艾达吧。”
    “所以要我说呀,”汤姆说,“艾达可以当我们的老师。”
    “我姐姐,当我的老师?”菲利克斯垂头丧气地叫道,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我是说真的,”汤姆接着说,“我们必须得有个老师,对不对?可是乔丹先生说校董会明年才会请新老师。不过,要是我们现在就有了新老师,自己上课,大家就都可以升高年级,艾达和我也可以考试啦。艾达知道该怎么做,就让她当我们的老师吧。”
    “你打算怎么让我们遵守课堂纪律呢?”赫伯特坏笑着问,“用教鞭吗?”
    “用教鞭抽人太凶了。”玛丽?科尔说。
    “我也不赞成。”艾达说。
    “那你会怎么办呢?”赫伯特咄咄逼人。
    艾达耸耸肩:“想办法呗。”
    “嘿,”赫伯特说,“就为了看你怎么让我们遵守课堂纪律,来上学也值了。”
    大家又笑了。
    “可是,”娜塔莎实话实说,“校董会会怎么办呢?你觉得他们会让你当老师吗?还有付钱之类的?”
    “我不要钱,”艾达说,“什么都不要。”
    2
    钻进教室后,她静静地站在原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那座只有一间房的建筑看上去似乎比平时要大一些。
    艾达向后排的长椅走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走错了方向,于是转而走向讲台。走到那里后,她停下来摸了摸讲桌冰冷的木质桌面,突然感到一丝寒意袭遍全身。
    她脱下外套,不假思索地走向女生的储物柜,突然又意识到自己走错了。于是,她刻意要求自己把衣服挂在老师用的衣钩上。接着,她又逼自己坐上老师的椅子。坐定后,她聚精会神地凝视着面前一排排空空如也的座椅和书桌。
    “我是个14岁的傻丫头。”她把声音压得很低,但在安静的教室里却还是很响。
    有人敲门!艾达心里一紧,屏住呼吸开了门。原来是菲利克斯。
    “喂,艾达,”他喊道,“你干吗耽搁了这么久?快来帮我一把!”他抱着一大堆柴火,摇摇晃晃地进了门。
    “菲利克斯,”她试着让自己的声音镇定下来,“我是你姐姐,你可以在家里叫我艾达,但是在学校里,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老师,所以你必须叫我比森老师。”说着,她从菲利克斯的怀里抽了几根木头。
    菲利克斯把其余的柴火放在木柴箱里,两手叉腰,问:“那就是说你连讲话也要搞得像老师一样吗?”
    “规范的说法是‘打算像老师一样讲话’。”
    菲利克斯瞪了她一眼,然后逃了出去。
    八点半了——不过艾达不大确定究竟几点了,因为她刚刚意识到自己不像弗莱彻老师那样有块怀表。她从讲桌底部的抽屉里取出校旗,走到门口,拉动绳子打铃。
    七个孩子在旗杆周围集合,升起了那面破损的校旗。接着,全都一窝蜂拥进了教室。艾达立刻意识到,他们比弗莱彻老师在的时候叫得更响,闹得更欢了。她走向讲台,心里越来越没有底。
    整个学校都安静了下来。
    大伙儿都盯着她。“早上好,同学们。”艾达说。
    “早上好,艾达!”赫伯特大声回应道。
    艾达面红耳赤,不耐烦地说:“赫伯特?比克斯勒,请你称呼我比森老师。”
    “哦,是吗?”
    “是的。再来一遍,早上好,同学们。”
    “早上好,比森老师!”
