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管理是一种控制性的游戏
 
 
 1.陈登的正邪之论

 话说陶谦自感年高体弱,决心要把公司的管理权交给刘备。他把办公室主任糜竺、企划部经理陈登找来密谈。糜竺说:“刘备的确是个堪当重任的人才。但是,他年纪轻,到公司的时间也不长,忽然横空出世,大伙儿如何服气呢?”

  陶谦问:“那,你说怎么办呢?”

  陈登说:“您可以搞一次公司内部的竞职,根据大家的意愿来确定未来总经理的人选。”

  陶谦说:“你说的方法虽然很好,但是并不一定公平。俗话说‘三人之中,必有同党’,公司里比刘备人缘儿更好的大有人在,可他们都不是当总经理的材料。如果所选非人,必然会影响公司的前途。到那时,我九泉之下,何以瞑目啊!”

  陈登说:“您的意思,是想通过竞选推出刘备,可又怕竞选结果违背您的意愿,对吗?这个好办—作为公司的老板,由您来提名候选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您只需给刘备找两个人做陪衬即可。这样一来,另外两个候选人绝不会影响竞选的既定结果,刘备当选总经理也就水到渠成了。即便中间出现一些小小的意外,我这个企划部经理从中操纵,也绝对会达成所愿。”

  陶谦问:“这样上下其手,恐怕不是君子所为吧?”

  陈登说:“在古代中国人的行为哲学中,就有这样的思想:邪人用正法,正法亦邪;正人用邪法,邪法亦正。换一句话说,就是:为了正当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陶谦说:“这正邪之法确实很有见地,可在现实生活中却如同玩火,弄不好会毁了我陶谦一生的清誉。你且容我再三考虑。”

  谁想秋寒沉重,没过一个星期,陶谦忽然一病不起。住院观察了半个多月,医生说是胃癌晚期,已经无力回天了。临终前,他把糜竺、陈登叫到病房,叮嘱了三句话:

  第一句话:我已经不行了,就照你们的办法去做。

  第二句话:刘备是个好青年,你们要好好帮助他。

  第三句话:你们一定要为公司的前途着想,千万不可辜负我啊……

  一边说,一边以手指心,然后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在《三国演义》中,作者罗贯中说陶谦三让徐州,指的就是“陶谦经过多次努力,终于把徐州公司交给了刘备”这件事。只是故事说到这里,忽然发现陶谦并非孤寡老人,膝下尚有二子,大儿子陶商,二儿子陶应,都在公司任职,他为什么不把公司交给儿子却要交给刘备呢?从此也就成了一个谜。

  陶谦死后,糜竺、陈登根据他留下的候选人名单,安排了一次竞选,让刘备顺理成章地当上了总经理,也算是完成了他的一个遗愿。

2.新官上任三把火

  刘备新官上任,亦喜亦忧。所喜者,他忽然拥有了近200万元企业资产的管理权,登上了个人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高峰。所忧者,上任之初,人心散乱,纰漏丛生。陈登告诉他说:“尽管你通过了竞选,可还是有人不信服你,甚至有人故意要看你的笑话。你现在要做的工作,就是稳定军心。用你的话说,就是要箍好水桶。”

  刘备着急地说:“我的那个‘漏水桶理论’是个大处着眼的说法,解决具体问题还得 靠您哪!您是企划高手,又是公司的元老,可得帮我出主意啊!我现在千头万绪,简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着手!”

  陈登说:“所谓稳定军心,所谓箍水桶,第一步就是让员工满意。如何让员工满意,通常有三种办法,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新官上任三把火’。”

  刘备急忙问:“哪三把火?”

  陈登说:“第一把火,给他们增加工资。你刚刚上任,许多地方都需要得到他们的支持。用加薪的办法换取支持,是新官上任常用的手段之一。”

  刘备摇摇头说:“我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尚不清楚,怎么能妄言加薪呢?”

  陈登说:“第二,改善公司的工作环境。例如,三楼厕所的下水管道堵两个月了,销售部损坏了好几张办公桌。您可以把公司重新装修一遍,更换一批办公家具,让公司的面貌焕然一新。”

  刘备还是摇摇头,说:“维修是有必要的。可装修是个无底洞,多少钱都装得进去,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陈登说:“第三,做一次员工满意度调查……”

  刘备说:“确实有必要做一次员工满意度调查。可是,万一在调查中出现难以收拾的局面,岂不是自取其祸?”

