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综述 >

吴官正离开官场说心事 自称"读书改掉大脾气"

http://www.newdu.com 2017-10-10 人民网-环球人物 newdu 参加讨论

    “在我出生前,因村里一户恶霸家的人把脏水泼到我祖母身上,叔叔来水一气之下动了手。那家知道我叔是一个不要命的人,就恶人先告状,上县城打官司,告我叔打人。结果判我叔赔他家18担谷子,否则就坐牢。万般无奈,我叔就去卖壮丁,卖了18担谷子,顶人去当兵。我出生后,父母请来水叔叔给我取个名字,他想了一下不无感慨地说:‘本来是我有理,到头来却输了官司,我看就叫官正吧。’”
    2013年5月初,中央政治局前常委、中纪委前书记吴官正首次在新书《闲来笔潭》中披露了自己名字的来历:“官”是家里吃“官司”输了,“正”是兄弟一辈的辈分。同时公布的还有大量的工作回忆和生活随感。
    退休后,吴官正在夫人张锦裳的提议下,将“闲时走走、看看、想想、议议”的诸多所得记在笔记本上,“用来打发时光,咀嚼其中滋味,找些人生感悟”。久而久之,这些东西就汇成这本《闲来笔潭》。
    “这是一部非常独特的领导人著作。我们对它的定位是:一个领导人退休后的心灵随感录。”该书编辑、人民出版社政治编辑一部主任张振明告诉记者,“已经出版的领导人著作,大多是工作文稿,对党政干部比较有学习价值。另外一些是回忆录,或是谈论某个特定话题。像这本书这样很细腻地用普通人的视角和笔触,去写自己内心的一种感悟,我想可能还是第一本。”
    数字生活乐趣多
    2008年,退休后的吴官正曾到北京朝阳公园散步。一位年近花甲的妇女认出了他,并主动与他说话。两人拉了一下家常,说得津津有味。分别时,妇女说:“很遗憾,没带相机来,握个手好吗?”吴官正说:“好,谢谢。”妇女又说:“请保重,多为国家做贡献。”吴官正笑了笑,心想,退下来就是贡献嘛。
    宋人程颢有诗曰:“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吴官正说,自己退休后,心情闲适,遇事从容应对,与诗中描写的心境颇为相通。
    从《闲来笔潭》中记述的细节来看,吴官正的退休生活可谓丰富多彩(以下楷体字为吴官正书中的原话)。
    今天洗澡,我把手表放在椅子上,开始泡了13分钟,觉得心怦怦地跳,坐在浴盆旁出汗约8分钟,又到水中浸泡5分钟,爬起来坐在浴盆边3分钟,又到水中仰躺2分钟,站起来冲了一下,擦干水,用了1分钟。不知怎么这么巧合,1、2、3、5、8、13,正是斐波纳奇数列的前几项。
    我每天阅读文件、书报和接待同事朋友约8小时,吃饭散步和睡觉约10小时,看电视、写杂记、洗澡约6小时,巧吧?6、8、10,一天24小时,用的正是等差级数……
    吴官正在书中透露,全家人都是“数字控”,经常互相出题目,让本来平淡的生活和无味的数字变得更有乐趣。
    我家秋天收获了一大堆柿子,老伴对我说,如果把680个柿子堆成顶尖只有一个的三角堆(即三棱锥体,每上一层比下层少一个),问我可以堆多少层?我知道三角垛堆级数的前几项求和公式,也熟悉一元三次方程的解法,算了一会儿说,“可以堆15层”。老伴当过数学老师,知道堆垛问题,还会解一元三次方程,但没难倒我。
    我的一个儿媳听了后说:“我爸曾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他请客用了65只碗,平均2人共用一个饭碗,3人共喝一碗汤,4人共吃一碗肉,问我有多少个人?”我想了一下说:“来了60个客人,你们说对吧?”家里的人大都有点儿数学知识,不到两分钟,个个点头称“是”!
    接着,我问:“正弦三度(sin3°)等于多少?”没人回答。过了一会儿,我说:“应该是0.0523吧,不信你们去查表或用泰勒级数展开计算。”众人“啊”了一声,说老爷子出这么个怪题目。
    “单纯学文科的人,不会有这种思维方式;单纯学理工科的人,也写不出这样的文字。”张振明告诉记者,吴官正曾说,搞自然科学的人懂点人文科学,会增加想象力和创造力,搞人文科学的人学点自然科学,也是必要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