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旷野枪声6
    该说的说完后,袁尚青端起碗大大喝了一口酒,他在琢磨后面发生的事该不该讲?怎么讲?这时朝鲁说话了:
    “其他几条任务都好办,关键是那个怪物的事有些麻烦,咱们从没听说过,更没见过,这可不好办——”
    “队长你可错过机会了,那东西今天还真让我撞上了——”袁尚青边说边冲着灶坑那儿的陆磊瞅了一眼。
    接着,他就把如何在公社遇上陆磊,如何俩人搭伴儿回村而遇上“机器狗”的经过活龙活现地讲了起来。每到关键时刻,他都要停顿一下,端起酒碗喝上一口,旁边的贺国强就赶紧地给他碗里再续上,两眼直勾勾地一眨不眨,生怕遗漏一点情节,脸上还有一种崇拜的神情,就像眼前这个朝夕相处的伙伴突然变成了英雄似的。当袁尚青讲到他当机立断举枪射击的时候,几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就连陆磊也稀里糊涂地跟着紧张起来。只听袁尚青讲道:
    “当时的距离也就是十来米吧,我让陆磊搂紧我的腰,然后举枪瞄准了那神秘怪物的脑袋。就在这时,那家伙的双眼突然唰地放出了两道绿光,而我的眼睛如同被强光灼伤了一般,刹那间什么都看不见了,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他端起酒碗喝了一口,贺国强这时已忘了续酒,其他几人也是敛声静气,就像停止了呼吸似的。朝鲁是这个浩特里有名的硬汉,这时眼睛瞪得像牛眼一般,也显得紧张兮兮,他不时失时机的问了一句:
    “那你开枪了没有?”
    袁尚青接着说道:“其实,也就在那龟孙子双眼放光的同时,我的子弹就射出去了。那响声——比‘二踢脚’硬是高了几倍,我的耳朵都震聋了。呵!你别说,这一下把咱白玉也惊得够呛,就像武装部长说得,也算是经历了一场实战锻炼。当时,只听它唏哩哩一声嘶鸣,前腿腾空直立了起来,紧接着往前一蹿,如同箭一般飞了出去。那架势,那速度,也就我这骑术,换了别人,恐怕早摔了下去,现在还躺在草滩上哭爹叫娘——”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住了,眼睛寡兮兮地向陆磊瞟了过去,心里突然发起虚来。
    “说呀!继续摆活,怎么不说了?”陆磊一脸的冷笑。可惜炕上的人一方面精神太专注;另一方面灶坑那儿光线暗,都没发现陆磊的表情,更没听出话中的含意。
    “尚青,快接着说,后来怎么样了?”贺国强急不可耐地催促,其他几人也跟着附和。
    “后来嘛——其实陆磊同志一直都在场,让她说吧!”袁尚青讪讪地说道。
    大家把目光齐刷刷地转向了陆磊,一个个焦急地期待着。
    “磊子,快说说,后来咋样啦?”
    “后来——后来‘大英雄’弃枪策马,飞驰而去。我差点儿喂了狼——”
    “啊——究竟怎么回事?你不是也在马背上吗?”几人异口同声,眼光又回到了袁尚青身上。
    袁尚青低头喝酒,显然在掩饰什么。陆磊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们想一想,马被枪声一惊,突然直立起来,没有鞍子,光溜溜的,谁能骑得住啊!我当时要死抱着他不松手,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两人一起摔下马来。为保住‘英雄’,我只好撒手了。”
    “那怎么又跑出狼来呢?”有人问。
    “那个所谓的什么“机器狗”,本来就是一只狼嘛!”陆磊嘟囔道。
    大伙儿一下迷惑了,这到底是咋回事?袁尚青只得硬着头皮又说:
    “不可能,狼不会那么有灵性,你往左,它也往左,你往右,它也往右,而且眼里还大放绿光——”
    “狼本来就很有灵性的嘛!谁不知道狼的眼睛在晚上是绿莹莹的,我又不是没见过狼?”陆磊坚持着。
    “如果是狼,我那一枪还不把它打死了?可后来连个影儿都不见了——”
    “你本来就没打算开枪的,只不过拉几下枪栓,无意中弄响了。”
    这时,大伙儿开始明白过点儿味儿来了。
    贺国强以一种怀疑的眼光审视着袁尚青,“嗨,我说尚青,你小子到底有点儿谱没有啊?”
