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读书文摘 >

故纸堆有何用?

http://www.newdu.com 2017-10-11 人民出版社 佚名 参加讨论
故纸堆有何用? ——摘自《五百年来谁著史》第三版 推荐人: 贾元昌 推荐理由: 理论的魅力就在于有用,在于它能够指导现实的人类实践。如何对待历史上形成的思想和理论?如果


    故纸堆有何用?
    ——摘自《五百年来谁著史》第三版
    
    
    推荐人:贾元昌
    
    推荐理由:理论的魅力就在于有用,在于它能够指导现实的人类实践。如何对待历史上形成的思想和理论?如果全盘接受,那就是墨守成规不知进取,如果完全抛弃那就是空中楼阁数典忘祖。我们应该坚持这样一个原则:要着重研究理论形成的背景,包括它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产生的思路,基本的观点、立场和方法。如果它所要解决的问题,现在还存在,那么这个理论就有学习和继承的价值,它的基本思路、观点、立场和方法就值得我们去学习。
    



    
    如同对待马克思和列宁一样,康德、黑格尔、康有为的著作,今天已被当作了十分古旧的知识,人们怀疑它们与现实究竟有何关系、还能派上何等用场。实际上,这种怀疑,是从这些著作诞生伊始就存在着的。例如,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非但一直被批评为“文字粗拙晦涩、令人无法了解”,文德尔班甚至这样说过:“能了解精神现象学的那一代人早已死绝了”。
    在实用主义的时代,像一切不能直接变成钱的东西一样,人们普遍地怀疑“理论”的价值、“理论”的用处,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当年的左文襄公曾经感慨说:“今之农者,亦如今之学者,欲速见小,自误以误人。吾三十以后,读书渐多,阅世渐深,知区区之存于心中,自以为是者,仅足以仿当今无足指数之人,而于古之狂狷尚未逮也。”这些话若换成今天通俗的说法就是:所谓实用主义学风,便是“小农经济”在思想、学术领域中的反映。它的表现,也就是左宗棠所说的“欲速见小,自误误人”,更进一步说,它使得我们的发展没有坚实的基础、长远的眼光和持续的内在动力,更使得我们日渐丧失了“理论”这个改造世界的有力武器。
    马克思曾经这样说到他自己所处的时代、说到那个时代的德国:“不仅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而且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不发展。除了现代的灾难而外,压迫我们的还有许多遗留下来的灾难”,“不仅活人使我们受苦,而且死人也使我们受苦。死人抓住了活人!”――实际上,马克思所说的,也就是我们的时代和我们当下的处境:今天,不仅肆虐全球的资本主义大危机使我们受苦,而且,旧的生产方式、旧的发展方式同样也深深地束缚着我们、使我们受苦。马克思的时代,其实离我们并不那么遥远,而上述那些被判为“古旧”的知识、那些“古之狂狷”者――康德、马克思、康有为,他们的写作所针对的,实际上也便是我们的现实,他们能够告诉我们的,比当下的时尚宣传所能给予我们的,要多得多。
    今天的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正是康德第一个指出,英国人率先发明的“战争国债”和战争金融制度,乃是现代欧洲思想错误的结果、是西方思维最大的失误;而黑格尔则认为:推动现代西方世界发展的两个真正动力,无非是战争与财富;尼采更一针见血地断言:“债务关系”,乃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正是马克思指出:在世界经济危机爆发之后,一切旧的经济学实际上都已经死亡了,因此,从今往后,我们需要一种完全不同的经济学;而列宁认为:金融垄断和跨国公司的垄断是20世纪世界经济的主要特征;康有为则第一个提出了“大同”、“小康”之辩,他说:未来的“大同社会”,必定是以劳动者为主体,以科技、思想和知识创新为动力的社会,必然是“劳动社会”和“创新型社会”。
    这些被判为古旧的知识、这些晦涩的理论,恰恰是今天我们认识、改造现存世界的最有力武器。
    

责任编辑|崔培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国学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