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旷野枪声5
    知青的住房位于浩特的最西头,离淖儿边最近。这是一处一堂两屋的北房,比内地的住房稍微低矮一些,虽然简陋,但比起当地牧民们住的蒙古包要明亮宽畅多了(村里特意为照顾这些汉族知青而建造的)。三个男生住在西屋,三个女生住东屋,堂屋放置着水缸、农具和一些杂物。
    三个人进了堂屋,一片漆黑,袁尚青推开男生住的西屋门,摸索着点着了放置在锅台上的煤油灯,屋子豁然亮了。袁尚青瞅着炕上躺着的两个人张口说道:
    “起来,起来!都要打仗了,你们还在这儿做美梦呢。”
    炕上睡着的人醒了,其中一个嘟嘟囔囔地说道:
    “烦不烦呀,先是队长一趟一趟地过来骚扰;你回来不睡觉,又瞎折腾什么呀?你丫夜猫子呀。”
    朝鲁队长上前一把掀开说话人的被子,站在门口的陆磊赶忙把身子别了过去,只听朝鲁大声大气地说:
    “贺国强,就你小子事儿多,有酒喝,你还不起?”
    一听有酒,叫贺国强的一骨碌就坐了起来,同时还拍了拍旁边的另一人。
    “张铎,快起来!队长带酒来了,一定是他老婆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好事共享,起来——”
    “哎呀——你们喝吧,困死了,我想睡觉——”叫张铎的边说边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贺国强这时才看见门口站着的陆磊,赶紧找见裤子蹬在腿上,上身也披了一件夹衣。
    “嗨,磊子,你回来啦?”
    陆磊边答应边问:“晚上你们吃的什么?还有剩饭吗?”
    “哎呀——你是不是没吃饭?干的是没了,只有小半盆小米粥,还有几块羊肉。”
    “有这就行了,再炒盘土豆丝你们喝酒。”
    陆磊边说边动起手来。一会儿功夫,一大盘热腾腾的土豆丝摆在炕桌上。又把朝鲁带来的牛肉也满满的切了一大盘,还有在粥锅里热好的几块带骨羊肉,又从外屋的咸菜缸里捞了一大碗酸咸菜,还真够丰盛。男人们开始坐在炕上喝酒,陆磊给自己盛了一碗小米粥,夹了一筷子咸菜,坐在灶坑的小板凳上有滋有味的喝了起来。炕上的三个男人刚端起酒碗喝了一口,东屋的两个女生也闻声披着衣服跑了过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半夜三更的,你们这是干嘛呢?哟——陆磊回来了。”
    进来的女生,一个叫刘艳茹,一个叫陈晓燕,她们和炕上的贺国强、张铎都是来自北京的知识青年。看到这二人进来,袁尚青说道:
    “正好,今儿就一块堆儿说了,省得明天我还得再费口舌。”
    贺国强的嘴里嚼着牛肉,含糊不清地说道:
    “对了,刚才好像听尚青说什么要打仗了,怎么回事儿?逗哥儿几个玩儿了吧?”
    朝鲁重重咳了一嗓子,“你们歇歇嘴,先让小袁把今儿晚上公社开会的事汇报一下。你们只能听一听,别的话少说!”朝鲁摆出了队长的权威。
    贺国强一口肉没嚼烂噎在了嗓子眼儿里,憋得满脸通红,赶紧喝了一大口酒顺了顺,再也不吭声儿了。袁尚青清了清嗓子,一脸的郑重表情。
    “队长,那我开始汇报了,对了,你要不要纸笔记一下?这会可是很重要的——”
    “你这不扯淡呀。明知道我认不了几个字,记什么记?说你的,我记性好着呢!”朝鲁队长生气地说道。
    几个知青偷偷地乐了。
    “队长,你今天可把我害惨了——”
    “你说什么呢?让你去开会,怎么是害你了?” 袁尚青刚开了个头就被朝鲁劈头盖脸地堵了回去。
    “队长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你知道今天开得是什么会吗?”
    “战备会呀。”
    “开会的时间?”
    “说是收工后到公社,也就是吃过饭呗——”
    “可你告诉我的时候,已经啥时候了?”
    “这不你嫂子难产,我给忙乎地忘了嘛!”朝鲁翻了翻白眼仁儿,无奈地说道。
    “这不结了,我赶到公社的时候估计有晚上十一点了,人家会已开了一多半就要结束了。让武装部长把我那个狠批,又上纲又上线的,要不是今天会议的事情多,差一点当场就开我的批斗会——嘿,话说回来了,嫂子今天生了个大胖小子,就算今天把我给批一顿,我这个当叔叔的也值了。”
    “嗯,这还算句人话,你就说正事吧。”提到儿子朝鲁心情似乎好了起来。
    袁尚青开始进入主题,他绘声绘色地把会议内容和精神讲了一番,他认为重要的地方,还以自己的臆想和理解特别地加重了语气尽情地发挥了一通,什么党中央、毛主席高度重视,什么国家有关部门直接指示,什么苏修在外蒙陈兵百万,很有可能最近就要打起来等等。他讲得既生动又严肃,朝鲁几人越听心情越紧张,张铎戴着一付高度近视眼镜,身上披着被子,也正神情贯注地听着,他是什么时候坐起来的,旁边的人竟然都没发现。
    当袁尚青讲到具体的五项任务和那只机器狗的时候,地上站着的两位女生——刘艳茹和陈晓燕,再也沉不住气了,甩掉鞋子就抢着爬上炕躲在了几个男人的身后。坐在灶坑喝粥的陆磊,明知道袁尚青有些夸大其辞,但受到他人的感染,头皮也有些发麻。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