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妃当国》 无冕之王——西汉高祖皇后吕雉
初为太后(2)

    “单于天降”瓦当

    刘邦刚死,匈奴单于冒顿就派使者致书吕后:“孤偾之君,生于沮泽之中,长于平野牛马之域,数至边境,愿游中国。陛下新寡,在下鳏居,无以自娱,皆不得人生之乐,何不两相交欢,共结连理?”吕后看罢,顿时大怒。大将樊哙义愤填膺:“请让臣率十万大军,横扫匈奴。”季布却对吕后说:“樊哙实在该杀,陛下岂可听他胡言乱语!想几年前,高皇帝被匈奴围于平城白登山(今山西大同东北),樊哙身为上将军,以三十二万之众犹不能解围,今十万之众何济大事?匈奴乃是夷狄番邦,听其善言不足喜,闻其恶语也不值得发火。请太后三思!”季布一番话,使愤怒不已的吕后骤然冷静下来。她清楚地记得,高皇帝当年被围是何等蹙迫,大汉创业近十年,天下大乱甫定,百废待兴,国力未强,民本未丰,对付强悍的匈奴实在是力不从心。为了保持国泰民安,必不能失和于匈奴。吕后一念至此,毅然吞下了这口恶气。她说:“我一人受辱,可待时日偿报,为了江山社稷,必须对冒顿单于有所怀柔。”她令大谒者张泽复信称:“单于惠函奉悉,知不忘敝邑,诚惶诚恐。单于所言,我尝自思,念我年老气衰,发齿堕落,行动不便,有辱单于视听,望赦无罪。谨以御车二乘,良马二驷,奉单于大驾,另以宗室妙龄公主,奉单于左右。”冒顿收到吕后的复信,连忙派使者谢罪:“我不知中国礼仪,有所冒犯,真是该死,陛下幸而赦之!”于是,吕后远嫁宗室之女与匈奴和亲,使可能诱发的一场边患消弭于无形。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