  陈登笑道:“您大可以在做完员工满意度调查之后,根本不去理睬结果。”

  刘备大吃一惊:“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呢?”

  陈登依然平静地笑:“您难道不懂吗?这就叫官样文章。新官上任三把火,你总不能一把火都不烧吧?”

  刘备问:“这种不管结果的调查,做它又有何用呢?”

  陈登说:“您需要的是另一种结果。您可以用一份《员工调查问卷》,把员工们的注意力从目前让他们恼火的事情上转移,并引到那些看起来是他们自己做错了的地方。一旦达到目的,员工们自责都来不及,怎么会对你这个新官不满意呢?”

  刘备恍然大悟,说:“我读书(上学)时,最痛恨政客的伎俩。莫非这就是……”

  陈登笑着点头:“没错。您现在面对的就是一种办公室政治,难道您有更好的办法吗?”

  刘备被问得目瞪口呆,足足五分钟做声不得。

  然后,他长叹道:“既然如此,就请你来设计这份《员工调查问卷》吧?”

  陈登察言观色,知道他已经心动了,20分钟后再次走进了刘备的总经理办公室,递给他一份调查问卷的设计稿:

  员工调查问卷(A)

  请根据下面的提问给出答案:

  1.你认为公司在管理上存在哪些问题?

  2.您认为新任总经理在能力上有哪些不足的地方?你希望新任总经理怎么做?

  3.你认为还有哪些同事在能力或品德上有问题?公司应该如何对他们进行处理?

  4.您认为公司应该在工作环境上做出哪些改善?

  5.你的工资够用吗?如果不够,您希望达到什么标准?

  刘备看了半天,迟疑地说:“要说,这么问也确实有必要。可是,对于我个人而言,好像是在自讨苦吃吧?”

  陈登说:“是啊,这种开放式的提问确实容易惹麻烦。您再看看下面一页,我换了一种封闭式的提问办法,就会得到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效果。”一边说,一边递给他第二份问卷:

  员工调查问卷(B)

  请在你选择的答案后面打√:

  1.与领导齐心协力的员工才是好员工,对吗?对不对

  2.有时候你并不理解领导的良苦用心,对吗?对不对

  3.忠诚的员工总是对公司的未来充满信心,是吗?是不是

  4.在过去的一年里,你是一个称职的员工吗?是不是

  5.为了公司的前途,你愿意牺牲个人利益吗?是不是

  刘备看着有趣,一张苦脸终于开颜笑道:“你这样问,不是让人害羞吗?”

  陈登回答说:“是啊,这人一害起羞来,哪里还会攻击别人呢?这员工们一害起羞来,也就顾不上说您的闲话啦!”

  刘备大笑起来:“问得妙呀—陈登啊,真有你的。我这新官上任,就先烧你这把火,让他们先害害羞吧!”

3.权威的重要性

  当《员工调查问卷》一经发放,果然是人人自危,继而对新任总经理肃然起敬。公司的局面顿时为之一变,仿佛是风收云散之后的万里晴空。刘备高兴得不行,专门打电话到陈登的办公室,约他下班后找一家酒店小小地庆祝一番。

  “为什么不现在就去呢?”陈登说,“您这也是为了工作嘛,为什么要占用私人时间呢?”

  “是吗?”刘备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陈登说:“您得明白,当领导的和做部属的就是不一样。当领导的怎么工作呢?通常是一天三转,上午围着轮子转,下午围着盘子转,晚上围着裙子转。您现在还没有公务用车,轮子是没得转了。晚上呢,您又没什么业余爱好,裙子也是没得转了。怎么样?下午就围着盘子转一回吧?”

  刘备听得一怔,沉吟半晌,继而哈哈大笑道:“陈登啊,你的想法听着都透着邪性!好吧,就依你。你说,去哪儿吧?”

  等到刘备走进酒店包房,陈登早已等在那里了。

  “其实,也不光是为了吃饭。”刘备看着他,缓缓地问道:“陈登啊,你说我会不会成为一个昏庸的管理者?”

  陈登说:“我就知道您是个以工作为重心的人。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请客吃饭也是为了工作—人家都把它当成官场上的一句大笑话,可到了您这儿却是一句大实话。”他边说边举杯示意,俩人对饮了一回,然后他继续说道:“您是一个有追求的人,否则陶谦不会那么喜欢您,还选中您做接班人。过两天《三国经理人》杂志还要来采访您咧。还有,听说连去年被评为明星企业家的曹操都很嫉妒您,他问《三国经理人》的记者:‘那刘备究竟是何许人也?居然不费半箭之功,坐得徐州!’。”

  刘备苦笑道:“可我现在怎么有一种缺氧的感觉呢?”