    为了让自己保持镇静,艾达极力回想着从前弗莱彻老师和其他老师是怎么开始一天的授课的。她告诉自己,必须装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她只希望自己的连衣裙能够遮住瑟瑟发抖的双腿。
    突然,她想起来了:唱歌。对,他们一直都是这么开始的。
    她清了清嗓子。“和平时一样,”她说,希望自己听起来自信从容,“我们今天的学习从唱歌开始。苏西?斯普尔,请你像平时一样为大家领唱。”
    孩子们站了起来,苏西走到教室前的诵读点,开始唱《奇异的恩典》。
    苏西清澈而沉着的歌声充满了整个教室,这既让艾达平静了一些,也让她有了点儿思考的时间。唱到第二段时,其余孩子也加入进来。艾达闭上双眼专心致志地跟着大家一起唱。
    唱完歌,她已经足够镇定了,说:“谢谢你动听的歌声,苏西。你可以回到座位上了。”
    苏西坐下的时候,艾达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好多了。
    “今天,”她说,“我们将和往常一样开始上课:玛丽和菲利克斯念启蒙读本的课文给我听;汤姆——你自习数学,然后辅导苏西的数学;娜塔莎,你得继续学地理;查理,你分析《幸福之道》第一段的语法,就是你的课本第159页的那篇文章。”说完,艾达惊讶地发现,孩子们竟然真的开始拿书了。
    这时,赫伯特的喊声从教室另一头传来:“我呢?”
    “赫伯特?比克斯勒,你读历史课本。”
    “我倒真的很想看看你怎么让我听话。”赫伯特一脸坏笑地说。
    教室里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3
    有一天,午餐时间刚过,汤姆便举起了手。
    “什么事,汤姆?”
    “比森老师,我带来了一样东西,大家可能会感兴趣哦。”
    “什么?”
    全班同学都转过身看向汤姆。
    汤姆俯身摸出一个盒子放在课桌上,打开,拿出一个艾达从没见过的玩意儿,看上去像一团乱糟糟的导线。
    “这是什么?”艾达问。
    汤姆满脸得意地举着那东西,说:“矿石收音机。我自己做的。”
    “收音机!”查理惊叫道,“我爸爸说我们马上就要买一台。我可以看看吗?”
    “汤姆,”艾达说,“要不,你把它拿到讲台上来吧?”汤姆神气十足地把矿石收音机拿到了讲台上。其他孩子争先恐后地围了上去。艾达也凑了过去。
    那台矿石收音机有一个看上去像燕麦罐子的硬纸管,周围密密麻麻地缠着一圈圈铜线。硬纸管上的铜线连向一个金属夹,上面夹着一块亮闪闪的石头。此外,还有一根导线弯成了钩形,看起来像个小小的指针,它连着更多导线,而这些导线又跟一个圆盘相连。
    “这得怎么用呢?”赫伯特问。
    “先把这个接起来。”说着,汤姆把一卷长长的导线接在收音机上,然后把它伸到窗外。
    “咱们都出去吧。”艾达喊道。
    孩子们一窝蜂涌向了门口。
    来到外面,汤姆把线递给赫伯特,说:“这个叫天线,能接收信号。你得把它系到钟塔上。”
    赫伯特接过线,用牙齿衔着,然后踩着汤姆的肩膀爬上了屋顶。不一会儿,他就到了钟塔旁。艾达和其他孩子都欢呼雀跃。
    赫伯特把线系到钟塔上,然后伸手去摇钟,喊道:“放学了!”
    大伙儿都哈哈大笑。
    他一下来,大家便全都涌回了教室。
    汤姆开始摆弄起他的收音机。“你们得非常安静才听得见,”他说,“山谷里接收信号不好。”
    “接收信号是什么?”菲利克斯问。
    “就是收音机能接收到的东西。”
    汤姆拿起圆盘,把它放到耳边。“这是耳机。”他解释道。同时,他用右手操纵着小指针,在那块闪亮的矿石上到处试探。
    大伙儿都屏住呼吸看着汤姆,他用耳朵贴着耳机,表情非常专注。“收到‘KJQ’了,”突然,他咧嘴一笑,宣布道,“盐湖城的‘KJQ’。”
    “盐湖城在哪里?”菲利克斯问。
    “在犹他州那边。”汤姆答道。
    “那‘KJQ’又是什么意思呢?”娜塔莎问。
    “那是电台的呼号,也就是代码。他们在放音乐,大概就是叫爵士的音乐吧。谁想听听——见鬼,不见了。”
    “去哪儿了?”查理一头雾水地问。
    “嘘——”汤姆命令大家保持安静,他在石头上摆弄着小指针,“收到丹佛台了!‘KDL’!”