    “当然有谱啦,当时她在我的身后,前面的情况不太清楚,我又怕吓着她,也来不及商量,我心里怎么想,她根本不清楚,我是当机立断——”
    “你后来明明跟我说你没打算开枪——”
    “得得得,我的姑奶奶,你说是啥就是啥吧。人家武装部长最后都没下结论,你硬跟我争个什么劲儿?”袁尚青显然不想让陆磊再说下去。
    “好了,这事儿咱先搁这儿,往后说。”朝鲁插话。
    “往后还让他说吧!”陆磊哭笑不得,满脸的不情愿。
    “唉,这事儿也他妈怨白玉点儿——”袁尚青有些英雄气短,“平时你看它那凶神恶煞样,又踢又咬的,关键时刻却稀松了,不就是个间谍狗嘛。就算是狼,那又有什么可怕的,不是还他妈有我嘛。它倒好,枪一响蹿起来比兔子还快,硬是收留不住,也就是我,一看陆磊已不在身后,立马就发起狠来,它知道我急了,这才老老实实回头去寻找陆磊,还算好,我们的陆磊同志安然无恙,只不过虚惊了一场。”
    “那狗——狼呢?”大伙儿又问。
    “等我返回来,除了见到陆磊,连个鬼影儿都没有。”
    “你那一枪打到哪儿了?”
    “说得也是,就算我的枪法不好,距离那么近,即使打不着要害,其码也打伤它了吧?可硬是连点儿血迹都没有,所以说,我还是认为,那肯定就是部长说得什么“机器狗”的玩意儿。”
    陆磊撇了撇嘴没说话。
    “咱先不管别的,是狗是狼都够玄乎的,磊子,你当时怕不怕?”炕上的两位女生问道。
    “怕——那当然怕了,不过——有大英雄在身旁就另当别论了。”陆磊话中带刺儿。
    “那是,那是!”袁尚青明知道陆磊讽刺挖苦他,却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厚脸皮样儿。
    “那这事公社知道了吗?”朝鲁心里不安地问道。
    “当然知道了,就在我和陆磊查找踪迹的时候,武装部长就带着公社的干部还有各个浩特的民兵赶来了,这是今晚上才定下的统一暗号,紧急情况就开枪,枪声就是命令,都要向那里集中。瞧那场面,清一色的快马快枪,跟当年的李向阳游击队一个样。”这事儿让袁尚青一说,简直就神乎其神,陆磊心里在想。
    “部长说什么了?”朝鲁再问。
    “部长问过情况之后,觉得事情严重,那意思就是在情况不明的时候,要往最坏处去想。因此,还表扬大家今晚的行动很有警惕性和组织性,这里说得有警惕性,我认为主要是指我和陆磊了。队长我们没给你丢人吧?”
    “很好!很好,没丢人。”朝鲁也觉得有些宽慰。
    “还有一件好事,你们想都想不到——”
    “什么好事?”
    “好是好,不过只是与我和陆磊有关。”袁尚青抬头望了陆磊一眼,得意洋洋地继续说道:
    “部长今天把我和陆磊钦定为一对儿啦!哈哈——”
    陆磊就知道他要放厥词了,顺手从锅台上抄起一把勺子。
    “你脸皮怎么那么厚?再胡说,看我不打你!”
    大伙儿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张铎好奇地问道:
    “怎么能说是部长钦定呢?”
    “部长的眼光贼准,一眼就认定我俩是知青,而且还说是蛮般配的一对(般配是他自己加的),咱这地方,山高皇帝远,公社的部长那是什么官儿?对咱这一介小民,人家认定一对儿,那还不算钦定呀。”
    大伙儿轰然大笑,张铎还一个劲儿文绉绉地:“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陆磊羞得满脸通红,双脚直跳,“你——你添枝加叶,篡改部长的意思——”
    “怎么是篡改?部长说没说咱俩是一对儿?说没说?对着大伙儿,对着煤油灯,你敢否认吗?”
    陆磊没词儿了,她又羞又气又恨,部长是那么说了,只不过是猜测的意思,可到袁尚青这里意思怎么整个儿变了,而且还振振有词。即便就是俩人有意,也不能就这样在别人面前摆活呀。她简直要恨死他了,可嘴上的功夫又不如对方,她欲哭无泪,只能“啊啊、嗯嗯”地哼唧起来。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