  陈登用了七分心思吃基围虾,另外三分跟刘备说话:“是啊,这叫高山反应,您很快会适应的。”

  刘备的胃口没有陈登那么好,他请服务员倒了一杯白开水,把它握在手心里,说,“我是说,这些员工也真是老实,居然被一张问卷式的表格搞得服服帖帖的—换一个词儿就是—万马齐喑,这么下去,以后公司还会有一点活气吗?”

  陈登把嘴巴停了下来,很认真地说:“活气?我以为,管理者的权威比活气更重要。中国的皇权显得那么神圣,可从另一个方面讲,这种权力也是很不讲理的。没有了权威,就没有了员工们遵守的职场规则,到那时活气又在哪里呢?都变成水蒸气散发了。”

  刘备问:“为什么权威这么重要呢?”

  陈登说:“因为管理是一种控制性的游戏,权威是一种控制性的力量。”

  “管理是一种控制性的游戏?”刘备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而那正是他需要的。

  陈登肯定地说:“管理是一种控制性的游戏。我以前跟陶谦所说的正人用邪法就是一种控制性的游戏理论。”

  刘备问:“控制和权威是必要的吗?”

  “当然。”陈登以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回答说,“我国古代的圣人孟子把人分成两类,一类人制定规则,另一类人遵守规则;制定规则的人劳心,遵守规则的人劳力。他又说过,治人者致人而不致于人—所谓致人的致,就是控制的意思。作为劳心者,您应该有足够的控制力让那些员工学会遵守规则,即:一方面要学会尊敬领导,就是您现在看到的服服帖帖;另一方面要积极勤奋地工作,就是您刚才所说的充满活气。”

  刘备这才恍然大悟,感叹地说:“孟子的这句名言,以前总是似懂非懂。听你这么一说,我总算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了。”

  “嗯?”陈登故意做出一种很搞笑的生气模样,半开玩笑地训斥道:“这句名言可是管理学的纲领,就像铁链一样结实有力,怎么可以比做稻草呢?”

  刘备不好意思地捂了捂嘴巴,说:“失言了,失言了—陈登啊,你简直是一位了不起的管理学专家啊,就请你送佛送上西天,帮我拟订一份治人者如何致人的管理方案,如何?”

  陈登说:“我只是对管理哲学有些琢磨罢了,对管理学的操作实务并不是很了解。换句话说,我是只见森林不见树木,更不知道怎么栽树了。”

4.治人者如何致人

  刘备想了想,说:“思想决定行为,我要的就是你的思想。至于管理实务,以后可以按照你的思路来设计嘛。你就先帮我解释清楚,管理既然是一种控制性的游戏,那么,我应该用怎样的心态去理解游戏、参与游戏?”

  陈登也稍作沉吟,说:“刘总既然如此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前些日子,我就写过一篇随笔,题目是《论管理的游戏规则》,说的就是治人者如何致人的意思。也许对您有一些 参考作用。”

  第二天,刘备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去企划部找陈登。陈登

  说:“怎么好劳动您的大驾枉顾呢?我昨夜里已经把那篇稿子发到您的电子邮箱去了。”

  刘备连连说:“好!好!好!我今儿个哪里都不去,马上去一睹为快!”

  他一回到办公室,立即打开电脑,找出了那篇陈登随笔。

  论管理的游戏规则

  1.管理就是一场控制性的游戏,如果你足够聪明你就会赢,否则就只能听天由命。

  2.为了在游戏中尽可能地胜出,你应该首先设计好游戏的规则—一套完整的职场规则,包括职务权限、员工行为规范,以及“胡萝卜+大棒”式的奖惩制度。

  3.在游戏面前,您只有两种选择:或者,你确信自己能够赢,于是你投入足够多的能量来赢得一切;或者,你不进行这个游戏。

  4.如果你只是希望而并非确信,那么,在这场游戏中你是否能赢的决定权就不在你的手中。一颗不安定的心会阻止你按决定行动,从而使决定是否获胜的大权旁落。

  5.因为每一个参与游戏的人都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如果你能够控制自己,你就能战胜所有人。

