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与德雷福斯事件》 第一部分
逮捕

    德雷福斯事件的开始只是一张薄到几乎透明的纸,有人在上面留了一个讯息,没有签名,没有日期。一开始,这份备忘录便布满疑云布勒丹仔细研究了备忘录的相关争论及其出处,参见:TheAffair:TheCaseofAlfredDreyfus,trans.JeffreyMehlman(NewYork:GeorgeBraziller,1986),pp.58—65。,负责间谍和反间谍活动的参谋部统计处——成立于普法战争之后,该单位名称相当暧昧——经由“正常渠道”收到这份文件,很可能是由德国驻巴黎大使馆的守门警卫传递的。有一位以“奥古斯德特务”闻名的巴斯蒂安女士(MadameBastian)自19世纪80年中期开始便受雇于法国情报局,她的任务是在废纸篮、信箱及衣帽间找寻可疑的文件,找到后便把战利品带到圣克洛德(SaintClothilde)和巴黎其他教堂的壁龛,但通常会交给富有经验的亨利(HubertJosephHenry)上校。亨利出身农家,后来转入从事间谍、双面间谍、线人和伪造信件等工作,并为参谋部窃取文件。

    这份备忘录是在德国武官施瓦茨科彭(MaximilienvonSchwartzkoppen)的文件中发现的。被发现时,这份文件已被撕成六片,并在1894年9月底交到亨利手中。经过黏贴后,这份文件显示法国军中有个叛国者。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