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网络导致文学崩溃,审美断裂?

http://www.newdu.com 2017-10-29 中国文学网 舒晋瑜 参加讨论
谢有顺 非常担心,这个集体阅读、集体欢呼和庞大点击率至上的时代将毁灭文学的核心品质 张抗抗 强烈质疑,为取悦手指,取悦点击量而必须大量生产的商业模式怎样保证文学的质量

     
 

    

    谢有顺非常担心,这个集体阅读、集体欢呼和庞大点击率至上的时代将毁灭文学的核心品质
    张抗抗强烈质疑,为取悦手指,取悦点击量而必须大量生产的商业模式怎样保证文学的质量
    评论家谢有顺近几年常常担任诸多网络文学赛事的评委。每次他都认真阅读,认真投 票,但是他发现,最后公布出来的获奖结果总是跟他选择的相距甚大。面对网络文学这一群体,谢有顺觉得自己的审美及对文学的判断被分裂或挑战。这也迫使评论家一族,不得不正视这样的事实:网络的兴盛,使中国的文学生态得到巨大的改变。5月20日,中国作协、广东省作协联合召开“网络文学研讨会”,与会文学网站负责人、作家、评论家分析了网络文学的发展态势并对网络文学创作和传播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积极的意见和建议。
    评论家:警惕网络文学的不足
    网络文学的兴起,像一面反射镜,不断照射出传统型文学的问题与局限来,让人们惊醒,警策,这实际上既是自身生存的一种冲击与压力,也是自身发展的一种比照与动力。同样,因为有传统型文学这样老成的文学板块存在,也使网络文学有了观照自身的一面镜子。并在这种比照与对话之中,找到自己的问题与不足。
    评论家白烨认为,当下的网络文学与传统型文学之间,是并存与并立、互动与互竞的关系。他举例说,当下网络文学的类型化还处于过渡状态,分类过于琐细,一些看似不同的类别其实区别不大,作品内容构成的正面意义与表现形式上的艺术品位都亟须加强,在类型化的发展上还有很多提升空间。此外,一些作者与读者过于密切的关系形同于相互绑架,立足于娱乐、寄寓于宣泄的写作与阅读互动,还显得比较单调和低级;一些文学网站的运营在主要依赖商业手段的同时,还缺少别的有效方式,提供的作品在品位上还有欠丰富。而相对成熟的传统型文学从理念到方式,也都有新兴的网络文学可以借鉴与借力的许多东西。
    “很多当代作家写得很流畅,也符合文学的规范,但所写的生机勃勃的东西太少,有生活气息、生活质感的作品少,细节的雕刻非常匮乏。我觉得网络文学恰恰补上这一块,让每一个人说出他的故事,生动的、偏僻的、底层的,我们想像不来的故事,这是非常好的事情。”谢有顺在肯定网络文学的同时,也道出自己的忧虑。“电子阅读的时代,好像文学重新进入了一个类似于口头文学时代、重新讲述集体经验的时代。看起来是个人写作,其实他们在表达新的集体经验,这也是值得警惕的。”他指出,从鲁迅开始讲述个人经验成为小说标志,现在重新回到讲集体的、类型的、公共的经验,这是文学方面的退化。“当那么多人点击阅读的时候,我还是想,作为个体的悲伤和叹息是不是还有意义?对于文学来讲,可能个人的悲伤和叹息,个人的沉思还是非常有价值的东西。但是集体欢呼、集体阅读、庞大点击率至上的时代,个体的叹息和悲伤可能被羁押到非常偏僻的位置,这个恰恰是我所定义中的文学最核心的品质之一,而这一点在网络文学新的公共写作空间里面的确比较少。”
    作家:时间越来越少文字越来越水
    为什么有比较多的人对网络文学提出批评?作家张抗抗认为,很多人认为文字太水了。“有时候我也想不明白,这个时间越来越少的时代,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把时间消磨在越来越多的水里面?”她分析说,网络作者在商业模式当中,肯定是取悦于手指,取悦于点击量,必须取悦于点击量,必须大量生产,但大量生产就无法保证质量。
    很多网络小说长篇巨制,动辄篇幅百万。为了追求点击率、也为了网络读者要求的快速更新,有的作家甚至一天写完几万字。成名于网络的青年作家步非烟也认为,除了极少数真正天才纵横的人,以这样的速度能创作出优质作品的可能性是很低的。这种写作方式,原本不成熟的创作进一步流于轻率。“我相信,一个人的才华、储备是有限的,这样井喷似的创作其实是在挥霍才情,这种创作模式,无法给作者留感知生活、补充积累的空间。”
    在一次文学赛事的颁奖活动上,作家刘震云戏言,网络文学一般写白天的事少晚上的事多(指盗墓题材等)。张抗抗也提出,对于如何开拓和丰富写作题材,是网络作者面临的挑战,希望网络作者有更多关注现实题材的作品。
    网管:集体呼吁网络维权
    网络作家唐家三少是受益于网络的杰出代表。目前,他在网上的十部作品全部在国内出版了简体中文版本,共计百余册,总销量数百万册,在台湾出版了繁体版本,共计300余册,总销量近百万册。其中一部作品出版了韩文版,一部作品改编为漫画,两部作品的游戏版权卖给了盛大集团。网络成就了唐家三少,但是也同时受到网络盗版的严重侵害。他说:“我的十部作品中,任何一部在百度搜索书名,都能找到上千万个结果,也就是上千万个网页。而在这上千万个网页中,真正属于我签约网站起点中文网的正版内容只不过是几百个而已。也就是说,有上千万个网页的盗版。”
    作家张抗抗曾在今年两会上提出了关于网络著作权保护的提案,并表示下一步还会对网络著作权进行关注。她提到,网络著作大量被复制被盗版,极大妨碍了网站的发展、妨碍了作者的发展,也妨碍了文学的发展。“我一厢情愿地想,有没有可能设计一种身份证号,每一部作品都是带密码的,只有获得密码才能通过那个端口,否则就搜索不到。后来网络专家跟我说这是不可能的。”