  6.很多时候你可以发现,为了自己能赢,最好的办法是和别人联合起来共赢。奇怪的是,在一场共赢游戏中总有人会输。如果你聪明,那个输的人就不是你。

  7.你是所有人的对手,你或者被利用或者被清除;所有人也都是你的对手,有些人须要利用,有些人须要清除。

  8.所有参与游戏的人都在捕捉别人的弱点,并设法加以利用。为此,你必须信念坚定,充满警觉。

  9.因为足够聪明而故意表现出某种弱点(例如装糊涂)是一种聪明的办法,这样就能让你的对手松懈下来。

  10.为了赢得一场控制性的游戏,你应该学会利用情感。你的情感能够打动别人,也能被对手利用。

  11.所谓做人其实就是如何跟对手打交道。你就是你自己最大的对手。

  12.在管理工作中,不要作茧自缚地受困于某种游戏规则。所有的规则都是为了顺利地赢得游戏,请善加利用这些规则。

  刘备一边看,一边心中暗自寻思:“这陈登简直太可怕了,他可是把什么都说了。落笔如同挥刀,每一句都可见肉中白骨。好哇,有了这篇游戏规则论,我刘备待人处世,便如庖丁解牛一般,游刃有余了。如此,何愁干不成一番大事!”

  他这么想着,手不自觉地抓起了电话:“陈登啊,你是‘只要一出手,必见真功夫’啊!如果有空,中午一起吃饭吧?”

  陈登说:“还一起吃饭哪?有什么事吗?”

  刘备说:“我想升你做总经理助理。”

  陈登问:“为什么?”

  刘备说:“因为你的杰出才能啊。如果没有你陈登,我就不会那么顺利地通过竞选,成为公司的新任总经理。如果没有你陈登,我们就无法稳定军心,公司里很可能出现群起聒噪的局面。你不是说管理是一种控制性的游戏吗?为了公司全体员工能够共同赢得这场游戏,我需要借助你的智慧和力量。”

  陈登沉默了5秒钟,问:“您就不怕别人嫉妒我?咱们还得注意处理游戏中的情感问题呀!”

  刘备说:“这点小麻烦,你动个小指头都能搞定。”

  陈登说:“话不能这么说。在那篇随笔中,我忘了一句话—每个人都在管理自己的生活,所以人与人的关系是互动的,您也会受到别人某种形式的控制。”

  刘备问:“你发现什么新情况啦?”

  陈登说:“我听说昨天晚上办公室的糜主任到你二弟关羽家串门,托关二爷做媒,要把她的妹妹介绍给您认识。”

  刘备吃了一惊:“你说糜竺?他怎么关心起我的终身大事来了?”

  陈登说:“这有点像政治联姻,他想通过他妹妹来控制您,以巩固他在公司里的地位。好在糜主任是个老实人,没有别的歹意。他妹妹也很贤惠。您不能只顾事业,不管自己的私人生活吧?”

  刘备轻松地笑了起来:“看来,控制性的游戏在生活中也是无处不在啊!”

  “是啊,”陈登在电话里感慨地说,“在人的社会生活中,爱是一种神奇的控制力。”

5.作者评说

  管理是一种控制性的游戏,管理也因此常常有背离社会伦理的危险。故而,实效的管理学往往会舍弃世俗的道德观。中国古代有“正人用邪法,而邪法亦正”的煌煌论述,西人马丁·路德亦有“为了完成最高道德,可以不择手段”的千古名言。

  马基雅弗利(Niccol* Machiavelli)是实效管理学的代表人物,他在那本著名的《君主论》中,写下了许多惊世骇俗的言论:

  ·一个称职的君主(领导者),必须拥有狮子般的威严、狐狸般的狡诈。

  ·只拥有世俗美德的君主(领导者),常常会因为过分在意世俗美德,从而丧失管理上的有效控制,从而导致国家(组织)的毁灭。

  ·只要结果对正义的达成有必要,任何违犯世俗美德的“罪行”都是被允许的。

  ·做君主(领导者)的,要懂得如何牺牲别人。

  在一个组织中,领导者身负组织存亡兴衰的重责,所以他的眼光必须超越世俗美德的束缚,要为善,更要能够为达成善的目标而为“恶”。

  一将功成万骨枯,你可能会因此而背上许多骂名。可是,如果你连承受骂名的勇气都没有,你又靠什么力量去保证管理的实效和目标的达成?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