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指南 > 读书文摘 >

少年求索

http://www.newdu.com 2017-10-11 人民出版社 佚名 参加讨论
少年求索 推荐人:崔培 推荐理由: 《王震传》一书以大量的珍贵史料及照片,记述了我国著名的军事家王震上将的戎马一生。他在六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新中国


    少年求索
    
    

    
    推荐人:崔培
    

    推荐理由:《王震传》一书以大量的珍贵史料及照片,记述了我国著名的军事家王震上将的戎马一生。他在六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新中国的建立,为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深受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尊敬和爱戴。本书详细地记述了他从一个放牛娃成长为一名战功卓著的将军的过程,全书真实感人,向读者展示了一代名将的光辉一生。
    
    



    


    1922年正月,经过慎重考虑,13岁的王震决定去长沙。为什么要到长沙呢?一是长沙离家较近,是自己知道又未曾去过的大城市;二是二叔王贵元经常到长沙做买卖,从二叔那里能了解去长沙的具体路线,也可得到二叔的帮助;三是半个月前,王震认识了两个人,一是潘心元,另一个是田波扬。他们都是浏阳北乡人,是从长沙来家乡闹革命的辛亥革命学生军,所以,在王震的心目中,长沙就是革命的中心,是出气翻身的地方;四是父亲趁农闲到浏阳县城找活干了,这时,出走的机会已经成熟。这样,王震一面问明二叔去长沙的具体时间和路线,一面又帮家里做了许多活儿,偷偷地作好了离家出走的准备。在二叔动身去长沙的那一天拂晓,王震不辞而别,悄悄离开了母亲、妹妹和弟弟,告别了故乡,一个人向长沙走去。
    从马跪桥村到长沙有两条路:一是在北盛镇捞刀河渡口乘船到长沙,二是在北盛镇捞刀河渡口乘船到永安市,下船改换旱路去长沙。第一条路少有人走,因为捞刀河弯弯曲曲,既花钱又费时。人们大都走第二条路。王震也是走第二条路,只是稍稍有些不同。王震没有在捞刀河渡口乘船。而是步行到三十多里外的永安,在永安渡口等二叔。二叔做梦也没有想到,13岁的侄子竟会在永安等他并要与他一起到长沙。开始,二叔怎么也不同意带王震去,但见王震坚持要去,二叔也就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
    到了长沙,王震随着二叔沿街叫卖夏布,长沙的街道几乎都走遍了。布卖完了,二叔要带王震回去,但他说什么也不肯。二叔回浏阳后,王震才开始了真正的独立生活。
    二叔给他的钱很快花光了,王震开始流浪街头。好在来长沙前在永安时认识的一个小乞丐,这时成了他的好伙伴,使他在精神上得到了不少安慰。
    这个时候,湖南军阀赵恒惕为了扩充势力,在街上设立“募兵处”招兵买马。王震为了填饱肚子,就去报名当兵(此时王震改原名“王正开”为“王开林”)。碰巧这时来了一个年轻军官,一问,王震竞与他是浏阳同乡,这样,王震就被编入陆军测量局新兵连,当上了连长的勤务兵和护兵。这个连长确是浏阳人,叫黄文煜,出身绅士家庭。王震原认为他收留自己表明他是个好人,没想到他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王震要为连长打洗脸水,倒茶送饭,洗衣端尿,几乎无事不做。一旦稍有差错,连长对他非骂即打。而且每月发给新兵的两块银圆(王震身兼勤务兵和护兵,钱也就有两份),王震一分钱也未见到,全部装进了连长的腰包。最后一次为黄连长做事,是从蕃正街到青石桥药铺抓药,因为迷了路,回来晚了,黄连长又骂又打。先是让站岗的哨兵把王震按在地上,他即拳打脚踢;而后又用皮鞭抽打,疼得王震在地上滚来滚去。但王震紧咬着牙关不哭不喊不求饶,连两个哨兵都看不过去,跪下来为他求饶。直到打累了,黄文煜才扔下皮鞭,让哨兵把王震拖出去,罚站一夜,翌日三餐不准吃饭。在饥寒交迫、疼痛愤恨的情况下,王震悄悄地逃走了。
    逃出黄文煜部队这个虎狼之地,王震来到市郊一个姓林的浏阳人(二叔曾告诉过他)的住处。这个老乡在那里种菜贩菜。看着王震可怜,老乡就把他收留下来,雇他往城南火宫殿几家饭馆送菜。这样,王震才可以与那个乞丐小朋友勉强糊口。从郊外到火宫殿有十五六里路,王震每天要挑满满的两篮子菜跑两个来回,一天下来,他又累又饿。没过多久,他脚上那双鞋的底就磨光了。最可悲的是,就在人家欢庆春节时,王震的小朋友因被狗咬,伤口恶化高烧不止而离开了人世。春节刚过,菜农林家因无菜可卖,就把王震辞退了。真是“时运不济,命途多舛”。无奈,王震又回到长沙市内,在捞刀河与湘江交合处的沙口码头给别人帮帮忙,赚点小钱维持生活。巧得很,有一天,就在这个码头上,王震又与二叔见面了。这次二叔是担着父亲、兄长、嫂子及王震外公的重托,顺便找王震回家的。见王震态度坚决,非要干出个名堂才回家,二叔只好带他去火车站附近的落星田找一位叫刘升林的老汉。刘老汉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驼背老人,原是人力车夫,因年岁大不能继续拉车,就开了个起火店,专供十几个浏阳籍的人力车夫吃住。在刘老汉的帮助下,王震正式当起了人力车夫。这个活计十分辛苦,一月下来,缴了车租,缴了伙食住宿费,就没有什么剩余了。俗话说:“着意寻不见,有时还自来。”一个偶然的机会,王震被长沙火车站的黎湘副站长(他也是浏阳人)看中了,并介绍他到铁路上做事。从此,王震就成为一名长夫,在铁路上干各种杂事,像打扫站台、搬运行李、接送电报等。这期间,王震还有一项特殊的任务,就是常常被黎湘叫去给铁路局下属的一些工会分会和团体送材料信件。因为黎湘是秘密的共产党员,此时的王震已开始取得党的信任了。因此,从拉车夫到铁路长夫是王震人生道路的转折点。 
    ——摘自《王震传》
    
    


    具体图书信息请点击页面右上角图书链接处查看。
    
    

责任编辑|崔培
    
    注明:如果您对本文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文章下方的评论框里留言。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国学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