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作品评论 >

陈子善 《哈佛遗墨》的遗墨

http://www.newdu.com 2017-10-11 文汇报 陈子善 参加讨论

    
    12月13日晴。得商务“碎金文丛”六种。其中杨联陞著《哈佛遗墨》,初版于2004年,九年后修订重印,编者增补《<中国货币与信贷简史>前言》、《玄奘二三事》等文四篇和诗数首,又抽出书信等另编,使之更为集中和完备。
    杨联陞(1914—1990)是史学家,在中国经济史、制度史研究等方面卓有建树。他曾任赵元任助手,又与胡适通信论学二十年之久,自喻“敢比仰山杂货铺,何堪舜山再来人”。与上个世纪不少文史学者一样,杨联陞年轻时也对新文学颇感兴趣。他与“新月派”叶公超、陈梦家等或师或友,《遗墨》已收的散文《断思》就是叶公超“逐句推敲改定”后刊发于1934年《学文》第1卷第2期。但杨联陞1930年代的新文学作品,《遗墨》只收录《断思》一篇,未免太少,应该继续发掘。
    线索就在《遗墨》首篇杨联陞《自传》,文中有如下的话:
    “1935年蒋(中正)召集各大学代表去南京,清华五人,联陞未去,称母病请假回保定,草成《东汉的豪族》长文,在《清华学报》发表……此外曾在《大公报》的《史地周刊》(张荫麟主编)、《文艺周刊》(沈从文主编)发表短文数篇。”
    杨联陞发表在《大公报·史地周刊》上的短文,《遗墨》已收录1936年9月18日的《冀朝鼎的<中国历史中的经济要区>》一篇。但发表在《大公报·文艺副刊》上的短文,《遗墨》却付阙如。当然,他不会记错。1934年8月29日《文艺副刊》刊出署名莲生的《从宇宙苍蝇到大众语》,无疑出自杨联陞手笔。
    当时,上海文坛“大众语”问题讨论正殷。此前的1934年4月,《人间世》在上海创刊,林语堂在发刊词中称“宇宙之大,苍蝇之微,皆可取材”。杨联陞此文正是借此破题发挥,认为“文学是不拘于什么道与志的。正如孩子底父母为孩子的食物争论,却不知孩子吃牛乳或代乳粉都可以。文学这孩子原是好胃口,吃宇宙固然吞得下,嚼苍蝇也未必坏肚子,应当还不至于势不两立”。
    沈从文发表杨联陞此文时加了《编者复信》,在肯定“文章甚好,极佩卓见”的同时,也提醒“大众语”问题“应为下面二事,一为反文言复兴运动,一为反封建专制运动”,“徒作大言”未免“离题太远”。杨此文作为沈复信附录已编入《沈从文全集》第17卷,因此,理应补入《哈佛遗墨》。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