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_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作品评论 >

父亲

http://www.newdu.com 2017-10-11 未知 李童 参加讨论

普通的早晨,也是寒冷的早晨。
    我终于是艰难的走下楼梯,站在小区楼前。
    北方的冬天冷得厉害,一阵寒风袭来,似乎穿透了衣物、皮肤,直接冷到了心里。我不禁打个寒颤。
    也许是风吹的缘故,楼顶的两块冰棱掉了下来。
    一块粉碎在了我脚边,一块砸在了我面前的车顶上。
    我怕的紧。
    直直的站在那里不敢动弹。
    有好心的年轻人赶紧跑了过来问一句“大爷,您没事吧。”
    我木然的摇摇头,“没事。”声音沙哑且颤抖。
    年轻人不无担心的看了我几眼,走开了,中途还多次的回头。
    我远远的冲他笑笑。一句谢谢却顶在喉头,发不出来。
    终于我还是坐在了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公园的长椅上。
    并不是我多想来,只是觉得,到了这样的年纪,就该来到这样的地方,坐上一天。
    面前一个妇女牵着两条狗走过,后面跟着一个孩子。
    我细细想了许久。原来今天是周末了。
    我盯着那个不大的孩子看了许久,直到他一个拐弯不见了踪影,我却是突然想起了我那远在Q城的女儿。
    不知道她工作的怎么样了,隐约记得,她上次回来时和我抱怨腰背有点疼。
    我劝她买几贴膏药,她皱皱眉“我不,多大味儿!”
    我只能笑笑。
    却是数不过来,我的身上贴了几贴膏药。
    昨晚女儿给我打了电话,那时我在吃中午的剩饭。
    “爸爸,春节我就回家了,您想要什么东西吗?”
    “嗯,我在这边工作挺好的,您别担心。”
    “不行,爸,小哲周末要上钢琴课,不能去您那边。”
    “那什么,爸,先这样,我这边还有事。”
    “嗯,您注意身体,再见!”
    女儿的话还清晰的紧,我说了些什么却是无论如何记不清了。
    我粗略算算,距离春节,好像还有四个月。
    四个月…四…死。
    如此不吉利的字眼,什么时候起,竟和我挨着这样近了?仿佛伸手便能够把它扯到眼前。
    我微微抬了抬手,却又放下。
    双手摩挲着光滑的拐杖,心里却感觉一空。
    手心里那同样枯槁却小一号的手,也消失了许久了吧。
    还记得刚寻了这条拐杖时,把手那边是有一条木刺的。我把拐杖放在眼前细细的寻着,却再也不见,许是经年累月给消磨了吧。
    我一阵叹息,仿佛是失去了一个交心的老友。
    微微抬头,那个男孩再次经过,他已经欢快的走了第二圈。
    这一次,他看了我一眼,我冲他笑笑,沙哑的说了声“小心些。”
    他远远的跑开了,只留下渐渐消散在空气里的那句“谢谢爷爷。”我不禁觉得欣慰。
    却又突然明悟,这孩子,长得很像小哲。
    紧随着欣慰而来的,却是深不见底的悲伤。
    小哲见了我永远是怯怯的,却不似见了他爷爷奶奶那般活泼。
    这个年,又是我自己过了吧。
    我突然感觉再也坐不下去,公园里的一切都带上了一丝寒冷的颜色。
    人们的身形变得佝偻,脸上也满是消极。
    我拼命逃离了这个地方。
    途径一座小屋,那墙上,何时写上了这样大的一个血红的拆字?
    在我缓慢的生活节奏之外,时间流逝的究竟多块?
    及突兀的,我一阵惶恐。
    那如飞翔、如冲刺般的时间,终于是要将我带走了么?
    我坐在客厅的凳子上这样想着。
    而回过神来的我,也终于看到了桌子上的信纸,我那再也用不上力写着的“遗书”二字。一阵紧张,冷汗也出了满身。
    我赶紧把纸撕了粉碎。
    转过头,看着墙上挂着的照片。
    我的身边,是一个白了发的女人,我俩看着镜头,脸上挂着同样的,幸福的笑。
    视线一阵模糊,思想却到了遥远或很近的将来。
    我躺在透明棺材里,旁边是哭泣的女儿。
    她终于回来陪我呆上几天,而我也终究在一把火中变作了一撮白灰。
    葬在了她的身旁。
    我终于又笑了,而我知道,这次,是和照片中同样的——幸福的笑。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