    “我们呼吁中国作协以及相关单位,对网络文学的盗版问题开展深入调查,切实维护网络作家的权益和网络文学的版权。”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认为,主要原因是,网络盗版的泛滥以及搜索引擎对网络盗版的纵容,比如国内某些搜索引擎,不仅为网民提供数以几十万、几百万计的盗版搜索结果,还监守自盗,其贴吧、文库中就出现了不少直接盗版自盛大文学旗下网站的作品。
    面对高速发展中的网络文学,压力和危机四伏。新浪网副总编辑孟波指出,一方面是网络文学的最初产品良莠不齐,网站对作品的筛选、把关直接影响到社会阅读品位和价值取向;一方面,由于创作人群大多运用的是网名,在网络中冒名顶替的屡见不鲜。网络作者的作品被人随意复制,四处转帖,很多作品更是无处溯源。如果只靠网友自身的道德准则来约束,是远远不够的。这就需要我们互联网工作者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完善健全这个运营机制,来保证更多网络作者的权益。
    网络盗版的盛行,给文学类站点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一些盗版网站使原创正版站点用户严重分流,波及到正版网络文学网站的合法收入,也导致作者的权益受不到充分保障。中文在线总裁童之磊说,我们应保护版权,为网络文学作者朋友们提供积极健康的创作环境。2005年成立的中文“在线反盗版联盟”,成为17k及广大原创文学站点维权的强有力后盾。目前已经建立起遍布全国的律师网络,组织维权诉讼300余起,涉案作品3000余部。
    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李冰在谈到,目前,网络盗版已呈现出集团化、程序化趋势,严重侵犯了网络作家的正当权益,也阻碍了网络文学产业的发展。中国作协有义务、有责任维护网络作家的合法权益。他说,中国作协将在国家版权局的支持下,联合各文学网站,做好网络盗版情况的调研分析,在掌握大量事实的基础上提出可操作的办法,运用法律武器打击网络盗版。文学网站管理者,网络文学作者、读者都应该积极行动起来,共同维护网络版权。文学网站之间应该建立正常有序的竞争机制,重点文学网站和搜索网站要率先垂范,严于律己,自觉遵守法律法规,尊重作家劳动,为网络文学的繁荣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
    前景依然广阔?
    从1997年互联网刚刚进入中国开始,文学网站经历了论坛、短篇、长篇、博客、多元五个发展阶段。红袖添香网主编毕建伟透露,红袖添香作为目前仅存的长、短篇并存,文学体裁最全面的文学网站,在反思部分专家、学者对网站文学低俗化诟病的同时,开始反思并积极倡导“以文养文”的网络文学发展策略,坚信网络文学真正走出自己的特色避免媚俗。他们的做法是,把网站上的作品进行分类:对满足大众休闲娱乐的通俗文学(主要是长篇小说)进行商业化运营取得盈利支持网站的长期发展;通过运营长篇小说获得收入后,以完善版权运营平台,主动发现一部分有品质、能传播久远的短篇作品,对短篇文学的发展进行扶持。2009年7月红袖添香的作者寅公(本名:初亮)发表于红袖添香的作品《阳关古道苍凉美》继成为2008年全国高考语文卷一阅读题试题后,于2009年被收录进由牛津大学出版社(香港)出版社高中学生用书,可谓是网络文学中的精品代表。
    鲁迅文学院副研究员王祥说,那些能够让读者着迷追捧的网络小说,比如玄幻小说中最受欢迎的《盘龙》、《神墓》、《阳神》等等,在展现想像力,人物性格塑造,故事情节的独创性等方面高出同类作品很多;历史小说《家园》(作者酒徒)严肃的创作态度,家国理想的表达,在喧嚣浮躁的网络环境中,特别令人尊敬,《极品家丁》、《回到明朝当王爷》的娱乐性也很令人称道。但如果以文学的基本标准来衡量网络小说,就很令人遗憾,一批很有可能成为大众小说经典的作品,比如《盘龙》、《神墓》,文字水准不均衡,情节拖沓重复,如果能够做出认真修改,它们应该成为我们时代的《西游记》、《封神榜》,超越《哈利·波特》。
    王祥说,无论是纯文学还是大众文学都不能回避文学的标准和文明的标准,提升网络作者的创作水准和文明素养,需要相关各方一起努力。为此,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已经举办了两届网络作家培训班。
    网络文学发展十年来,其诞生的作品数量可能已经超过了60年来纸质文学作品的总量。侯小强说,目前盛大文学旗下各家网站,拥有超过500亿字的内容储备,每天更新字数达6000万字,这样的内容数字看似庞大,但平均到1.62亿名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身上,是符合用户需求量的。此外,中国网络文学差不多已经拥有了一百万名作者阵容,他们活跃于网络创作活动中,用新鲜的文字缔造了一个想像力世界。体现在商业方面就是,如果对一部网络文学作品进行成功的全版权运营的话,那么围绕这部作品衍生的数字阅读、传统出版、影视改编、游戏制作,产业规模很容易达到一亿元甚至十亿元。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