    “丹佛台在播什么?”艾达问。
    汤姆一副全神贯注的表情。“在报牲口的价钱。嘘,你听!”他伸出手,把耳机平放在艾达的耳朵上。
    “……五花肉22元每……”里面传来一个非常刺耳的声音,忽大忽小。她把耳机递给赫伯特,赫伯特听了几分钟又递给其他人。孩子们一个接一个聚精会神地听着。过了一会儿,菲利克斯突然叫道:“他们在谈论羊的事情!”
    每个人都听过后,艾达问:“它的原理是什么?”
    收音机的原理十分复杂,汤姆仔细地解释了一遍,大家都专心致志地听着。艾达则端详着他的脸,她觉得自己最喜欢的就是他脸上专注的神情。她喜欢汤姆为自己的杰作兴奋不已的样子。然后,大伙儿继续轮流传递着耳机,又听了一会儿收音机。汤姆捏着指针在矿石上的不同位置试探,每个孩子都能大声喊出电台所在的城市:“堪萨斯城!”“奥尔巴尼!”“斯波坎!”
    “我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菲利克斯兴奋地说。
    艾达突然想到,可以拉下墙上的美国地图,用教鞭指出大家从收音机里听到的地方。
    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发生在耳机传给查理之后。“是棒球比赛!”他叫道,“从芝加哥传来的。”
    随后便到了下午课间休息时间。小点儿的孩子几乎是在艾达的驱赶下才离开收音机,到教室外面玩耍的。最后,只有艾达和汤姆留在教室里。
    “真感谢你带来了这个,”她对正在收拾收音机的汤姆说,“你是怎么学会制作的呢?”
    汤姆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读《大众机械》杂志呗。我写信让他们寄来了零件。”
    艾达不禁打心眼里为他感到自豪。
    这时,教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原来是满脸通红的玛丽。“艾达……不,比森老师,”她连忙纠正道,“有位我从来没见过的女士,她说是从……县教育局来的,要见我们的老师!”
    4
    第二天,学校照常上课。随着时间一小时一小时过去,天色越来越暗。课间休息推迟了,可是从山顶周围聚集的乌云来看,一场大风暴即将来临。“
    我们最好把煤油灯点上,还要弄些干柴来。”艾达说。
    午饭时间刚过,风暴便来了。起初它还比较温和,但很快摇身一变,下起了冰雹,砸得屋顶乱响。
    孩子们东张西望,看见大大的冰雹打在窗户上。
    这时,汤姆举起了手。
    “什么事,汤姆?”
    “我可以把闹闹弄进来吗?外面冰雹那么大,它会吓坏的。”
    艾达皱起了眉头:“以前暴风雨来的时候你可从没这么做过呀。”
    汤姆朝窗外看了看,说:“这次下的是大冰雹。”
    “好吧,带进来应该也没事。不过,它可不能捣乱。”
    汤姆冲了出去。片刻后,便牵着闹闹走进屋里。他环顾四周,把它关进男生的大衣柜里,然后关上了门。
    煤油灯亮了,炉火也烧旺了,教室里变得暖和起来。孩子们继续专心致志地学习。那头骡子时不时地在衣柜里跺跺脚,偶尔还叫上一两声,但是谁也没有理它。
    下午,外面依然下着雨。玛丽站在教室前面准备背诵一首诗歌,其他孩子专心地听着。
    “《蜜蜂之歌》,”玛丽开始背诵,
    “这是蜜蜂之歌。
    他长着黄色的腿,
    既是快活的棒小伙,
    又是顶呱呱的工人。
    在晴朗的日子里——”
    教室的门突然开了。乔丹先生站在那里,黄色的雨衣滴着水。“看来别人跟我说的一点儿都不假,你们真的在这里。这所学校照理说已经关门了。现在,怕是真的要关了。你们所有人,现在就滚回家去!”
    大家一动不动。
    突然,男生的衣柜里传来一声踹门的巨响。
    乔丹先生一头雾水地打开了柜子。闹闹探出脑袋,冲着乔丹先生的脸叫了一声。
    “把这头骡子也弄出去!”乔丹先生尖叫道。
    5
    艾达举起了手。
    “你想干什么?”乔丹先生不耐烦地问。
    “请问我能说两句吗?”她说。
    “我真不知道你怎么——”
    “哎,让这姑娘说吧,先生。”莫里斯先生提议,“毕竟,您刚刚指责她做了错事。”
    校董会其他人也点头赞同。
    艾达从座位上站起来,说:“乔丹先生,我们并没打算做任何坏事,只是汤姆和我都特别想去念高中。汤姆想当电气专家,我想当老师,可是我们必须完成学业才行,而且必须通过毕业考试才能去读高中。其他孩子也想升学,不想原地踏步。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要投票表决,少数服从多数。”
    “说得太对了。”赫伯特大声说。
    “最后,”艾达接着说,“我想背诵一首弗莱彻老师教给我们的诗作为总结。”
    “校董会会议上不搞诗歌朗诵。”乔丹先生粗暴地说。
    “我倒觉得是个好主意,不妨试一试。”霍金斯先生说。
    乔丹先生涨红了脸,说:“行吧,你可以背你的诗了。”
    艾达开始朗诵。她伸出双手,一边说一边做着优美的动作:
    “良知称善即行之;
    理智言佳则为之;
    尽心尽力尽责之;
    福寿康宁自来之。”
    艾达停顿了片刻,说:“先生们,拜托了,这学期就快结束了,县教育局的赛奇威克老师马上就会来考核我们。要是你们能给我们一次尝试的机会,我们真的会感激不尽。”
    人群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甚至还有人跺脚。
    艾达刚坐下,汤姆就悄悄对她说:“虽然是些陈词滥调,但是干得漂亮!”
    校董会成员们暂时休会,到外面门廊上商量了。在他们讨论的时候,其他人都围着艾达,向她祝贺。
    不一会儿,四位校董一起回到了会场。
    “经过讨论,”乔丹先生阴沉着脸说,“我们决定允许这个……秘密学校继续开办两周,允许艾达?比森担任老师,好让孩子们安心考试。不过,仅仅是出于这一点考虑而已。”
    听众喝彩叫好。
    艾达笑盈盈地站起来,说:“谢——”
    乔丹先生抬起手,说:“别急,别急!还有条件。第一,这些孩子的家长必须承担维护学校房屋和场地的责任;第二,我们希望每个孩子都能通过考试。如果这一点没有实现,我希望整个山谷都明白——这不是校董会的错,而是老师的错!”
    说完,乔丹先生立刻起身,气势汹汹地走出了教室。
    其他校董会成员则加入了兴高采烈的人群。
    艾达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坐了一会儿,然后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
    “你又成功了。”汤姆说。
    艾达看着自己的手,说:“谢谢你。”
    “你真是个‘铁娘子’。”
    艾达一惊,四下看了看,问:“这是什么意思?”
    汤姆咧嘴一笑:“就是……很棒啦。”
    “你从哪儿学来的这些词儿?”
    他耸耸肩,说:“从广播里学的。”
    艾达情不自禁地给了他一个拥抱。她突然感到不知所措,满脸通红地跑了出去。当晚的夜空空旷深邃,没有月亮,只有数不清的星星在闪耀,似乎无穷无尽。“我们赢了!”
    艾达大声欢呼,“我们赢了!”这时,她又清醒了过来:没有,还没有。我们必须通过考试才行。
    作者:艾维(AVI),美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深受读者喜爱并屡获大奖,包括美国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金奖、《波士顿环球报》号角书奖、斯科特?奥黛尔大奖等。著作《秘密学校》获2001年美国家长指南儿童媒体奖、2001年美国《史密森杂志》年度推荐童书以及2002年国际阅读协会-美国儿童图书委员会儿童选择奖。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